扫码订阅

东普鲁士战役是1945年1月开始的苏军总战略进攻的一个组成部分,它以德军在东普鲁士和波兰北部的溃败而告终。

1945年初,波罗的海沿岸第1方面军的左翼部队位于涅曼河河口至苏达尔基一带。由此向南,在古姆宾年方向上,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已伸入东普鲁士,形成一个宽阔的突出部(纵深达40公里),所占地区直至奥古斯图夫。沿奥古斯图夫运河、布布尔河、纳雷夫河和西布格河,直至莫德林市以东是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的地区。它们在纳雷夫河右岸的罗让和谢罗茨克居民点控制了两个重要的登陆场。

在准备进攻阶段,苏军最高统帅部大本营对这几个方面军在人员、武器和装备方面作了补充,并对部队的部署进行了重大调整。还在1944年底,就已将大本营预备队的第2突击集团军,以及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的第65和第70集团军连同其所占的地带调归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则由原属波罗的海第1方面军的近卫第2集团军作为补充。1945年1月8日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也被编入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

苏军在波罗的海沿岸地区的战斗行动持续了几乎整个1944年。在这期间的主要任务是:切断德军“北方”集团军群的联系,同时将其分割和逐个消灭。这项任务是分数个阶段完成的。1944年2——3月,形成了在波罗的海沿岸地区纵深作战所必需的战役态势。7——8月,使德军遭受重大失败并占领了实施最后进攻的有利地区,9——10月,粉碎了德军“北方”集团军群的主力,并将残余德军赶到库尔兰。

由于苏军已前出到东普鲁士边界线上而且开辟了向西通往华沙、柏林,向西南通往布达佩斯、维也纳这样两个有决定意义的战略方向,消灭波罗的海沿岸地区的德军就成了当时急待解决的问题。1944年11月,总参谋部和大本营制定了1944年冬季至翌年春季的作战计划。大本营认为,必须粉碎东普鲁士德军集团,因为这样才能腾出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的各集团军,让他们参加主要方向的行动,才能消除德军从东普鲁士对已在主要方向突破的苏军实施翼侧突击的威胁。

东普鲁士进攻战役的企图是:切断德军“中央”集团军群与其他兵力的联系,将其压迫至海边,然后加以分割歼灭。切断德军“中央”集团军群与其他兵力的联系,规定由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遂行,任务是从纳雷夫河下游地域向马林堡总方向实施深远突击。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在马祖里湖以北地带,向柯尼斯堡总方向实施突击。波罗的海沿岸第1方面军的第43集团军配合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实施进攻。

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当时在沿苏达尔基——皮尔卡——戈尔丹——奥古斯图夫一线占领了出发阵地;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则位于布布尔河和纳雷夫河一带,包括布格河上的谢罗茨克。登陆场在纳雷夫河西岸的罗让和谢罗茨克。两个方面军共有14个诸兵种合成集团军、1个坦克集团军和1个骑兵军。总共1669100人(其中作战兵员1220000人),3859辆坦克和自行火炮,25426门火炮和迫击炮,以及3000多架飞机。方面军编成内的坦克兵有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近卫坦克第1、第2、第8军,坦克第1军,机械化第8军,15个独立坦克旅,94个坦克和自行火炮团以及39个自行火炮营。这些部队多数的独立旅团均配属给在主要突击方向上进攻的集团军。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每公里突破地段平均有26辆直接支援步兵的坦克和自行火炮,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有28辆直接支援步兵的坦克和自行火炮。

1944年12月3日大本营给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的训令是:实施进攻战役以粉碎敌蒂尔奇特——英斯特堡集团,并在10——12天内攻占内莫宁、扎尔吉伦、诺尔基滕、达尔克门和戈尔达普一线。然后,在可靠地从南面保障该方面军主要集团的同时,沿普列格尔河两岸向柯尼斯堡发展进攻,把主力配置在该河的南岸。

遵照训令,方面军必须以4个诸兵种合成集团军和2个坦克军的兵力,从什塔卢佩南和贡宾嫩以北地域向马尔维什肯、奥洛费南、费拉乌总方向实施主要突击。在第二梯队中,方面军必须有1个配属1个坦克军的集团军(近卫第2集团军),在突破后用它来增强主要方向上的突击。大本营指示要保证主要军队集团的行动,办法是:从北面涅曼河方面,由第39集团军的1个步兵军进行防御,并由该集团军主力在蒂尔奇特方向实施进攻;从南面,则由第28集团军在瓦尔特克门以南进行防御并由该集团军部分兵力从突破地段左翼向达尔克门总方向实施进攻。第31集团军应固守它占领的戈尔达普以南的正面。命令各坦克军在主要方向扩大突破的战果。

