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对美本土放气球炸弹,因美消息封锁,不知效果放弃

日对美本土放气球炸弹,因美消息封锁,不知效果放弃

氣象專家出怪招 全國上下造氣球

史海回眸:日本數萬氣球“飄炸”美國

從1944年11月到1945年3月,1萬多個氣球將4.5萬個炸彈和燃燒彈飄送到美國,引起森林大火,造成人員傷亡

日对美本土放气球炸弹,因美消息封锁,不知效果放弃

“飄炸”行動的指揮者梅津美治郎

“飄炸計划”的形成

1942年,一個名叫荒川秀俊的氣象專家向日本軍部呈上一份建議書和一張氣球炸彈的設計圖。他在建議書中說,在長期研究中,他發現,在北太平洋中緯度地帶1萬米左右的高空存在一個由西向東強大而恆定的大氣環流層,風速約為300公里□小時。日本和美國處在相同的緯度上,如果從處于上風位置的日本釋放若干個氣球,懸挂一些炸彈,不出意外的話,氣球炸彈便可以順風飄到美國,實現轟炸美國本土的計划。

當時日軍在偷襲珍珠港以后又忙著侵占東南亞和南洋諸島,所以沒有考慮這一計划。

自1942年8月美國及其盟國在所羅門群島發動反攻以來,日軍接連敗北。至1944年8月,日軍占領的馬紹爾、加羅林、馬里亞納群島及塞班島、關島相繼落入盟軍手中。日本的外圍防衛圈被突破,日本本土隨時都有遭受襲擊的危險。日本天皇驚慌之中撤了東條英機的首相職務,以小礬國昭取而代之。

為擺脫軍事上接連失利的陰影,小礬國昭苦苦尋找擺脫困境的辦法。此時,荒川再次上書,他的建議立刻引起了小礬國昭的注意,他當即批示:立即派專人研究計划的可行性,此任務交由大本營的官員草場負責。

為了讓這些氣球准確地飛到美國本土,并在降到地面時爆炸,荒川又想出了一個控制氣球炸彈運行的方法───采用計時器和沙袋。

按照設計要求,氣球炸彈在日本點火升空后,必須達到并保持在10058米的高度,因為只有在這個高度上,才有一股比較穩定的西風氣流。為此,荒川在每個氣球的吊籃里裝上30個2─7公斤的沙袋,當氣球低于10058米時,由于大氣壓力的作用,固定沙袋的螺栓自動解脫,沙袋依次脫落,重量減輕,氣球升高。而當飛行高度高于10058米時,氣球氣囊的一個閥門則會自動打開,排出部分氫氣,氣球體積變小,浮力減小,高度就降低。這樣便可大致控制氣球在大氣環流層中處于合理的高度。同時,他們還在氣球上安裝計時器,一旦氣球進入恆定氣流,計時即開始。按照荒川秀俊的計算,如果氣球炸彈平均以193公里□小時的速度飛行的話,48小時后就可抵達美國西北部華盛頓州、俄勒岡州和蒙大拿州上空。如果想讓氣球再進一步深入美國本土,可以調整計時器以達到目的。當氣球到達美國后,因為計時器的作用,氫氣慢慢排出,氣球浮力逐漸減小,氣球炸彈便會逐個落地爆炸。荒川秀俊“氣球炸彈”的可行性論証很快就被火燒眉毛的日本當局采納。

白色氣球放飛美國

為了制造這種前所未有的秘密武器,日本當局几乎動用了全國的人力、物力。熱氫氣球體積龐大,直徑為十多米甚至數十米,一般的場所根本無法容納。軍方一聲令下,日本的大部分電影院被拆去座位,成為臨時的氣球制造車間﹔一些大型相扑館也被用來制造氣球或儲存原料。由于成年男子大都去當兵了,婦女和孩子們就成了組裝氣球的“主力軍”,其中既有專門制作燈籠的裱糊匠,也有中小學生、女職員、家庭主婦等,甚至連藝妓也放棄了專業加入到制作氣球炸彈的隊伍中。

熱氫氣球的主體是用紙糊起來的。這是一種經過特殊處理的紙,在生產過程中必須用大量成熟的辣椒根進行長時間浸泡,使強度提高,日本人稱之為“糯米紙”。“糯米紙”的大量需求,使得全日本的辣椒根都被作為軍用物資征用。一時間,辣椒根成為日本國內最緊俏的物品之一,同時日本全國還掀起一場大規模的辣椒種植熱潮。

