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共同社11月20日电]被派往南苏丹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PKO)的陆上自卫队先遣队20日出发前往当地。基于安全保障相关法的“驰援护卫”新任务根据政府方针将在限定范围内进行运用,但依然存在使用武器和被卷入战斗的风险,这一点没有改变。距离自卫队首次参加PKO马上将过去25年。面对任务的变化,自卫官正在产生危机感。

▽秘招

“过去也曾被侨民要求予以保护,但只能在可能的权限内设法确保安全。被赋予权限后,变成了本来应有的面貌。”自卫队统合幕僚长(相当于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河野克俊在17日的记者会上对赋予任务表示欢迎。防卫省武官最高领导作出仿佛是对“钻法律空子”表示认可的发言,实属罕见。所谓“可能的权限”是指什么呢?

日本首次派遣自卫队参加柬埔寨PKO两年后的1994年,日本的非政府组织(NGO)成员乘坐的卡车在刚果的卢旺达难民营遭抢,武装的自卫队员前往救助并将其送至市区。在东帝汶PKO中,自卫队员在2002年首都帝力发生暴动时,曾从日本餐馆救出日侨等。

上述均为驰援警卫的典型案例,但当时由于不能作为任务,所以就以“运送业务”、“收集情报”名义派遣部队的“秘招”应对。陆上自卫队干部承认道:“此前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逐渐(破例)进行了一些警卫活动。”也正是因为过去有过这种情况,自卫队内部对新任务本身表示积极认可的声音也很多。

▽第一枪的分量

不过,驰援护卫等围绕安保相关法的国会审议未能深入进行,对此表示不满的意见依旧存在。审议过程中,始终都在讨论是否违宪。很难说曾就活动区域、使用武器的时机、负伤队员的应对等具体情况展开认真讨论。

一直到临近15日决定赋予新任务的内阁会议前,政府才提出了限定活动区域、将他国军队士兵排除在救助对象之外的“限定运用”方针。在“积极和平主义”旗帜下,法律上主张扩大任务,但敦促现场人员“慎重实施”。也有人担心这两种相反的态度将会成为活动的障碍。

某自卫队干部担忧道:“结果还将由现场指挥官判断并担负责任。重压不可估量。”陆自在实际执行任务中未发过一枪。该干部表示:“改变历史的第一枪的扳机很沉重。”

▽两大风险

南苏丹7月曾发生总统一派与反政府势力的大规模战斗。治安局势变得越来越不明朗,日本政府的立场是认为首都朱巴“相对平静”。

不过,其他干部的看法有所不同。该干部指出:“谁也不知道治安何时会恶化。无法保证自卫队不会被卷入两派的冲突之中。”他表情严肃地说道:“自卫队在获得驰援护卫权限的同时,也将背负起两大风险。就是队员死伤的可能性和任务失败时将面临的责难。决不能盲目表示欢迎。”(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