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川普时代,在喧哗中重建我们的心智

文:雾满拦江

(01)

这几天,不断有朋友在问:雾老稀,对川普当选,你怎么看?

我回答说:我站着看。

坐着看也可以。

趴着看,可能更舒服些。

——这个回答,不是说我不关注这事。而是说这个问题是错误的。

——我们需要问对问题,才有可能找到答案。

(02)

川普这个人,是只多栖动物。

政治家不过是他的雏鸟试水,此前是个成功的商业家。

同时是个高产作家。

他有写小说《米国,值得俺们拥有》……听名字就感觉味道不对,辣眼睛。但他前后出版了16本书,其中有一本,几曾大红大紫。

《做生意的艺术》!

书名很LOW,书中有段故事,有助于我们思考。

故事开始之前,川普先警告读者:晓得咯,你在做的事儿,多半会失败的。

——越是有希望,越是有前景,越是值得你付出,越是有成功可能,失败的概率就越大。

……为啥呢?

不为啥,大概或许可能,成功本是偶然事件,失败实属人生必然。但人生的意义与乐趣,正在于不确定的翻覆世事中捕捉变幻莫测的机会点,这事儿充满了刺激,让人热血澎湃激情飞扬动感无限如醉如痴。

所以呢,川普傲骄的说:咱哥们儿做事儿,跟你们这些吃瓜群众,是有区别滴。

吃瓜群众做事,是奔着成功去,以为天生我材必有用,好运为我从天落——等到发现事情不是这样,吃瓜群众就崩溃了。微信搜索:大国博弈(排名第一

而川普是奔着失败去——原话是:对于每一单生意,我都有至少六个应变方案。原有的计划可能会落空,但赚到盆满钵满的目标,不能失败。

(03)

川普讲述说,他毕业于沃顿商学院。毕业后嫌父亲的生意太LOW,意气风发奔赴曼哈顿,投身到地产行业捞取厚利。

抵达曼哈顿,选择目标。

政府正在承招承建人,开展民用中档楼房建设,这个项目最适合如川普这类,有点钱但不够多的人。

于是川普积极投标。

拿下一个小项目。

政府提供的资金到位,准备营建吧——且慢,忘了川普怎么说的了吗?

这个项目,会失败滴。

……失败?那咋个整涅?就这么点钱,已经全投在项目里了……

投入到项目中也没关系,启动第二行动预案。

果不其然,项目开工没多久,政府的财政就有点支拙了。脸皮往下一撕,果断赖帐。

众多承建商顿时资金干涸,叫天叫不应,叫地不地不灵。只有川普微笑如故,曰:咱的第二预案,顺利推行中。

——这个第二预案,就是他天天去找政府,不停的劝说:知道不?你们政府现在急需一座会议中心,真的太急需了,急需到了你们已经忍无可忍的地步。看你们急成这样,我心疼啊,谁叫咱是热爱公益的好市民呢?这样吧,我手里有块地,舍不得出让啊,但为了你们,我豁出去了我,我不过了我,我忍痛割爱了我,我把这块地让给你们,价钱好商量。

川普说:在我的大力忽悠之下,政府犯了迷糊,以为自己真的需要一个会议中心,把我手中的烂盘子,接过去了。

——很完美的运作,但在当时,引起了那些因为项目失败而倾家荡产者的不忿。

(04)

那些失败者愤愤的说:川普有啥了不起的?他就是运气好,如果我有这好运气,早就发大了。

川普提醒对方:持续的好运,是一种能力。你看到的是运气,我看到的是努力。

对方:少来,如果政府不建会议中心,不接你的盘子,你会死得比我们更难看。

川普哈哈大笑:差矣,你差矣,将烂盘抛给政府,只是我的第二预案哦。

我还有第三预案、第四预案、第五预案……乃至第六预案!

——也就是说,在川普执行第二预案时,第三第四预案也已经进入运行中,他同时向什么银行业了、体育中心什么的,摆下迷魂大阵,忽悠对方接盘。

这就是川普的风格。

不据泥,不固执,不设限,不自设羁拌。

(05)

川普当选,看似偶然,实际上早有预演。

时间大概是1982年,当时纽约市政维修一个公共滑冰场,维修了两年,仍然不见完工迹象。微信搜索:大国博弈(排名第一

于是川普电话给场馆负责人,要求由他来承建——他知道对方会拒绝的,而川普要的就是这个拒绝。

再过五年,川普再次启动该项目,写信给纽约市长,要求自己出资承建滑冰场,代价是滑冰场租给他运营。

川普再次等到了他期望的拒绝。

但接下来,怪事发生了——市长竟然在报纸上写文章,羞辱川普。

市长为什么要公开写文章呢?

这不等于是挑起纷争,让与项目无关的川普,被公众视为项目的一部分,让其获利吗?

不管怎么说,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市长将事情公开化,引发当地争议。对市政缺乏好感的人,当然都会支持川普,这等于是把项目拱手相让。

就如这一次大选。

重复一次,就如这一次大选。

(06)

20多年前智夺滑冰场,与这次大选,两次事件展现了运筹高手对群体博弈规则的娴熟运用。

但我们仍然疏失了最重要的观察:

——两名候选人的年龄。

希拉里今年70,川普比她还大一岁。

票选式政治,是年轻选手的游戏,这不唯是公众对于形象魅力的蠢萌认知,而且竞选本身是个体力活,见人就握手,上车就睡觉,逮空儿就撒尿——可这次竞争两家,同时推出高龄选手,这是为什么涅?