1944年9月25日,日本大本營下令組建施放氣球的特種聯隊,由參謀總長梅津美治郎大將直接指揮。主力聯隊部署在大津、勿來附近﹔其他聯隊部署在一宮、岩沼、茂原、古間木等太平洋沿岸地區。10月25日,梅津美治郎向氣球炸彈聯隊下達了攻擊命令。攻擊時間從1944年11月1日到1945年3月。投下的爆炸物是炸彈與燃燒彈,其中有15公斤重的炸彈7500個、5公斤的燃燒彈3萬個、12公斤的燃燒彈7500個。施放帶炸彈的氣球總數達1萬多個。日本軍方把這種特殊攻擊稱作“富號試驗”,全部行動都在黎明、黃昏或夜間進行,以免被美國的高空偵察機發現。

氣球放飛以后,日本人天天都在關注報紙上和收音機里的新聞,等待從大洋彼岸傳來捷報。

“白色魔鬼”引起美國恐慌

從11月份開始,美國西部地區防衛司令部的威廉波准將就被連續不斷的森林大火鬧得狼狽不堪。瀕臨太平洋的美國西部,是內華達山脈和落基山脈相夾的廣闊山區,生長著茂密的森林。往年也有林火,但多發生在干旱的春季。這一年卻反常,在寒冷多雪的冬天,也火警不斷。消防隊疲于奔命,駐軍也被集中起來滅火。威廉波是防衛參謀長,那陣子卻成了地地道道的救火司令。

有人說,起火時還聽到了爆炸聲,但國民警衛隊從未抓獲過一個陰謀破壞者﹔還有人說火是天外來客放的,但查無實據。威廉波組織了消防專家、氣象專家和聯邦調查局的人員會商,仍然弄不清原因。

1944年11月4日的美國《舊金山晚報》報道,俄勒岡州的一個山區小學組織學生旅游,發現了樹梢上挂著的氣球,孩子們出于好奇,拉動牽引繩,炸彈爆炸,5名小學生和1名女教師身亡。

12月的一天,一艘海岸警衛隊的近海巡邏艇在加利福尼亞海域執勤時,發現一個白色漂浮物。打撈上來一看,原來是一種氫氣球的殘片,用精制羊皮紙再涂上植物性膠制成。殘片上遺留的文字表明,它來自日本。隨后,美國軍方又在西部各地發現眾多的攜帶炸彈的氣球。于是關于“白色魔鬼”的消息不脛而走。

美國當局誤以為這是秘密潛入美國本土的日本間諜所為,于是出動了大批人員連續几天進行拉網式搜捕,可是連日本人的影子也沒找到。無奈之下,當局只好派出一批特工人員24小時留在時常發生大火的森林中“守株待兔”。經過嚴密監視,特工人員發現導致森林大火的“元凶”是一種從日本方向飄來的“空中怪物”,它們到達森林上空后會自動拋下一個炸彈,引發大火。

發現氣球炸彈和造成傷亡的消息一個接一個,西部的居民似乎面臨世界末日,惶惶不可終日。一些人行路坐車,總不忘朝天張望,誤把一只鳥、一架飛機也當作“白色魔鬼”。威廉波也憂心忡忡,他擔心日本在氣球上吊裝細菌彈和化學彈。因為有傳聞說,日本人在中國的東北試驗細菌武器。

沒過几天,大量“白色魔鬼”出現在華盛頓州、俄勒岡州和蒙大拿州等地區上空,投下的炸彈導致較多人員傷亡。為此,當局采取了一切可能的措施,空軍出動大批戰斗機進行攔截,但收效甚微,因為與飛機不同的是,“白色魔鬼”飛行時沒有任何聲音,而且出現的時間也毫無規律。

史無前例的新聞管制

美國西部居民在這種恐怖的氣氛中艱難地熬過了一段時間,他們寄希望于美國軍隊能有效地打擊日本的“飄炸”行動。美國人也想使用氣球炸彈攻擊日本,但他們發現,由于高空總是刮西風,這些氣球只能越過大西洋,飄到英國領土上空。

