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澳门是明朝中叶(1553年)被葡萄牙人赖去的。反正每年给地方官贿赂,地方官就当是一个额外的财路,懒得去较真。时间一长,就成了既定事实了,如梦方醒的朝廷也只好认账,就当是租给人家了。

本是中国领土,几百年历史中却只住外国人,不设中国官员

以天朝自居的明王朝,对于天高皇帝远的广东地方,一向不那么认真,地方官就糊弄,任由夷人赖在澳门。只是为了防止华夷混杂,朝廷在澳门半岛的出口修了一个关闸,派几个兵守在那里,当然根本防不住人们进出,只是意思意思。

自从那以后,由明到清,罕有朝廷高官进入澳门。尽管在法律上澳门还是中国的,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那里已经是夷人住的地方了。深入夷境,没有本事化夷为夏,很容易招致非议的。中国就这样,小老百姓好奇心很重,但官员大人几乎没有什么好奇心,做事先担忧的,是官帽子。

在清朝,广州离澳门不远,可是别说是两广总督,就是广州知府,也没听说有谁去过澳门。去澳门办事的中国官员倒是不少,采买洋货以及红夷大炮,但都是低级官员。

本是中国领土,几百年历史中却只住外国人,不设中国官员

倒是澳门的葡萄牙人乐于派使节去北京,参拜皇帝。跟后来的英国人马戛尔尼不一样,派去北京的葡萄牙人个个都三跪九叩,听说马戛尔尼不肯下跪,葡萄牙人还愤愤不平。

然而,朝廷的钦差大臣林则徐和两广总督邓延桢在主持禁烟期间,居然要去澳门走走。这个事,让澳门的葡萄牙总督很是兴奋。葡萄牙人一直就想跟两广当局接上官方关系,但始终接不上。

这次钦差大人肯屈节来访,当然是件好事。葡萄牙人当时还没有远见,不能意识到在后来的战争中,清廷必输。在当时,他们认为能跟清朝官方多套近乎,对他们以后没坏处。

林、邓二人是在道光十九年七月二十五日(1893年9月2日)动身的,当年的路不好走,从广州到澳门走了一天。临近澳门,还在一个都司衙门里歇了一晚,第二天才赶到澳门。

本是中国领土,几百年历史中却只住外国人,不设中国官员

过了澳门关闸,在望厦村有座关帝庙,林则徐进庙上香,然后传谕澳门总督来见。林则徐赏给了澳门总督四样礼物,色绫、折扇、茶叶和冰糖。给澳门的夷兵送上牛羊和酒,外加400两银子。就这样把总督当下属,澳门总督居然也没意见。然后林则徐他们经三巴门,进澳门著名的妈祖庙进香。

澳门一行,林则徐他们都是坐轿子。就这样,轿夫们抬着林则徐,在澳门总督的陪同下,沿着澳门南环街走了一圈,走马观花地考察了这个夷人住的弹丸之地。

林则徐在澳门转了一圈,当天就回来了,第二天返回了广州。尽管对“洋鬼子”印象不佳,自己则充满了华夏自豪感。但是林则徐的确有涵养,在澳门期间一点都没表露出来。而且他还派人收集澳门的新闻纸(报纸),以及一切有助于了解西方的材料。

本是中国领土,几百年历史中却只住外国人,不设中国官员

不仅如此,林则徐还通过澳门,采买了好些西洋大炮和一艘英国商船,后者被改装成军舰,供水师练兵,攀爬敌舰之用。

但是,澳门的葡萄牙人对林则徐的印象却不错。他们的报纸盛赞林则徐,称跟那些“手握大权,却不知英吉利并美利坚之事情,骄傲自足的大人先生不同”,说他不仅善于收集有关外国的知识,而且“凡有所得,不辞辛苦,常时习用,记在心中”,真是一个聪明好人。

但是,这个聪明好人虽然屈尊去了一趟夷人居住的地方,却还没有抛弃传统士大夫对狄夷的偏见,并没有对眼前有着锐利火器、坚固高大兵船的夷人给予足够的重视,他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但并没有看清楚这个世界。

本是中国领土,几百年历史中却只住外国人,不设中国官员

其实,澳门周边的好些农民和商人,由于多年跟葡萄牙人打交道,他们对西方人的了解还是蛮深刻的。可惜已经开始了解西方的林则徐,此时居然完全没有顾及这些“洋人通”,从来没有问过哪怕一个买办,去了解夷情。

而这些“洋人通”,直到洋务运动期间,才有了用武之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