大本营给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的训令是:必须准备和实施粉碎德军普沙斯内什—姆拉瓦集团的战役,并在不迟于进攻开始后10——11天内,攻占梅希涅茨—弗伦贝格—M·别容—普洛茨克一线,尔后再向新米亚斯托、马林堡方向进攻。4个诸兵种合成集团军和1个坦克集团军以及1个坦克军从罗让,经姆拉瓦向利兹巴克方向实施主要突击;方面军的第二梯队有1个集团军,它在突破后从罗让登陆场进入突破口。它应卷击方面军右翼当面之敌的防线和保障主要集群不受北面德军的袭击。2个诸兵种合成集团军和1个坦克军在较南的地方从谢罗茨克登陆场向普隆斯克和贝利斯科方向实施第2个突击。此外,为配合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粉碎德军华沙集团,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左翼的部分兵力应当从西边迂回莫德林实施进攻,不让华沙之敌撤退到维斯瓦河,并从莫德林的西边强渡维斯瓦河。

东普鲁士战役就其弹药消耗量来说,在战争史上的一切战役中是空前的。两个方面军领了1330万发炮弹和迫击炮弹,62000万发枪弹,220万枚手榴弹。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仅仅在1月13、14日两天就消耗了1000多个车皮的主要弹药,而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仅在1月14日一天就消耗了950多个车皮的主要弹药。两个方面军在这次战役中总共消耗了15000多个车皮的弹药。为把这些弹药从车皮上卸下运到部队,使用了将近10万辆汽车(折合2.5吨载重汽车计)。

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司令切尔尼亚霍夫斯基的决心是:向英斯特堡和费拉乌实施主要突击。突击集团是:柳德尼科夫中将的第39集团军(战役开始前进攻地带宽度为45公里,突破地段8公里,每公里突破正面有火炮和迫击炮253门。战役结束前正面为20公里,战役纵深55公里),克雷洛夫上将的第5集团军(战役开始前进攻地带宽度为9公里,突破地段9公里,每公里突破正面有火炮和迫击炮207门。战役结束前正面为18公里,战役纵深80公里),卢钦斯基中将的第28集团军(战役开始前进攻地带宽度为20公里,突破地段7公里,每公里突破正面有火炮和迫击炮165门。战役结束前正面为25公里,战役纵深75公里),加利茨基上将的近卫第11集团军,近卫坦克第1军和第2军。

昌其巴泽中将的近卫第2集团军向达尔克门实施辅助突击。格拉戈列夫上将的第31集团军(从1月17日起,由沙弗拉诺夫中将指挥)则应在宽大正面上实施防御以保障左翼部队,并准备在从苏瓦乌基到列特岑方向上转入进攻。

在最北面,在波罗的海沿岸第1方面军左翼活动的第43集团军则向蒂尔齐特实施突击以支援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的进攻。

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预定战役纵深只有150公里,但战役布势也编为两个梯队。这是由于德军在该方面军进攻方向上设置了达伊麦河永备筑垒地带、海尔斯贝格筑垒地域和哥尼斯堡的筑垒工事。为了在战役进程中突破这些地区,就需要在战役范围内不断增加兵力。各集团军均采取了一个梯队的战役布势。这是因为这些集团军都有较宽大的进攻地带,以及方面军首长力求建立强大的战役第一梯队。所有步兵军都编入了第一梯队,以便它们在狭窄地段上突破德军防御时可以连续不断地增加力量。

近卫坦克第1和第2军作为发展胜利的梯队。近卫坦克第2军的任务是,在第5集团军地带内进入战斗,向阿乌洛维宁发展胜利。进入战斗的时机是在集团军各师突破德军整个战术地幅以后。近卫坦克第1军计划于战役第5日晨由因斯特河一线进入战斗,向塔普拉金发展进攻。赫柳金空军上将的空军第1集团军和帕皮文空军上将的空军第3集团军则从空中支援地面部队。