难道两家里的年轻选手,都死光了不成?

(07)

带着对川普及希拉里年龄的疑惑,再了解川普娴熟的博弈智慧,我们好象看到了点什么。

看到了什么呢?

——我们以为自己看到了这个世界。其实并没有。

我们只是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看到了自己思维中固有的。

这正如面对一个小小的商业项目,川普能够看到六种变局六种可能,而许多人只看到自己的愿望。

——我们总以为自己是对的,但实际上,对错只是孩子成长时的浅陋认知,更多问题是无关对错的。于无对错处分是非,于无善恶处厘黑白,会让我们越看越愤怒,越想越糊涂。

(08)

川普获胜后,引发了许多高层知识分子的担忧,开始反思他们的认知中,是不是疏略了什么。而另外一些人则纵情狂呼,称之为庶民的胜利。

来自于加拿大的公号木三,发贴《川普当选第三天,我才开始感到极度恐慌》,文中列举了川普获胜后所出现的诸多种族歧视现象。佛罗里达学校的饮水被贴上白人专用与有色人种可用的区别标签,宾州的约克,有色人种的孩子因为威胁与暴力,被迫逃离学校。加州酒吧,一名亚裔遭白人围攻,对方高喊:中国佬滚出这个国家,纯粹的美国要回来了。文章说:那些被政治压抑的声音,开始用最明目张胆的方式爆发。并担心做为总统的人格影响,会激发美国人心中的恶。

另有公号反唇相讥,上了黑人围殴白人的图片,大意是:底层白人的苦,你不懂。

川普当选事件,是只空瓶子,关注者各灌所需,灌进来许多怪奇的东西。

——有观点说,川普为穷人说话。拜托,任何人也不需要别人替自己说话,再穷的人,脑壳还是明醒的。有些人投川普,只是因为隔壁老王投了希拉里。更多的人则是估摸着在你干的事情中,可能会有我的一杯羹,那我就支持你。

——有公号近距离观察,列举美国大卡车司机,本来是幸福的赚老鼻子钱了,可是中国移民涌入,拼低价破底线,大卡车司机悲愤改行。意思是说川普之所以当选,是因为宽松的移民政策,导致原住民底层受损。这个观察乍看起来有道理,但川普看了会笑破肚皮的——移民涌入,提供廉价而优质的服务,获益者不仍然是美国原住民吗?难道这些人也对自己享受到的廉价优质服务不满?

总之吧,对此事件的任何评述,都会引来相反观点的抨击。

或许是因为,这并不是一个低端的对错问题。

而是一个无关对错的、两难选择。

(09)

婴儿时代,我们对这个世界,是懵懂的。

幼年时家长给我们立规矩,知对错。少年时学校教我们明是非,辨黑白。青年时期痴迷动作或暴力片,要看正义战胜邪恶。

等到进入社会,才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头。

社会问题,能够用是非说清楚的,很少很少。

许多问题是混沌的、两难的、资源短缺式的,甚至是个性偏好的。

——成熟思维训练,最经典的一道题是:你负责投资一个社区的公共建设,现在有一笔钱,只够建一个养老院,或是建一个幼儿园。社区的老人与婴孩数目相当,中年人衰老的与新出生婴儿数量也相当,养老院与幼儿园,二者只能选一,你决定建哪个?

这道题,可以精确的诠释此次米国大选。

希拉里是幼儿园派,而川普是养老院派。

——这就是两家不约而同推出高龄候选人的原因。如今世界与米国,所面对的问题就如幼儿园与养老院的选择这么简单。正因为简单,所以才会难到要死,鲁莽的年轻人根本玩不来。

这世界和美国所面对的问题,就是自由主义的包容、与成长中的人性晦涩,二者不可化解的矛盾。

再说清楚点,就是借科技之势获得财富优势的精英层,面对缺乏优质教育资源者的降维竞争要求,不知所措。微信搜索:大国博弈(排名第一

(10)

川普获胜,知识精英哭成泪人:自由主义终结了吗?

加拿大的公号木三,忧心忡忡的发问:如果只是东风和西风不断的相互抗争相互压制,这个世界永远都不会好。对于这个不仅仅只关乎美国的问题,会有解吗?

——对于这个问题,日本有部怪奇电影,热血高校,给出了个常态回答。

这部影片超级……不正经,演一所铃兰中学,学生不学习只打架,为黑社会培养了大批合格人材。但此前从未有人称霸铃兰,影片主人公视此为人生目标,在一场群殴胜出后,挑战最后的对手。

但对手说:

没有人能够称霸这个世界,新的对手不断的出现,在你一个个的将对手撂倒之时,不知不觉的,你发现你已经老了,退出比赛,退出这个世界了。

——把此言送给所有的朋友。

无论川普是被精英裹胁接受自由主义,还是自行其是把美国带入不堪或黑暗。

太阳照常升起。

而他已经71了,这世界终将不再属于他。

人性恒久不变,行千年,积万载,人类总是在两难处境中如履薄冰,纵然是雄心消退,颓废时代降临。但希望之光,永远照亮我们的行程。而我们最需要牢记的,莫过于善未易明,理未易察。任何时候当我们认为自己绝对正确时,那多半是错了。

微信搜索:大国博弈(排名第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