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卫•科尔

2016年11月17日

我过于自信特朗普不会赢,我错了。特朗普赢了,公平公正地。如果我不得不寻找我个人无法预见结果的原因,那么我还不如从希特勒开始。我们打压政治对手,常常煞费苦心寻找一个公认的“恶”的形象,对看不顺眼的人被公开抨击为 “新的希特勒”。正如我于1994年在一个专栏指出,全国发行量最大的犹太周刊宣布我不仅是新希特勒,而且是新的萨达姆和新的阿拉法特。

所以今年,特朗普被这么多的政治家,学者和名人称为“真正的希特勒”(甚至有些是保守派,像格伦•贝克,过去的记录告诉我们他还从来没有使用希特勒打击诋毁对手),因此我相信特朗普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在我心中,我生活在1994年。当年希特勒的招牌挂在你的脖子上,它会立即让你致命。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叫新希特勒的特朗普,因此,他将死定了。

好吧,我确实听到了警钟。现在,您可以被数以百计最流行和最推崇的舆论方式叫做希特勒,但你仍然可以当选总统。这该死的是怎么发生的?更可能的,这是由于多种原因。希特勒已经死了71年。对于年轻人,希特勒是一个朦胧的幽灵。你知道这个名字,你知道他的小胡子。你也许知道一点他的劣迹。但是,太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像“你是希特勒!”的指责唤不起他们所需要的强烈情感的勾拳。如果对于年轻人,使用“希特勒”辱骂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力量,那么对老人们,麻烦的是太熟悉,太普通了。弄脏他的宣传泛滥成灾,专家们给了大众“希特勒疲劳。”因此,停止希特勒;使用希特勒太多了。

难道特朗普的胜利终于是希特勒绰号的分水岭吗?难道“你是希特勒!”将是美国过去文化和政治的退休文物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