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日本经济在1980年代的历史性逆转

日本经济高速发展一度令人震惊,三十年的连续增长也显示了似乎无穷无尽的动力,使日本社会被视为少有的机会和幸运之国,进入了西方七国集团,以其迅速增长的财力举办了亚洲唯一一次奥运会。但是一旦失去由美国政府一度提供的全面优厚条件,日本经济很快就现出了原形,尤其是来自美国的越来越多的限制条件,令日本人措手不及,无力应对,被动地掉入陷阱,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一度对日本提供最为实质性支持的美国,因势利导,改变了主意,转向限制策略。这一关键改变的长远后果,就是日本经济的不稳定性大增,对日本给以最为忠厚真诚协助的国家,实际上不再是美国,反而是中国。

美国历届政府常年秉承的对日本格外优惠宽待的政治经济策略,一直延续到1960年代末和1970年代初。美国政府在1960年代之后,面对越陷越深的越南战争和连续贸易逆差的重压,自然再也无法忍受以自身受损的方式,延续日本享有的出口优势和巨额贸易顺差。美国国内企业的经营生存,开始受到日本大量进口和企业竞争的压力,总体失业率上升,经济状况变得比被保护国日本还差,在1969年和1970年之间,遭受了14个月之久的经济危机。尼克松总统不得不在1971年8月宣布了“新经济政策”,宣告“布莱顿森林”体系的解体,取消黄金美元的兑换承诺,美元汇率浮动,另外实施进口加税10%的措施。

这些美国单方面的行动,明显地是对当时已经变得强大的日本经济和日本人咄咄逼人的出口攻势,作出保护性的反应。从杜鲁门、艾森豪威尔、肯尼迪到约翰逊总统,支持日本经济复苏和贸易自立的一贯政策,至此发生了根本质变。美国人明确表示,日本不再能够把它的国内政策的后果转移到美国人身上,也不再能够继续廉价享受那些让他们保持多年高速增长的众多有利国际条件。除了“新经济政策”之外,美国同日本之间的贸易纠纷,也在增多,在美国政府的压力之下,日本方面被迫开始实施一些所谓“自愿出口限制”,包括对美出口汽车等产品时的限额。在1970年代,美国政府这些对日本方面的贸易限制,施加压力仍然不够,并非常态,针对范围也不够宽泛。

1973年爆发的第一次石油危机,表面上触动了日本经济,但与美国的汽车工业相比,日本汽车产业受到影响较小,省油车的生产和外销,更加快了扩展速度,实际上为日本企业提供了一个机会,至少在汽车业方面,将他们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提高至美国之上。1970年代中,日本就已发生经济增长减慢的现象,是战后日本经济“奇迹”之后的首次,但是日本总体经济仍然在扩张,只是之前10%的高速增长率,不复存在。

在美国开始关注对日贸易劣势的大形势下,日本对外出口直接受到影响,连带日本的经济增长率也在1971年从之前的10%的年平均增速,立即大降,跌至3%,从此之后再也不见7%以上的经济增长率。尼克松总统又在不通知日本佐藤荣作政府的情况下,直飞北京,宣布承认中国和双方关系正常化,让亲美亲台的佐藤荣作不知所措,国内支持率大跌,迫使他于1971年6月17日辞职下台,令“55年体制”和高速经济增长这一并行双轨,遭受一次重大挫折。

即便如此,美国人对日本经济“奇迹”仍然由衷地感到惊讶和钦佩,也滋生了不小的受压制感,似乎日本整体竞争力正在超过美国,一度占领日本的美国,现在却遭受到日本人的变相反击。美国人出版了不少关于日本优势和成功的书籍,尤其是1979年由傅高义教授(Vogel)撰写的《日本第一》一书,震撼美国财政经界。傅高义本人的原意是以日本的崛起警醒美国,主动学习他人,但因为书名太过震撼,推崇日本的内容太多,给人的印象就是个推广日本的广告。而日本人之后借本国泡沫经济助力海外扩张采购的强势浪潮,更令美国人不安。

