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特朗普的当选,还不好说是谁的胜利,可能四年后八年后我们会意识到,谁也没有胜利,但现在可以确定地说的是,这是装逼犯们的失败。

特朗普当选后,我零星地看到一些分析,说这是美国底层的胜利或者草根的胜利。这让人惊讶。因为,特朗普代表不了底层,他是房地产大亨,他爸爸就是有钱人,他的孩子们也是有钱人。当大家惊叹于他那一家子人的颜值水平的时候,正是对他的超级精英身份的认证,有钱人才有机会跟顶级美女生孩子,一步一步优化基因,美女是最昂贵的奢侈品,不是吗?

有钱人也不一定跟底层隔绝,中国近代史上就出现过出身富裕之家但毁家投身革命的志士。可是,特朗普是这种人吗?不是,听听他的政策主张,最重要的就是大幅给富人减税、给大企业减税、放松管制,这是典型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比希拉里和民主党人更甚,这种政策是不可能对底层有利的。他说要把美国流失的工作机会夺回来,翻译成马克思主义的话语,无非是要给美国工人多争取一些被剥削的机会。这有什么新鲜的呢?远点,少奇同志说过,近点,周立波也说过。

另外,特朗普现在还没接班,当上总统之后,是否能兑现承诺,又是另一回事。八年前,奥巴马说得是多么好听啊,改变、希望,两届干下来兑现了多少呢?连关塔那摩都还没有关闭!

比方说,“感动中国”把任大炮志强君列为候选人,并采取超女那种短信投票的方式选,任大炮因为“敢说真话”,吸引了下岗工人和农民工的大量投票,高票获选,这就是草根的胜利了吗?显然,这是扯淡。

我的老朋友郭松民的分析特朗普当选的文章,结尾处竟然跳到“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上面去了,这是一百零八杆子也打不着的事儿啊,这跨越太大了,搞不好非常容易扯着蛋的。回头我得打电话慰问他一下,看他身体是否还安好。

我在美国大选前几天写的那篇带有戏谑的文章里(点击阅读《美帝气数将尽了吗?》)说过,特朗普和希拉里的“不支持率”都很高,超过半数,选择支持其中一个,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实在受不了另一个,美国人只能在一个真小人和一个伪君子之间做出抉择。

特朗普赢了,不是谁的胜利,只是伪君子的失败,经过多年的压抑,美国一部分老百姓终于受不了装逼犯了,终于“造反”了。

装逼犯就是希拉里,和她所代表的一个庞大的跨国性的团伙。如果装逼真的是犯罪,希拉里应该被判处车裂、凌迟一类的极刑,在废除了死刑的国家,也应该判一百零八个终身监禁。

装逼犯希拉里讨厌在什么地方,其实看看国内的公知就知道了。公知在中国已经沦为落水狗,说明中国人民觉醒是最早的。现在,希拉里们招摇撞骗厚颜无耻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怎么界定装逼犯?他们可恶在什么地方?装逼犯作为一个犯罪集团,当然是形形色色的,但把他们粘合在一起的,是所谓的普世主义价值体系,这个团伙可以简单地界定为,一群开口闭口普世价值的货。安倍在对特朗普当选发表谈话的时候,就说,是普世价值观把日美连接在一起云云。对,就是这种货。公知是这个犯罪团伙在中国的分支,也是这个犯罪团伙最早遭遇失败的一支。

关于装逼犯们行骗的那一套,我一本正经地写过文章进行了分析,拆解了其秉持的理论体系的内在矛盾,其主张和实际行径之间的巨大裂痕,指出所谓普世价值只是强权的遮羞布,是强盗和骗子的语言把戏。(参阅《普世主义:强权的说辞》、《公知与伪士》等文)

但正式的分析文章毕竟不过瘾,不方便以最直白的方式把核心问题托出来。这里,我要做的就是这个补充。

以公知(大家比较熟悉他们)为代表的装逼犯罪集团之恶,首在其心,在其诛他人之心之心。他们不但杀人,还要杀灭他人的意志,这就比杀人罪加一等了。还是老话说得好,这帮孙子,既当婊子,又要立牌坊。

再打比方,人的世界在某种程度上跟动物世界有相似之处,弱肉强食的一面恐怕难以尽除。狮子要吃羚羊,直接捕杀,吞食,是一种;狮群征服羚羊群体,以普世价值给羚羊群体洗脑,让羚羊信上帝信命运,以供狮子吃为最大的天职和幸福,不但不逃走还要乖乖地送上门去被吃,是另一种。前一种是杀人,后一种是杀人诛心。以希拉里为首包括中国公知在内的那个庞大的全球化的精英集团,干的就是后一种事,他们的恶,超乎极限。

我在分析过他们的理论话语的内在矛盾,揭示其虚伪之后,一再说,这帮家伙是坏人,这里,我还要补充一点看法,他们还是心理疾病患者。理由很简单,这帮装逼犯一定是把自己当成某种与上帝一类的东西类同的东西了,只有基于这种幻觉,他们才可能以那种我们看到的大言不惭的方式主张自己的一己私利,而且每当其坑蒙拐骗的目的不能轻易达到时,就指责那些不肯被忽悠的人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骗你,坑你,蒙你,害你,都是你的荣幸,反抗就是不知好歹,这不正式上帝的逻辑吗?人怎么可以这样呢,不是病是什么呢?[这种病的典型标本是方舟子,请参阅《24k的邪恶——谈谈方舟子》。]