1944年底,美國開始啟用馬里亞納基地,日本列島進入了美國遠程轟炸機的作戰范圍,被氣球炸彈困擾的美國人開始尋求反擊。

在反擊過程中,一個很重要的任務是要找到日本的氣球制造廠和施放基地。偌大的日本,到哪兒去找呢?被美國查獲的氣球炸彈越來越多,保持平衡用的沙袋中的沙子引起了威廉波和研究人員的注意。沙子的顏色、質地多不相同,表明采自不同的地域。威廉波請來了對日本地形、地質頗有研究的專家學者,斷定沙子取自九州、四國和本州的5處海濱。在此后的航空偵察照片上,發現在這些地方有白色的圓形物體。太平洋艦隊的空軍隨即進行了大規模的轟炸,摧毀了許多施放氣球炸彈的基地。但是,日本的氣球炸彈作戰并未停止,草場和荒川分散了制造點,作戰的基地也從空曠的海濱轉移到隱蔽的山區。施放的氣球雖然受到環境的影響而有所減少,但每月仍達1500個左右。

在對氣球炸彈的調查中,美國軍方意外地發現,日本軍部一直在搜集有關氣球炸彈攻擊美國的消息,以確定轟炸產生的效果,從而進一步制定轟炸美國的計划。日方獲得信息的渠道就是高度公開和發達的美國媒體報道。這使美國軍方意識到,美國的媒體無形之中成了日本的“間諜”,因此,必須立即停止這些報道。

為此,威廉波立即向國會提出申請,禁止全美一切新聞媒體發布有關氣球炸彈的消息,無論是炸彈爆炸造成的傷亡損失,還是查獲炸彈的報道,都在禁止之列。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使日本人無法了解攻擊的結果,動搖他們堅持氣球炸彈作戰的信心。

國會經過慎重考慮之后,隨即向全美各大媒體秘密發出指令,禁止報道有關氣球炸彈的消息。這樣,就開創了美國歷史上史無前例的新聞管制。當美國秘密采取新聞管制時,日本情報部門還蒙在鼓里。從1944年11月初,草場等人從氣球放飛一開始就著手收集美國新聞媒體的反應。《舊金山晚報》的報道使他們欣喜若狂。大本營也對荒川、草場的“赫赫戰功”給予表彰。美國報紙一篇篇有關“白色魔鬼”的報道使日本人對氣球炸彈計划充滿了信心。

然而,自1945年初,美國方面有關“白色魔鬼”的消息突然全無,草場、荒川陷入困惑之中,但已有的慣性驅使他們把作戰繼續下去。

為弄清氣球是否到達美國,草場挑出每組氣球中的一個,安裝上無線電。無奈由于日本無線電技朮落后,氣球飄飛兩天后就失去了回音信號。

隨即他們又想依靠美國西部的日僑探聽消息,但太平洋戰爭爆發后,美國出于對日本偷襲珍珠港的憤恨,在美的日僑都被視為有間諜嫌疑,遭到傳訊和拘禁,與日本國內的聯系全部中斷。

時間一天天過去,什么消息都沒有,日本人急了,放飛氣球炸彈的數量也開始減少。一個月、兩個月過去了,無論是收音機里還是報紙上,都沒有關于氣球炸彈在美國本土爆炸的消息,似乎美國人連氣球炸彈的影子都沒有看到。草場、荒川的自信心越來越不足,軍界也時有責難聲。很多人開始對這個計划喪失信心,后來就干脆不再放飛氣球炸彈了。直到戰爭結束時,日本人仍然不知道他們的秘密武器到底威力如何,大量未放飛的氣球靜靜地躺在電影院和相扑館里。

1946年東京審判開始后,威廉波作為審判荒川秀俊的証人,來到東京。他從荒川的供詞中得知,日軍大本營1945年4月末下達了停止氣球轟炸作戰的命令。日本軍方的判斷是:氣球炸彈未收到明顯的效果,軍部甚至懷疑有沒有氣球炸彈飛到美國。他們推斷,倘若美國人受到打擊,在一個崇尚新聞自由的國家,怎么能在這么長的時間里保持沉默呢?再繼續下去,只能對已經極端緊張的戰爭資源造成巨大的浪費。是不是由於美日相距太远,这些气球在到达美国本土之前,就纷纷堕入太平洋里呢?

氣象專家被判7年監禁

1946年,在遠東國際軍事法庭上,荒川秀俊作為戰爭罪犯接受了審判。荒川極力狡辯說,自己不是軍人,而是搞氣象的,從沒有應征服過役。但法官給予了他有力的駁斥:荒川秀俊雖然沒有入伍,但他被日本海軍雇用,以一種特殊形式參戰,他所起到的破壞作用,遠勝過一支凶悍的部隊,他的罪行是不能饒恕的。法庭最后的判決是:“鑒于荒川秀俊的罪惡,茲判定荒川7年監禁。”▲

《環球時報》 (2002年01月10日第八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