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将大国关系置于首位会引起“政治正确”的国际社会成员反感,但现实国际局势谈“大小国家一律平等”又不免奢侈,空洞的政治口号掩盖不了“丛林法则”的本质。

冷战后美国单极时代持续了不到25年,野心过大的战争以及2008年金融危机加速了这个时代的结束。

201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购买力计算把中国排在了第一,有效的经济极大地提升了中国的军事实力。2000年以来,俄罗斯一直将高油价所带来的收益投入军事现代化。“美国必须做老大,绝不做老二”及过分的对中俄围堵和挑衅为未来增加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总统奥巴马抗着“最差的总统”已开始告别演出。特朗普与希拉里比烂令世人惊异,“民粹民主”还是“金钱民主”成了山巅之城的民主价值的必选题。下届总统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特朗普不靠谱”一般美国民众都知道,可就是这么个啥都敢说啥都敢做的“生意人”当选了,甩锅“这届选民不行”也让人感觉太耍赖。

美国问题究竟出在了哪里?是政治原因还是经济原因?权威评论家们解读五花八门、莫衷一是。

世界的美国观发生了变化,系列战略失误颠覆了美国在世人心目中“终极社会”形象,二战后的“和平捍卫者”已经转型为“麻烦制造者”。美国的世界观也发生了变化,“人心散了,队伍越来越不好带了”焦躁之情溢于言表。如何使“美国重新伟大”成了下任总统面临的新课题。

世界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力量的彼消此长已经使单极霸权没有了可能。新兴大国希望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守成大国却不乐见其成。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历史上有过成功的概率,但只是小概率而已。

固化的思维、迥异的文化、对立的制度、分离的价值观、不同的人种和民族性以及不对等的经济水平和军事实力想创造出不冲突不对抗的氛围难以符合正常逻辑;“中国思维”下的相互尊重,合作共赢与“老大”的思维也不合拍,这无异于“老二”要求“老大”将地位拱手相让。“老大”认为天下是老子打下的,对现有秩序“要么屈从,要么挑战”,而没有其它选项。

霸权的最大弱点就是自认为还行,傲慢的惯性更具冒险性。挑拨离间的“巧实力”已唬不了潜在的“代理人”,“小弟”清楚了做炮灰的下场也都不想玩了。“裸奔”更加剧了大国直接对抗的风险。

这个世界都知道承受不起大国之间发生军事冲突的灾难性后果,但战略家们却都在纷纷掐指计算战争究竟是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第三个十年还是第四个十年。美国智库“再不打就来不及了”必须引起我们高度警惕。

“中国是个爱好和平的国家”不代表其它国家都爱好和平。曾经侵略和殖民世界上90%以上的“日不落”帝国的嫡传子孙不可能不传承“战争狂”的冒险基因,这方面,“中国特色”一定要与西方的“普世价值”接轨。

美国是个热衷于战争的国家,美国在打造军事力量强大到没有国家敢给美国制造麻烦的程度。奥巴马头顶着诺贝尔和平奖的紧箍咒,任期内的确有效果。后奥巴马时代前景难以预测,特朗普是个能创造不可能的家伙,其身上的资本主义、金钱主义、美国主义、帝国主义、情绪化、狂躁化、裂变化、侵略化等色彩会使“新型大国关系”的小船说翻就翻。

合作与竞争交织,中国有机会,但危险更大。还是闻其言观其行,做好准备吧,因为大多数聪明的美国人已经认为真正的对手是中国,而不是俄罗斯。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