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司令罗科索夫斯基的决心是:在方面军左翼实施主要突击。为此投入4个诸兵种合成集团军和1个坦克集团军。它们将分成两个梯队在宽80公里的地段上发动进攻:第一梯队是第48集团军(战役开始前进攻地带宽度为15公里,突破地段6公里,战役结束前正面为30公里,战役纵深85公里)、突击第2集团军(辖9个步兵师,1个坦克军。有102000人,76毫米以上火炮和迫击炮2612门,坦克和自行火炮430辆。战役开始前进攻地带宽度为19公里,突破地段6公里,战役结束前正面为35公里,战役纵深85公里)、第65(战役开始前进攻地带宽度为12公里,突破地段7公里,战役结束前正面为30公里,战役纵深20公里)和第70集团军;第二梯队是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独立坦克军则配属给第48集团军和第2突击集团军用在马林堡主要方向上扩大战果,而骑兵军则留作方面军预备队。

为保障战役不受德军有可能从北方实施的反突击,展开了2个集团军:第50集团军从奥古斯图夫到洛姆扎沿奥古斯图夫运河的宽大正面展开;第3集团军则以较密集的战斗队形在罗让以北展开。他们的任务是以积极的行动牵制当面之敌,不让这些部队调动到苏军的主要突击方向上来。在这里作为第二梯队的是第49集团军,其任务是当此地段的苏军部队向前推进时发展战果。

为了掩护宽170公里的地段,需要8——9个师。为此,方面军司令员从第49和第50集团军抽出了3个军。方面军军事委员会在制定计划时认为,既然德军把主要力量集中用来扼守主要防御地带,那么,对该地带的突破不仅应当而且可以由第一梯队各集团军来完成。在第一梯队的大部分集团军中都建立了编有1个坦克军或机械化军的快速集团,这样就能把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的力量保存起来。该坦克集团军在进入“干净的”突破口后,可在没有大的干扰的情况下前出至波罗的海。

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各集团军的战役布势多半编为两个梯队。各步兵兵团和部队的战斗队形多半编为两个梯队,这样就可在突破敌战术防御地幅的阵地和地带时连续不断地增加力量。军的突破地段宽度平均为2.5至5公里,而师的突破地段宽度则为1.2至2.5公里。

独立坦克和机械化军配属给合成集团军:机械化第8军配属给第48集团军,近卫坦克第8军(252辆坦克)配属给第2突击集团军,近卫坦克第1军(235辆坦克)配属给第65集团军。快速兵团预计在步兵师突破德军第二防御地带后进入战斗。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作为方面军发展胜利的梯队,预计于战役第4日晨进入战斗,总方向是姆拉瓦、马尔博克。维尔西宁空军上将的空军第4集团军则从空中支援陆军。

德军最高统帅部认为保住东普鲁士具有重大意义。普鲁士可以牢靠地掩护通向德国中心地区的的要冲。德国在普鲁士境内以及与它毗邻的波兰北部地区,构筑了一系列筑垒工事,从工程技术上看是很坚固的正面阵地和斜切阵地以及布满永备工事的大型防御枢纽部。所有工事在筑城和火力方面都互相紧密联系着。这里工事的总长度达到150——200公里。东普鲁士地貌的特点是有湖泊、河流、沼泽和水渠,四通八达的铁路和公路,坚固的石料建筑物,这在很大程度上有利于防御。但是,德军配置在前线附近、可以制止苏军前出到战役纵深的兵团数量非常不足。除兵力弱小的各集团军预备队外,从前线撤下并得到补充的兵力只有12个装甲师和摩托化步兵师。这些师编成快速预备队,配置在受威胁最大的方向——主力在维斯瓦河上游和皮利察河之间,一部在纳雷夫河以西及东普鲁士——并做好战斗准备,以掩护喀尔巴阡山至波罗的海700公里正面的一些缺口。

在白俄罗斯战役中被歼后又重建的“中央”集团军群(1945年1月26日起改称“北方”集团军群。辖第3装甲集团军,第4和第2野战集团军)的重兵集团集中在这里。到1945年1月中旬,该集团军群共有34个步兵师、3个装甲师、4个摩托化师和1个旅。共有580000名官兵和200000名冲锋队。拥有8200门火炮和迫击炮,700辆坦克和强击火炮以及第6航空队的775架飞机。