美国喜欢推销民主,民主固然有它好的一面,但真正坚持民主立场、尊重人民主权和选票的人,至少要尊重民主选举的结果吧。可是,不,装逼犯们推销民主,是要预设民主的结果的,只有达成他们想要的结果的民主才是民主,否则就不是,就耍赖。早在多年前,美国就把民主输送到巴勒斯坦了,让悲惨的巴勒斯坦人享有了选票,结果巴勒斯坦人把哈马斯选上去了,美国人又不认账了。普京是俄罗斯人拿选票选出来的,因为普京对西方强硬,所以普京是个独裁者。颜色革命也是这套逻辑,选举的结果不合其意,就是舞弊,就要推翻。

美国各大媒体基本都是希拉里的同伙,希拉里有那么严重的犯罪嫌疑,置之不顾,却揪着特朗普的几句黄腔不放,实在是太无耻了。特朗普说的那些话算啥啊,随便哪一间大学宿舍的卧谈会都比那厉害。谁心里没杆秤呢?

希拉里输了,希拉里的支持者们不干了,示威游行,发展到暴乱,打砸抢烧,抓住投票给特朗普的人就往死里打。那些冠冕堂皇的大话哪去了?国内的公知和女权婊也是如丧考批,大概是心疼已经遥遥在望的狗粮打了水漂吧。方舟子和一个叫饶毅的科学家公开宣布和支持特朗普的人绝交了。这难道不是病吗?是,而且是重病,是邪教了。

我们有著名的伪君子和真小人之辩,到底哪个好。一种观点是,伪君子好一些,他至少表明上尊重公认的道德规范,装着装着说不定就成真了,真小人则不受任何内心的约束,没救了。岳不群是伪君子,与此同时,我也把希拉里称为伪君子,其实还需要对伪君子进行区分,希拉里和岳不群大不一样。岳不群假装遵守的是传统的外在于他自身的价值准则,这种的道德是可以对他产生一定的约束力的;希拉里之流却自己设定准则,即所谓的政治正确,这帮伪上帝们先给人类社会订立规则,自己再假装遵守。所以,希拉里们不是一般的伪君子,是比岳不群烂一百零八倍的超级伪君子。

这群装逼犯们可能太过自信于他们在价值“创世”方面的神通了,搞出太多极其离谱的政治正确标准。装逼被雷劈,人间有因果,做的太过分了,就要撞南墙。比如,希拉里们大树特树的一个政治正确准则是LGBT权利(这玩意儿跟女权主义是一体的),其实,除了被这帮邪教分子加装逼犯罪团伙洗脑成功的少部分人,大部分人是没法接受这东西的。如果有些人天生是同性恋,那就同性恋吧,社会也不必要歧视和迫害他们,这就可以了,可是,他们还不满意,还作,还特么上街游行,还要把这东西弄成时尚弄成文化。这就太过分了。作大了,迟早会作死的。

少部分人被这个洗脑了,大部分人表面上支持这些东西,无非是摄于淫威,不敢公开反对就是了。试想,那些有孩子的人,哪个希望自己的儿子变得男不男女不女,哪个希望自己的女儿跟人乱搞、动不动就脱光了满街跑?将心比心,一想便知。

装逼犯们犯的罪不至这几条,多了去了,罄竹难书。很多美国人表面上不敢说,但把票投给了不鸟这一套的特朗普,他敢说啊,听着痛快啊,特朗普能干成什么样并不知道,但那些装逼犯们太让人反胃了,不能再让他们表演下去了。

于是,特朗普赢了。特朗普的当选,还不好说是谁的胜利,可能四年后八年后我们会意识到,谁也没有胜利,但现在可以确定地说的是,这是装逼犯们的失败。好,败得好,我们应该欢迎他们的失败。

据说,结果出来后,希拉里失控了,当晚都没能发表败选演说,拖到了第二天。在她的败选演说中,她说,她没能打破属于女性的玻璃天花板,但未来会有其他女性打破。说得好像她失败是因为她女性的身份,当时我就发了条微博,说这个货没救了。

果不其然,在特朗普去白宫拜会奥巴马的同时,一个美国妇女爆出一条微博,说是在林间散步偶遇希拉里了,还发了合影,俩人都微笑着。没多久就被人扒出来了,这个女人是希拉里的老相识,是个富家千金。

都这时候,还在装逼,没救了,装逼癌晚期。早死早超生吧。

再说一遍,我认为,特朗普的当选不是任何人的胜利,却是世界从装逼犯罪团伙的邪恶掌控下摆脱出来的重要一步,这么看,也算是一点胜利。但一切刚刚开始,路还长。

这对中国是巨大的机会,愿中国人能抓住。愿天佑我中华!

ps. 各位读者朋友,尤其是新读者朋友们,希望你们能抽空看看文中链接的严肃分析普世主义和公知的文章,对这些人多些了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