在“日本第一”的喧嚣之下,美国舆论中推崇日本的一切,成为主流,比傅高义更为乐观的学者甚至预先把二十一世纪定为“日本世纪”,日本总体经济规模第一的世纪。美国前驻日本大使赖肖尔(Reischauer)概括了美国人对日本应该持有的看法,即对日本的能力和它的未来,要永远、永远地保持最为乐观的态度。但偶而也出现一些质疑之声,甚至有人在1990年撰写了《日本根本不是第一》的书,揭示那些世人认为日本人独特而优越的方面,其实不足为道。此书面世后不到一年,日本经济的巨大泡沫就轰然破灭,从此走上了下坡路。就此比较而言,该书作者的预见性和分析能力,无疑要强于在全球范围内一直大名鼎鼎的傅高义教授。

美国对日政策发生转变,对日本经济强势和出口攻势,发起了比1970年代更为直接的反击。在1985年9月于纽约广场酒店召开的西方五个发达国家的会议上,美国策动其它两国英国和法国,集中对日本和西德施压,签订了《广场协议》。美国所特意针对的,正是日本产品得以大量出口的一个重要武器,日元的低汇率,从1949年的“道奇方案”时起,长时期固定在360日元兑换一美元的水平上,下降有限。这在美国政府放弃金本位、各国货币兑换率开始浮动的情况下,已经不能再继续维持,美国政府就此机会,提出美元汇价过高,要求日本政府在本国拥有巨额贸易顺差和外汇储备时,将本国货币升值。

对于这个直接影响到日本出口的政治决定,当时的日本政府无法拒绝,不得已放弃了“道奇方案”的重要内容之一,允许日元显著升值。在1971年的美国“新经济政策”之后,日元已经开始浮动和升值,1972年跌到308日元,1985年的《广场协议》时,是242日元。这一升值趋势随之变得更为急剧显著,到1988年1月,一美元兑换125日元,到1995年初更达到99日元兑换一美元的高位。与当年的360日元相比,这一政策性改变之后,日元升值的幅度相当可观。

日元的升值当时并未引起日本政府和其他人的足够注意,因为另一个进入发达国家行列的战败国西德,同样将马克升值了类似的幅度。但是德国以出口高精尖产品设备为主,又积极推动欧洲共同大市场,转化为欧元区大经济体。而以对外贸易立国(对美)和当时依赖廉价出口攻势的日本,更加深受货币升值的打击,在《广场协议》的1985年,日本的出口和国民生产总值就都明显下降,出口增长率减半,外汇盈余也在减少。

日本政府为了抵消外部环境变化带来的负面影响,采取了政策性刺激经济措施,把利率降到3%,一直维持到经济高峰的1989年。日本政府习惯了经济高速增长和出口畅顺状态,对《广场协议》后出现的国际新形势缺乏认识,还在象当时的美国一样,致力于控制通货膨胀,控制货币总量,如同美国人道奇曾经做过的那样。结果日本的通货膨胀率从1973-75年的16%,降到了1979年的3%,属于正常水准。正是由于日本的通货膨胀率很低,政府认为已经解决这一经济问题,即使日本经济内存在着巨大的资产泡沫,日本央行也不愿意收紧信贷,对经济衰退和通货紧缩,并无有效解析和对应办法。

在多年来实体经济持续增长的现实基础上,日本经济中却开始滋生出与实体经济脱节的日益巨大的资产泡沫,集中体现在地产和股票市场的爆发。日本国民得益于日元升值,以美元计的名义国民生产总值大幅提高,一度升到全球第二位,仅次于美国。日元升值之后,海外资产就相对地变得便宜,日本人在国际上骤然成为富人,到处购买海外资产。与此同时,国内利率调低,刺激股票和房地产价值急剧窜升,令日本人在国内也能感受到手中财富大增的令人兴奋的结果。日本于1985年成为世界最大债权国,超过美国,而当时世界上按存款额计算的十大银行,都为日本人所有。