劳斯将军指挥的第3装甲集团军把自己的左翼撤过了梅梅尔河,从东北面和北面掩护东普鲁士。该集团军在蒂尔西特两侧面对着涅曼河对面的苏军波罗的海沿岸第1方面军,然后沿东河向南通往希尔菲尔德。从这里,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替代了波罗的海沿岸第1方面军,面对着贡宾嫩和戈尔达普。第3装甲集团军几乎没有预备队,值得一提的部队只有第5装甲师。该师集结在因斯特河上游,拥有68辆可用于作战的坦克,另有23辆正在修理。除此之外,该师还有36辆新型四号坦克歼击车。

霍斯巴赫的第4集团军继续在新格鲁德、埃本罗德地段扼守,它是通过11月初实施的反突击到达该地段的。这条防线再次依水道延伸,在这里是罗斯达普湖和布布尔河。第4集团军的预备队也很少。北面,内克尔将军的第1“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师位于前线后方15公里处。该师拥有80辆可投入战斗的坦克,另外65辆正在维修。南面,马祖里湖区与前线之间,霍斯巴赫部署了2个师,分别是“勃兰登堡”装甲掷弹兵师和第18装甲掷弹兵师,后者的装甲营没有坦克,但有31辆突击炮,另外还有类似数量的突击炮处于维修状态。另有一支预备力量是驻扎在马祖里湖区西面的第23步兵师。该师目前的实力勉强够一个团。

魏斯上将指挥的第2集团军沿纳雷夫河防守,面对苏军两座登陆场,该集团军有两支重要的预备队。“大德意志”装甲掷弹兵师正向南赶往横跨波兰-普鲁士边境的一片地区。该师拥有84辆坦克,包括19辆虎式坦克,另外73辆坦克正在维修。师里的坦克歼击营还有38辆“追猎者”坦克歼击车。不幸的是,这些车辆超过三分之一无法使用。稍南面,胡贝尔和第7装甲师集结在齐青劳周围。第7装甲师拥有66辆可投入战斗的坦克,另外,师里的许多车辆正处于维修状态。

第5装甲师(在布赖滕斯泰因)、第1“赫尔曼·戈林”伞兵装甲师(在贡宾嫩西部)、“勃兰登堡”装甲掷弹兵师(新组建,一部在德伦福特)、第18装甲掷弹兵师(在约翰尼斯堡东部)、第23步兵师(在尼古拉肯)、“大德意志”装甲掷弹兵师(在霍热莱)和第7装甲师(在齐青瑙),这7个师构成了“中央”集团军群的全部预备力量。

切尔尼亚霍夫斯基将军的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于1944年1月13日对德军第3装甲集团军实施突击。清晨6时,先遣营开始行动,他们在冲入前沿阵地以后,查明第一道堑壕只有小股德军把守,多数部队已撤至第二、第三道堑壕。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根据这一情况将从9时持续到11时的炮火准备计划作了若干修正。之前,德军获悉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的进攻时间后,于1月12日深夜对苏军突击集团的战斗队形实施了猛烈的炮火射击,以阻挠以后的事态按预定计划发展。但德军的炮火被苏军炮兵和夜航轰炸机的回击压制下去,未能阻止苏军部队按计划占领出发阵地并转入进攻。

由于战场上空浓雾弥漫,天空为低云所遮盖,飞机不能起飞。压制德军防御的全部重担就落在炮兵身上。苏军两小时内消耗了大量弹药,仅第5集团军就发射了117100多发炮弹。即便如此,也未能把德军的防御完全压制下去。柳德尼科夫将军和克雷罗夫将军指挥的第39和第5集团军各兵团于日终前仅楔入德军防御2——3公里。卢钦斯基将军的第28集团军向前推进达7公里。

德军统帅部在13日白天和深夜从尚未遭到冲击的地段调来2个步兵师,从预备队调来1个装甲师。一些支撑点和抵抗枢纽部曾几度易手。

1月14日天气稍见晴朗,空军第1集团军的飞机出动490架次。次日日终前,方面军突击集团的部队突破了德军主要防御地带,楔入防御15公里。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已迫使德军第3装甲集团军整个左翼退过了位于普雷格尔河与库里施湾之间的代黙河。该集团军已被打得落花流水,使人怀疑它能否在这一狭窄正面坚持下去。

