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将沦为美日的“公共用品”?民众抗议“卖国协定”

如今韩国最吸引国际注意力的事恐怕就是“干政门”的发酵。检方坚决要求调查朴槿惠,最新落网的是崔顺实的外甥女,民众在休息日再次发起大规模集会强迫总统下台……熊熊烈火旁的一根火柴不会引起注意,韩国军方恐怕就是这么认为,因此敢擅自与日本草签《军事情报协定》。不过探客看到,韩国还是有不少正义人士识破这种“偷偷进村、打枪不要”的伎俩,尤其是“独立有功者”团体,要求起诉韩国防长这个“卖国者”,废除这个“卖国协定”。

韩国将沦为美日的“公共用品”?民众抗议“卖国协定”

国内读者对于韩国“独立有功者”的了解往往通过影片,譬如《暗杀》、《密探》、《摩登公子》、《京城往事》、《新娘面具》、《德惠翁主》等。这些影片中的正面人物都是与侵略者同归于尽、殒身不恤、杀身成仁的抗日英雄,火爆的票房也证明民众对抵抗者的爱戴。但探客发现,尽管韩国社会的是非观比较强烈,但那些“独立有功者”的后代往往比较贫困,而昔日“卖国者”的子弟却往往受过优质教育,享受优裕的经济环境。杀人放火金腰带,修桥铺路没人埋。这种悲哀在韩国居然也会出现。

戎马书生少智略,只凭忠愤格苍穹。忧国忧民且付诸于行动的,往往是“贫贱不能移”的位卑者。“韩日军事情报协定”激起民间人士的抗议,主要就是因为在韩日存在领土争端、日本于2016年3月实质放弃“和平宪法”的情况下,在情报领域的合作等同于向日本这个“宿敌”妥协,会损害韩国的主权。出于民族自尊,韩国与美国之间存在情报交换协定,美国与日本之间存在情报交换协定,但韩国就是不与日本签署情报交换协定。众所周知日本在高科技领域的情报收集能力高于韩国,而韩国在向“敌后”渗透和人工收集情报方面的能力高于日本,两方存在互补的可能。但为什么以前不签署,而到了美国宣布“重返亚洲”和特朗普当选之后却进展迅速?

探客分析,韩国这么做,无外乎是在美国面前与日本“争宠”而已。长期以来,韩国需要的情报,美国会帮助其从日本那里拿过来,签不签协议都无所谓。可如今美国笃志打造东亚版“小北约”以遏制大国崛起,韩日之间的矛盾无助于联盟的团结。韩国深知,即使给美国当“狗”,也有先来后到和级别。朴槿惠尽管抢先给特朗普打了祝贺电话,但人家安倍不仅打了电话,还特意绕道纽约去当面“朝贺”当选总统,这份功力不是韩国人比得了的。看来,不出大招,已经无法博得宗主的欢心,而哪怕美方只是稍微流露出对朴槿惠的一丝不满,支持率已经低至5%的韩国总统就将失去赖在青瓦台的最后一点理由。于是,这个伤害国民情感与国家自尊的“韩日情报交换协定”就如同一个投名状,等于对美国说“我愿意放弃最后的底线,向老大表明一片红心”。至于舆论反应与邻国看法已经不那么重要,毕竟连“萨德系统”都已经接近部署。

哲人说过,有且只有一条路或一个办法可选时,往往是最愚蠢的。韩国就已经陷入这个窘境。探客认为,韩国混到快要沦落为美日共同的“公共用品”这个地步,有外部原因,但更多的是自身原因。韩国最大的缺陷在于,不懂得如何平等对待周边国家和域外重要大国。由于韩国总统只能干一届,因此政策走向往往呈现左右摇摆的不稳定不成熟状态。这几年对邻国笑脸相迎,过几年就冷若冰霜。前一段还歌颂民族情和兄弟情,过一段就相互指责对方是小丑和恶棍。政客们为了在斗争和选举中占据上风,往往不惜牺牲国家的长远利益。现状就是,韩国眼看将要从“和尚能摸,阿Q摸不得”变为“和尚以及阿Q都能随便摸”。等以后韩国醒悟过来,不想再让阿Q摸,还有可能吗?当然,如今最需要提防的是,不能让这个被和尚和阿Q降服的“尼姑”跑到自己家门口撒泼耍赖。要让这个美日的“公共用品”明白,犯了错不是说句“我喝醉了”就能一笔勾销。(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