日本人当时应该是欢迎这一变化的,360日元一美元的兑换率压抑了日本人的购买力,而日元骤然升值之后,日本人民突然富裕程度大涨,国家外汇储备大增,日本企业增加了对海外投资,日本的银行也放弃了谨慎策略,从国际资本市场大举借贷,用于对外扩张,资助海外并购,扩大生产规模,等等。日本政府仍然保持着低息政策,向市场提供了巨额资金。日本出现的那些突然而来的富裕和疯狂投机现象,产生于日本经济规模不断扩大、海外市场继续无限制地开放和贸易顺差高涨的综合条件之下,支撑着日本人的超强信心。

日本暴富的疯狂现象,前所未有,不仅海外旅游成风,出资购买也时毫不手软,小至梵高、毕加索一类的艺术品和驰名奢侈品,大至美国的工厂和著名建筑,都成为日本人的购买对象。日本本田车厂自1980年代进入美国市场,在美国俄亥俄州投资建厂,开始了日本资本“购买”美国的过程。松下电器公司买下环球影业,索尼公司花了34亿美元购买哥伦比亚影业公司,三菱公司在泡沫高峰的1989年购买美国纽约洛克菲勒中心。这个日本公司花了8.5亿美元买下该中心的半数股权,之后买下达80%的股权,一共花了14亿美元,比对手三井公司多付了一倍的价钱。由于之后不断大笔赔钱,到了2000年,三菱公司被迫把该中心的股权再出售给美国投资者,包括洛克菲勒家族的人。

当时的美国人对日本人购买美国地标品牌的反应,非常激烈,曾经军事占领过日本的美国,面临着形式多样的“日本入侵”,“珍珠港”变换方式再临。日本地产公司还到澳洲的黄金海岸等地区,大手买地,建造老年公寓,把本国老人移居到那里居住养老送终,形同他们的长久居住地,一度引起澳洲人的猜疑和不满。

美国在长期大力扶植日本之后,再次承受日本反击回潮的后果,甚至一度被压而无措,在美军结束对日本的占领状态仅仅三十年的时间之内,美国就再次面临日本的迎面挑战。相比之下,从美国海军准将佩里打开日本的大门,到1941年日军偷袭珍珠港,间隔了近百年,要长出几倍的时间。这说明美国人自近代以来对日本的认知,免不了一再失误,历来如此,出于自利私心,偏差颇大,反复养虎为患,在同一块石头上摔倒,至今不悟。

日元升值和国内低息这两方面因素的内外夹攻,建立起日本富国富民的光辉国际形象,也吹起了史上至彼时为止的最大的一个泡沫。这一财富速增现象和位居发达国家首列的最佳状态,仅仅维持了五年多的时间,却深重连累了之后几十年的日本人,既被当作日本最好的旧年月而被反复回忆,也难逃一度挥金如土的泡沫所带来的无数遗留问题。三菱公司出巨资购买的美国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不久就成为日本资产泡沫膨胀及砰然破灭的最好象征物。

日本经济高唱入云、资本征服全球之际,也就接近泡沫即破之时。日本人在商业地产上的投机格外严重,令东京黄金地段的地产价格涨到美国纽约的同类地产的几百倍以上。日本国内的地产物业大幅增值,1985年到1989年翻了四倍。股票市场在1985年至1989年间,同样猛窜了三倍,1989年的股票总市值是全球总市值的42%,12月29日的日经平均指数出现史上最高的38915点,股票平均市盈率是250倍,所有这些都呈现出虚假繁荣的迹象。

1989年是在海部俊树首相任内,他接任竹下登,对房地产行业及其泡沫缺乏认识,而日本央行行长三重野康在1989年底上任,对虚假景气和如此庞大的资产泡沫感到担忧,在泡沫膨胀即将崩裂时,匆忙地开始提高官方利率,1990年的基本利率提高到6%,1991年更达到8%以上,致使日本全国多年积累起来的巨大资产泡沫,最终轰然破灭。

日本股市从1980年代的10000点左右,到1989年底爆升到近40000点,接近一年之后的1990年10月跌到了20000点左右,1991夏又跌到15000点以下,一年半的时间内跌去超过60%。到二十一世纪初,日经平均指数继续跌回到10000点,2009至2013年间,多在6000至10000点之间徘徊,同1980年代相比,完成了一个轮回。日本股市经过反复挣扎,在2015年4月底超过20000点,总算回复到1987年底的水平。