为了完成对敌战术防御地幅的突破,根据方面军司令员的决心,1月16日,昌其巴泽中将的近卫第2集团军转入进攻达尔克缅,布尔杰依内将军的近卫坦克第2军在第5集团军地带内进入战斗。在该军进入战斗期间,空军第1集团军的兵团利用天气好转,对德军进行了几次密集突击,共出动飞机1090架次。在方面军突击集团的航空兵和炮兵支援下,近卫坦克第2军会同第5集团军的右翼兵团突破了德军第二防御地带,于夜间攻占了库先和腊德申两个支撑点。

苏军对德军防御的楔入,使守卫涅曼河和因斯特河之间地带的德军集团有被合围的危险。“中央”集团军群被迫同意第3装甲集团军将陆军第9军从这一地域撤至茵斯特河右岸。1月16日深夜,第39集团军查明德军已开始撤退,当即转入追击。清晨以有力的突击完成对德军战术防御地幅的突破后,开始向西北方向发展进攻。与此同时,在德军第二防御地带,第5和第28集团军的推进速度有所减慢。

切尔尼亚霍夫斯基将军决定利用第39集团军的战果,让第二梯队进入战斗。先由布特科夫将军的坦克第1军前出到这一方向,随后,加利茨基将军指挥的近卫第11军的兵团也到达该地。这一天航空兵对支撑点及集结的德军步兵和坦克实施了强大突击,共出动飞机1422架次。

1月18日,坦克第1军在第39集团军的左翼侧进入突破口。抵达因斯特河并占领其右岸的登陆场。第39集团军的部队利用坦克第1军的战果,1天内向前推进20公里,日终前其先遣部队已到达因斯特河。

第5和第28集团军突破了德军的战术防御地幅,但是推进速度依然不快。第28集团军一天内击退德军10次大的反突击。

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经过6天连续激战,在贡宾嫩以北超过60公里的地段突破了德军防御,重创德军第3装甲集团军,向纵深推进45公里。为对柯尼斯堡实施突击创造了条件。

根据大本营的指示,自1月19日起,别洛博罗多夫将军指挥的第43集团军由波罗的海沿岸第1方面军划入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的编成。同一天,该集团军的兵团会同第39集团军攻占了提尔济特。近卫坦克第2军和坦克第1军在第39集团军地带对德军实施突击,一天内向前推进达20公里,在夜战中攻占了德军强大抵抗枢纽部阿乌沃韦年和格罗斯-斯卡伊基连。

1月20日,近卫第11集团军从因斯特河地区的第39和第5集团军的接合部投入战斗。该集团军以2个坦克军领先迅速向南方向进发,于1月21日日终前到达维拉乌东北的普列黑尔河,以及因斯特堡的北部接近地。这时第43和第39集团军的部队已靠近弗里舍斯-哈夫湾和德伊麦河。德军因斯特堡集团被从西北面重重包围。但是,第5、第28和近卫第2集团军的进攻遭到德军顽强抵抗而减慢了速度。直到1月21日下午才占领贡宾嫩。第5集团军从东面包围了因斯特堡。1月21日夜间,近卫第11集团军在第5集团军协同下开始强击。次日凌晨该市为苏军所攻占。

贡宾嫩和因斯特堡的失守影响了柯尼斯堡方向上德军防御的稳定性。苏军将前出到柯尼斯堡的近接近地的威胁已日益明显。德军统帅部将22个陆军营从丹麦调至苏德战场,其中一部分到了泽姆兰半岛。沿德伊麦河和阿列河一带的防御也有了加强。

方面军右翼部队继续向前进攻,1月23日——25日在进攻中强渡德伊麦河、普列黑尔河和阿列河,攻克北部海尔斯贝格地域的永备工事,然后向柯尼斯堡推进。1月26日,部队接近该城的外围环形防御线。方面军左翼部队则在追击德军第4集团军的兵团,于日终前全部占领勒岑筑垒地域的工事,前出到马祖里湖区以西地区。方面军部队向前推进了120公里。

1月的最后几天,德军统帅部企图通过后送防守克来佩达地域登陆场的一些师来加强柯尼斯堡接近地的集团。但波罗的海沿岸第1方面军的部队及时发现了德军的后送准备,于1月27日转入进攻。马雷舍夫将军的第4突击集团军击溃了进行抵抗的德军部队,于次日全部解放克来佩达。德军克来佩达卫戍部队的残余沿库尔斯克沙嘴向泽姆兰半岛逃窜,在那里并入防守柯尼斯堡的部队编成。

