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核事故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危害最大的事故之一了,核事故对于人类而言会造成器官衰竭坏死或者引发其他器官的器质性衰竭并发症,可以造成周边人员受到放射损伤和放射性污染。前有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后有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我们如何才能更好的避免核事事故的发生呢?回顾历史,总结经验,今天我们就来谈谈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核事故伤疤:诺贝利核电站事故。

1986年4月25日,苏联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诺贝利核电站的4号反应堆,即将结束第一次停机检查,并计划在此期间测试紧急堆芯冷却装置的实验。4月26日,当地时间凌晨1点23分47秒,4号核反应堆功率大规模灾难性激增,最终导致了蒸汽爆炸,诺贝利核电站反应堆顶部被冲开,大量的放射性物质向周边区域扩散,并随着风向飘出了苏联过界。

第一时间,诺贝利核电站的消防队内拉响了警报,28名消防员冲进了诺贝利这座不可能被扑灭的核火山。但显然他们并不知道面临的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核事故。一般来说,人暴露在500伦琴强度的核辐射中1个小时就会因急性放射病死亡,而这些消防员在2万伦琴的强辐射下奋战了数个小时,并相继出现了急性辐射病症状,十余人在几周后不治牺牲。而因为沾染严重辐射,下葬时他们的棺材甚至都要用铅密封焊死。而随着火情的加重,普里皮亚季、基辅的消防人员也源源不断地赶来,最终在26日早间将核反应堆外部的大火扑灭。

诺贝利核电站外部明火虽然扑灭,但核反应堆在爆炸的瞬间就已将50吨的核燃料化作烟尘、飘入大气层。另有70吨核燃料和900吨的石墨也在爆炸中成为强放射性污染物飘散在周边几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对于核反应堆周边区域的清理,最初还曾尝试使用机器人,强辐射环境下,机器人也无法正常工作了。最后只能由最为可靠的“清理人”来完成。

所谓“清理人”,就是在诺贝利核电站发生事故时参与救援的成千上万苏联防护、工程部队军人。虽然冷战时期苏联军队对核战争有所准备,但这些“清理人”的防化装备还是十分有限,更何况在如此之强的辐射下单薄的防护服已经不起什么作用了。这些相当赤 裸暴露在诺贝利核电站辐射下的“清理人”们牺牲着自己的健康、忘我地努力工作,完成了4号诺贝利核反应堆爆炸残骸的清理,对核电站附近超过35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内的建筑进行拆除、抛洒吸收剂、清理植被、填埋封存放射污染物、建立净化带等沉重任务。

5月2日,由电站工程师、苏军士兵组成的三人敢死队在明知必死无疑的情况下潜水进入反应堆的地下室,打开了排水阀门排除了放射性废水,避免了再一次的水蒸气大爆炸,几天后,这三名英雄都因急性放射病离世。诺贝利核反应堆中剩余的800吨石墨还在熊熊燃烧。消防队员、“清理人”、核电专家和空中直升机继续冒着生命危险工作,在十天的连续作业后,大火终于被扑灭。

在这一工程中,作为物资运输、吸收剂抛洒、填埋反应堆作业中的重要力量,苏联陆航部队的直升机向诺贝利核电站反应堆的残骸倾倒了近5000吨碳化硼、铅粉和沙子。在扑灭诺贝利核电站反应堆内部的大火和后续建造吊装“石棺”的任务中,几乎没有任何有效防护的苏军飞行员驾驶着米-6、米-8、米-26、卡莫夫等直升机完成了几千次的自杀式任务。

截止核事故后的8月31日,在这场特大核事故中,苏联军方投入了111个作战部队共39245人参与救援,其中包括1个师(近卫第25摩托化步兵师)、2个旅、23个团、28个营、8个中队和49个作战小队。以及苏联内务部的4个摩托化步兵团,6个独立营和中队。再加上核电站的内务守备部队、乌克兰一些联合团体,共有近14500人加入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大救援。

每一次核事故发生后,都离不开英雄救援人员悲壮的牺牲,正是因为这成千上万的救援人员的“以命相搏”,才使得这次核事故没有进一步恶化成全球性的灾难。诺贝利核事故给千万人留下了内心伤疤和恐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