在房地产方面,住宅价格至2005年已经连续下跌15年,跌回到原先最高峰值的十分之一,银座地产价格跌到1989年高峰期的1%的水平,15年之后,全国地产平均价格仍然跌去了一半多,若想回归到原先的高水平,显然遥遥无望。这些泡沫资产的急剧贬值,让一度享受格外富裕生活的日本人感到十分失落,许多人承受着负资产,在泡沫增大和高峰期购入的资产,成为他们的负担,也无法轻易出手,需要多年消化,到世道好转才会有些微的希望。

日本巨大经济泡沫破灭之年,具有特殊的历史意义。1989年1月7日,天皇裕仁去世,标志着日本战时和战后时代的结束,也是日本战后经济重建和起飞的标志性人物的离去,日本资产泡沫在这一年底达到历史高峰。继任天皇明仁,年号“平成”,正式继位时为56岁。天皇明仁原本早有登位的机会,在1945年日本战败后的美军占领时期,就有天皇裕仁退位、由时年13岁的明仁皇太子继位的建议,以此方式更为彻底地对日本发动连年对外侵略战争表示谢罪,割断与日本军国主义余孽的联系。但麦克阿瑟为日本军阀和政客以及本国亲日派所惑,错过了这一良好机会,不仅延续日本的天皇体制,而且允许同海外侵略战争直接有关的裕仁留位。皇太子明仁只有一直居于储位,直到1989年。

裕仁亲眼目睹了日本国家恢复生机的全部过程,以及1980年代中日本对美军占领所做的经济形式的报复,死而瞑目。而明仁则运气不佳,承受着日本经济畸形发展和自我膨胀的恶果,在位至今都面对着一个衰退停滞、无法可想的日本危局,多灾多难,“平成”二字对他来说,平凡平庸是客观评价,而欲有所成,则基本上是个奢望。明仁在2016年表示退位之意,除了不满安倍现政权外,也反映了他实在撑不下去的苦楚心态。

到了1990年代,日本国内外的形势发生重大逆转,不仅美国遭遇1987年的金融市场大崩溃,日本也在1991年经济泡沫破裂,两国在经济上都面临着各自的困难,导致双方贸易投资纠纷日益激烈,成为对立局面,不再是之前的纯粹美国保护照顾的双边关系。丧失主要有利条件之后,日本经济模式和政经体制的缺陷明显暴露了出来,尤其是曾经让美国人和西方人格外羡慕的日本国家督导的发展模式,也遭到更多的质疑。

日本经济的高速增长和急速滑落的轨迹,清晰可循,呈抛物线状,1956年到1973年的平均增长率是9.2%,1974年到1990年的平均增长率是3.8%,而1990年到2000年则降到1.3%,在二十一世纪初期,经济表现仍然疲弱。日本经济自1980年至2014年的平均增长率是0.49%,而2009年因受到美国金融危机的影响,在第一季度跌落到历史最低的-4%。在1970年代由石油涨价而来的第一次衰退之后,下一次是1990年代初发生的衰退,之后就没有了第三次,因为第二次的衰退至今仍然在进行时,尚未完结。日本战后经济发展和增长阶段的重要成果,基本上被1990年代之后几十年的衰退停滞所抵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 喵喵星人
当年日本是靠房地产发家致富的和中国现在的情况一样!中国现在的经济就是泡沫经济,坐等它倒闭!
有一点不一样,中国现在是世界工厂,实体经济再怎么下降,总量还是很庞大,尤其是制造业和建筑业相当强大,不是那时候的日本能比的,另外中国人的房产观念几十年内还无法转变,所以中国内部的刚需能兜得住部分泡沫,所以当中国的房产泡沫炸了的时候,中国会有很大损失,但还到不了伤筋动骨的程度,最重要的是中国是主权国家,不是日本那种套了项圈的狗,面对外国的压力中国可以说不,面对“广场协议”之类的玩意,中国可以用铀制原子弹反击,也可以美债原子弹反击,而不会像日本狗那样看主人的脸色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