在全线展开进攻并对柯尼斯堡实施突击的同时,白俄罗斯第3方面军司令员力图切断柯尼斯堡卫戍部队同在该市以西和以南作战的德军部队的联系,使其陷于孤立。为了完成这一任务,第39集团军于1月29日从东北和北面向柯尼斯堡紧逼,两昼夜以后抵达该市以西的弗里舍斯-哈夫湾,切断了要塞卫戍部队与驻泽姆兰半岛部队的联系。与此同时,方面军航空兵和海军对柯尼斯堡运河的水利工程实施突击,破坏了其中的一部分。运输船只进入柯尼斯堡港湾的通道被堵塞。因此,利用通向皮劳的陆路运输就成了德军十分迫切的需要。沿普列黑尔河左岸进攻的近卫第11集团军的部队从南面向柯尼斯堡迂回,于1月30日前出到海湾,切断了通向埃尔宾的公路干线。

德军统帅部竭尽全力为柯尼斯堡解围并恢复该部与各集团的陆上联系,在柯尼斯堡西南的勃兰登堡地域集结1个装甲师、1个摩托化师和部分炮兵,于1月30日沿弗里舍斯-哈夫湾向北实施突击。迫使苏军近卫第11集团军的部队后撤,并恢复了同柯尼斯堡的联系。但这一成就只是短暂的,到2月6日,近卫第11集团军和第5集团军又切断了公路干线,从南面将柯尼斯堡牢牢合围,第43集团军和部分第39集团军的部队则迫使德军各师直向泽姆兰半岛的深处后撤,从而形成合围的正面。

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集中在普乌图斯克镇两侧的两个登陆场内。位于该镇北面的是第3、第48集团军和突击第2集团军。在它们对面的是德军第129和第299步兵师,另外还有第5猎兵师的部分部队。第5猎兵师的其他部队守卫着普乌图斯克镇南面的防线,在那里与第35步兵师相连接。再过去就是德军第252步兵师和第542人民掷弹兵师。普乌图斯克镇南面,罗科索夫斯基集结了第65和第70集团军,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紧随其后。

1月14日,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在姆瓦瓦方向华沙以北的纳雷夫河登陆场转入进攻。10时,开始了强大的炮火准备。炮兵对德军防御的前沿阵地和浅近纵深进行了15分钟猛烈的射击。在罗让登陆场展开的第一梯队各师的先遣营有力地冲击德军防御的前沿阵地,攻入了第一堑壕。但是,德军主力在夜间就已撤出了前沿阵地。苏军于11时前攻占第二堑壕和部分第三堑壕,从而使炮火准备时间得以缩短。其后,炮兵对第二阵地的整个纵深进行两层徐进弹幕射击,揭开了冲击的炮火支援阶段。从谢罗茨克登陆场发起进攻的第65和第70集团军地带以及第2突击集团军地带,情况稍有不同。这些地带的先遣营推进较为缓慢,所以炮火准备需要充分进行。由于这一天的气候条件不佳,炮兵射击的有效率降低,航空兵也无法利用。

费久宁斯基将军的第2突击集团军在进攻的第一天向前推进了3——6公里,而戈尔巴托夫将军指挥的第3集团军和古谢夫将军指挥的第48集团军的兵团在战斗中前进了5——6公里。德军不断组织反突击,为了守卫主要防御地带,德军第2集团军司令魏斯将军下令调集师和军的预备队、专业部队以及军事学校的学院分队进入战斗,把集团军的预备队调到受威胁的方向上。

1月15日,赖因哈特把他的集团军群的预备队,第7装甲师以及“大德意志”装甲护卫师都投入战斗,致使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遭受损失和受挫延搁。为了加强突击力量,方面军司令员命令波波夫将军和潘诺夫将军的近卫第8和第1坦克军在第2突击集团军和第65集团军地带进入战斗,而菲尔索维奇将军的机械化第8军则于次日,即1月16日在第48集团军地带进入战斗。方面军还各拨一个强击航空兵师,归并入突破的每个军的军长指挥。空军第4集团军利用天气转晴,在这一天共出动飞机2516架次。方面军部队在某些地方突入了德军第2集团军的防御,突入行动证明,苏军力图以主力经普扎斯内什和切哈努夫向西北挺进,以一部兵力经纳谢尔斯克向托伦挺进。第2集团军企图脱离苏军,但苏军向奥特尔斯堡和索尔道方向的突破已经无法阻挡,这些突破分割了这个集团军,切断了它同第4集团军的联系。

