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特朗普准备接班,围绕对俄战略,北约如何动作,乌克兰危机如何解决,叙利亚反恐是否合作,美军与西方,正在紧急开导下任总统。特朗普若真想北约松散,或让欧盟自建“欧洲军团”,他答应美军就不答应。当然北约不想与俄打仗,美英也不愿见德国成欧洲一统领头羊,那么与俄适度紧张仍为上策,中东更不能让普京顺利得势。

央视最新节目,嘉宾似乎分析周详,实际担心美在欧势力削弱,俄缓过劲来则欧盟“积极意义”萎缩。中东更如此,假如美俄联手反恐,俄罗斯更称心了。这样的公开舆论,未必给西方当高参,却一定刺激北邻:你这嚷“人类经济命运共同体”的紧邻,无非想学宋朝,只是不与霸权联手动刀兵而已。对此,北极熊不会善罢甘休。

公知说美军急了,强调北约不能弱化,新总统须在上任百天内,对俄展开行动,确保欧洲安全。行动未必指进攻俄罗斯,应是强化东欧一线,不让俄威慑北约薄弱区,实现其“破坏欧洲和平”的战略目标,这个口吻,真像成了北约一份子。

美化北约,曾有俄研究所长,称其是保卫欧洲和平“新军事组织”。但苏联解体叶利钦亲美,挡不住北约东扩,肢解南斯拉夫还炸我使馆。这样的冷战产物,居然“新军事组织”?并且北约欧盟双头怪,持续搅乱中东,培养恐怖武装与“温和反对派”,闹到今天是保卫和平?

公知忘乎所以,竟说俄将克里米亚还回去,北约或退一步。也不想基辅暴乱推翻民选政府,新傀儡绝对反俄,连纳粹旗都公开举起!若不收回克里米亚,北约将进驻以封锁黑海至地中海通道,兵锋直抵俄软腹部。

但这种战略前景有人喜欢。几十年媚美教育,公知不学西方好的一切,只想杂交与霸权融为一体。此战略须认可霸权,处处表演谦让。这与俄罗斯有根本区别:普京指出一个国家,自认为天赋神权可以妄为,那这不是多极世界,而是霸权统治。

与柔化宣传不同,俄早展开反新纳粹教育,且针锋相对反恐绝不手软,哪怕西方制裁,也要走绝不妥协之路。特朗普当选之后,还说要与俄合作反恐,令美军与西方恐慌。公知分析特朗普果若此,将扩大俄在中东影响,且俄护住巴沙尔,与西方要求巴沙尔下台水火不容。这种归纳令人震惊,中叙不是好朋友吗?巴沙尔不是民选领袖吗?安理会不是通过决议,叙利亚政治前途,由叙利亚人民选择吗?现似乎认可西方有指定他国领袖的资格,国际太监走到这步,已属自宫自乐。

西方为何要巴沙尔下台?就是表明政治正确。既然一切都是巴沙尔惹祸,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就可洗净,再证明普京犯“战争罪”。叙利亚问题我强调“政治协商”,但安理会西方要求设禁飞区,不让叙俄空军作战,避免所谓人道主义灾难。俄提出阿勒坡停火,恐怖武装要与“温和反对派”作明确区别!毫无疑问俄罗斯对的,而西方让一个主权国家空军,不能在自己领空活动,这是哪门子王法?但两个提案我都弃权。似乎两头不得罪,其实不在乎叙利亚主权了。公知言论,也早不顾叙军合法性,却是与恐怖武装及“温和反对派”并列的一股残余力量。

其实特朗普是否与俄反恐合作,已不太重要。普京稳住巴沙尔,更与伊朗甚至土耳其联手,严防恐怖回窜高加索,如此美俄联手最好,不联手也如此。

西方强化北约倒不是装恐惧。基辅暴乱搞到现在,推进东欧反导,北约东扩持续,普京只有以攻代守,一旦危急或需要,俄军必然主动出击,以有限战争打散北约,迫使欧盟收敛霸权。这个打击目标,最可能的是波兰与德国,美英法不敢出最后核大牌,欧洲就重新洗牌了。

要知没人愿为波兰与德国背书。波兰纳粹情绪最强烈,教唆者就是德国。德国似乎忏悔,却是基辅暴乱策划者,更想做一统欧洲的胜利者。这儿捧默克尔,不料欧盟又对我无缝钢管征收45%的“反倾销税”,对这样的欧盟极尽媚态,真是讽刺之极。

当然,俄在欧洲对峙或动手,以及中东反恐结局,均不直接牵累中国.但以后俄对华战略必作调整,表面不得罪,宁可日韩得利,也要压我伸缩空间。一句话,你想弱邻,邻家必这般回礼。

回顾历史,沙俄后期扶大清挡英国,苏联助民国防日本,新中国援华更是强化靠垫,为远东提供战略缓冲。靠垫或成爆炸品风险,那么记住斯大林切割外蒙的坚决,即提防蒋介石而重起一块新靠垫。

当“韬光养晦”都忘记,熬不住伶牙利齿,巴不得特朗普上台快收拾俄罗斯,大概有利中华崛起,则中俄没唇亡齿寒,而是以邻为壑等不及。内心战略轻易暴露,公知就敢这般癲狂。

2016年11月15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