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托尔布欣的乌克兰第3方面军所属沙罗欣的第37集团军、近卫机械化第4军和机械化第7军进抵列奥沃地区,科罗捷耶夫的第52集团军和坦克第18军攻下铁路终点站和德军铁路补给末端站的胡希时,德军第6集团军已经注定要完蛋。歼灭基希涅夫和胡希之间宽为60公里大包围圈内的德军的任务,是由苏军两个方面军共同担负的,乌克兰第3方面军以别尔扎林的突击第5集团军、加根的第57集团军以及沙罗欣的第37集团军,从东和东南两个方向实施向心突击,其间乌克兰第2方面军以加拉宁的近卫第4集团军和科罗捷耶夫的第52集团军,在这些被围德军西移时尽力将其拖住并歼灭之。

8月27日,德军在普鲁特河以东地区停止了所有有组织的抵抗。当日深夜,米特决定令他的3个师,即第79、第370和第376步兵师改变方向越过贝尔拉德河向西进攻。一旦过河成功,所有剩下的装备均要毁掉,所有的师都要分散,分散的小部队要尽力设法独自向大约140公里外的喀尔巴阡山开进。米特与上级和友邻均无联系,不知道敌我双方情况,更无法进行侦察。上午,第79步兵师的残部和第6集团军的大批部队越过了普鲁特河,逼近了贝尔拉德河。8月28日晨,米特的第4军司令部被苏军歼灭了,米特在近战中丧生。8月29日,不仅德军第4军的部队强渡了贝尔拉德河,而且其他师的大批人员也冒着苏军火炮和迫击炮的炮火强渡了贝尔拉德河。傍晚,在贝尔拉德河西岸,一个叫奇特卡尼的村子附近,德军第79步兵师全军覆灭。该师只有一名士兵逃出重围。

就在这一天,苏军彻底肃清了普鲁特河两岸的两个包围圈,歼灭德军第9、第15、第62、第79、第106、第61、第257、第258、第282、第294、第302、第306、第320、第335、第370、第376和第384步兵师以及第153教导师。第10装甲步兵师、第13装甲师和第76步兵师各一部突出合围,得以幸免。8月31日,总数达10000多人的德军被围部队又西进了80公里,在巴克乌以南渡过了塞勒特河,最终被苏军加拉宁的近卫第4集团军和坦克第23军所驱散和歼灭,战斗一直持续到9月3日。

9月2日,德军失去了对普洛耶什蒂油田和布加勒斯特的控制。

本次战役中,德国和罗马尼亚的损失超过400000人,而苏军的伤亡大约是67000人(死亡和失踪3197人,卫生减员53933人),损失坦克和自行火炮75辆、火炮和迫击炮108门。

1944年9月6日,罗马尼亚全体野战部队都已置于乌克兰第2方面军指挥之下。其中包括罗马尼亚第1和第4集团军、陆军独立第4军和空军第1军的138073人。

讨论

1、德军第6集团军和部分第8集团军部队在罗马尼亚的失败,从某些方面来说比原第6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的失败更为惨重。保卢斯元帅的第6集团军在斯大林格勒的严寒中坚持了两个半月,而弗雷特·皮科的第6集团军在罗马尼亚的酷暑中只坚持了九天。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有政治因素,有战略因素,还有战术因素。令南乌克兰集团军群没有想到的是在防御中既要对付苏军进攻,又要对付罗军倒戈,结果战线被拉得很长,兵力被搞得很分散。

第6集团军也可以选择留驻原地而不撤退的方案,不过这需要调整许多师的部署来填补罗军留下的空隙,而在当时的情况下,要变更部署是不可能的。第6集团军留驻原先的阵地,可能会坚持得久一些,也会使苏军蒙受更大的伤亡,但最终也逃脱不了全军覆灭的结局。

2、安东奈斯库曾建议轴心国部队应放弃比萨拉比亚,往南撤入特兰西瓦尼亚,到喀尔巴阡山、塞勒特河下游、福克沙尼、加拉茨和多瑙河河口一线。他认为,现存的战线之所以长而易受攻击,是因为该国地形走向的缘故,特别是因为塞勒特河与普鲁特河的流域是自雅西以北的苏军阵地起经罗马尼亚第4集团军防地到东南地区,所以就给敌人提供了突入德涅斯特河下游德军第6集团军和罗马尼亚第3集团军的后方的通道。这一建议先后得到舍尔纳和弗里斯纳的支持,然而却遭到了希特勒的拒绝。没能照这一建议行事使德军遭受了惨重的损失。

3、在这次战役中,苏军使用坦克第18军、近卫机械化第4军和机械化第7军建立合围的对内正面,而使用乌克兰第2方面军快速集群——坦克第6集团军立即在对外正面上发展进攻,向德军深远后方推进。在建立合围的对内正面的同时,建立了移动的对外正面。乌克兰第2方面军将70%以上的快速兵团用在合围的对外正面上。坦克第18军在合围的对内正面顺利完成任务以后,在对外正面上变更部署,并在战役上转隶给坦克第6集团军司令员克拉夫钦科,以所有快速兵团在对外正面上发展进攻,以便将德军推向深远纵深,使德军战役预备队对歼灭被围德军不能产生任何影响,并为尔后向战役最后地区迅猛进攻创造有利条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