在维斯瓦河以北向西急进的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在普沃茨克地域与朱可夫军队北翼会合。

方面军各集团军在维斯瓦河以南正向德国边界推进,而在该河以北,则向西北方向实施宽正面进攻,力图前出到该河河口。德军第2集团军的残部不可能在奥斯特罗德、格劳登茨(格鲁琼兹)和托伦明显迟滞苏军。苏军以一部兵力北上,把德军第2集团军已经脱离主力的左翼逐到了阿伦施泰因。东普鲁士将不可避免地被切断与德国其他部分的联系。

经过顽强的战斗,方面军部队以三昼夜的时间在60公里地段上突破德军的战术防御地幅,向纵深推进达30公里。部队攻占了两个大的支撑点和交通枢纽部——普乌图斯克和纳谢尔斯克市,切断了切哈努夫-莫德林铁路干线。1月17日下午,沃利斯基将军的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在第48集团军地带顺利进入突破口。为了保障其行动,方面军航空兵4小时内共出动飞机1000架次。在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进入突破口时,德军曾企图以1个装甲师和两个摩托化师的兵力从切哈努夫和普夏斯尼希地域对方面军突击集团的两个翼侧实施反突击。近卫坦克第8军会同支援它的航空兵,以突然袭击在德军装甲师的集结地域击溃了这个师并攻占切哈努夫站,而机械化第8军则占领了格鲁杜斯克。“大日耳曼”摩托化师遭到第48和第3集团军兵团的突击,损失惨重。向姆瓦瓦地域行进的摩托化第18师则根本未及参加实施原定计划的战斗。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继续向前进攻,脱离了各诸兵种合成集团军,于日终前抵达姆瓦瓦筑垒地域。

诸兵种合成集团军跟随坦克兵团向前推进。一连攻克姆瓦瓦筑垒地域的几个阵地,于1月17至18日占领切哈努夫和普夏斯尼希的一批支撑点。第48集团军在格里申向北推进,保障突击集团的右翼侧。从谢罗茨克登陆场开始行动的几个集团军攻占了莫德林。

1月19日,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已经突破了宽达140公里的正面,突入纵深80公里。德军第2集团军在苏军来到之前就放弃了仓库和辎重撤退了,沿途敷设了地雷。方面军所属部队迅速追击德军。方面军司令员在第48集团军地带将奥斯利科夫斯基将军的近卫骑兵第3军投入战斗,该军越过东普鲁士的南部边界,急速向阿伦施泰因进军。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也发展了攻势。该集团军会同第48集团军的先遣部队,在行进中攻占德军重要支撑点姆瓦瓦,并在奈登堡地域进入东普鲁士地界。空军第4集团军出动飞机1880架次。

德军第4集团军不顾被合围的危险,继续在奥古斯图夫突出部进行防守。根据这个情况,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司令员决定将主力转到北面埃尔宾市方向上,以最短的路程抵达弗里舍斯-哈夫湾,切断德军东普鲁士集团,部分兵力则在宽阔的正面前出到维斯瓦河。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于1月20日攻占公路和铁路的重要枢纽部奈登堡之后,当即开赴奥斯特罗德和埃尔宾。左翼兵团于1月20日解放了谢尔普次、别尔斯克、维肖格鲁特等城市。航空兵出动飞机1749架次。

1月21日,坦能堡被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占领。这一天,最高统帅部大本营要求白俄罗斯第2方面军继续向马林堡进攻,于2月2——4日之前占领埃尔宾、马林堡、托伦地区,并前出到维斯瓦河下游,切断德军通往德国中部的一切通路。计划在前出到维斯瓦河以后,在托伦以北占领其左岸登陆场。方面军的右翼部队则受命攻占约哈尼斯堡、阿伦施泰因、埃尔宾地区。在这以后方面军的大部分兵力将前出到维斯瓦河左岸,以便在但泽和斯德丁中间地带作战。

“中央”集团军群司令赖因哈特上将早在1月初就明确指出,一但苏军发动进攻,现有预备队不足以守住集团军群拉得很宽的正面。他也坚持从库尔兰撤军。当苏军1月15日对两个翼侧集团军发动进攻后,最高统帅部从他本来就不足的预备队里抽走了邵肯的“大德意志”装甲军到罗兹支援“А”集团军群。这个军很晚才开到罗兹,而东普鲁士少了它们,却会给以后几日造成决定性影响。

白俄罗斯第3和第2方面军突击集团在突破德军第3装甲集团军和第2集团军的防御之后,开始朝柯尼斯堡和马林堡方向推进,从而使防守在奥古斯图夫突出部的第4集团军的翼侧和后方受到威胁。虽然魏斯的第2集团军有溃散的危险,但驻守马祖里湖前面暴露的突出部的霍斯巴赫的德军第4集团军还没遭到进攻。它在集团军群中央防守新格鲁德与埃本罗德之间的弧形突出部。它后面是70公里宽的马祖里湖区,湖区的中央接近地有勒岑要塞作掩护。除了立即把集团军撤到这一线,并把腾出的所有部队调到陷于困境的友邻地段外,再也不可能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如果相反,集团军继续防守不利的突出部,那就不仅会牵制它的兵力,而且必然会使这些兵力遭到围歼。当1月19日北面的第3装甲集团军正面被突破,而苏军在南面进入索尔道后,赖因哈特紧急向希特勒请求准许立即把第4集团军撤到马祖里湖区,以便用腾出的兵力稍微加强第2集团军,阻住苏军必然向埃尔宾实施的突破。但是,直到1月21日中午,莱因哈特才获准把第4集团军撤到马祖里湖区及其以北的马祖里运河以西。那时正需要在位于沃尔姆迪特附近的第3装甲集团军的后方面朝西建立一条新防线,来掩护由于突破了第2集团军的防御所造成的缺口。

霍斯巴赫将军认为,在湖区设防肯定会使集团军遭到合围。经深思熟虑后他定下决心:放弃湖区,整个集团军西撤,去同第2集团军会合。他确信,东普鲁士的大部分反正要丢掉,任何其他决心只能导致第4集团军和第3装甲集团军的无谓牺牲。两个集团军必然会被压缩在柯尼斯堡地域,而在冬季困难条件下,靠小港口皮劳对他们进行补给,当然是不够的。能否沿库里施湾把第3装甲集团军调近第4集团军,或者在疏散难民后经皮劳把它由海路运走,当时还不清楚。1月22日中午下达了退却的命令。霍斯巴赫面临困难的抉择,在南面苏军已攻占阿伦施泰因,在北面已在普雷格尔河以南推进。

次日晨,霍斯巴赫将军只向集团军群司令部报告了自己关于西调重兵、与第2集团军建立直接联系的打算。这时,无论是赖因哈特还是希特勒都不知道第4集团军要从湖区撤退的真实意图。

起初,第4集团军行动顺利,但是,几天后苏军第50集团军的侦察部队识破了第4集团军的机动,开始对其施加强大压力。1月23日傍晚,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第29坦克军第31旅的先遣支队利用黑暗及埃尔宾卫戍部队的一时混乱,穿过全城。当坦克开着前灯沿大街驶过时,商店仍在营业,工厂仍在开工。这支部队次日前出到弗里舍斯-哈夫湾沿岸。德军在这以后才组织对埃尔宾的防御,并守住城市约半个月。1月24日,第4集团军的兵团穿过勒岑筑垒地域,进入永备筑垒阵地海尔斯贝格和德伊麦。

苏军突破了德军后卫在马祖里运河的防御,迅速通过德军放弃的勒岑,对拉斯滕堡实施突击。第4集团军只有集中全力,才能顶住它在阿伦施泰因地域拉得很长的翼侧所受到的压力。此外,集团军群司令由于不愿撤出柯尼斯堡地区,不得不把第4集团军的两个师转隶第3装甲集团军,后者当时在普雷格尔河以北已面临着被彻底击溃的威胁。同时,集团军群司令部采取的这一行动,表明集团军群司令根本不同意第4集团军司令部关于尔后作战的观点。

尽管“中央”集团军群的兵团利用每一处有利地形阻挡苏军进攻部队的冲击,但撤退仍在继续。苏军占领了阿伦施泰因。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的部队在主要方向上不停顿地向弗里舍斯-哈夫湾推进,力争在最短期内切断东普鲁士集团。进攻甚至在夜间也不停顿。1月24日该集团军的坦克第10军经过短时间交战攻占了慕尓豪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