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特朗普当选美国新一届总统,引发了舆论对美国外交政策走向的种种猜测。最明显也是最直接的变化要属现任总统奥巴马力推的“TPP”了。据美国合众社11日报道,一份长达21页的特朗普过渡团队内部文件显示,特朗普政府将在上任100天内放弃TPP。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即将成为参院民主党领袖的舒默10日对美国工会领导层表示,TPP不会被国会批准,“该协议已死”。美国参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也在记者会上表示,已确定“TPP协议年内不会提交国会”。麦康奈尔还表示说,任何有关TPP以及其他贸易协议的决定“都将由特朗普来做出”。即便是支持“TPP”的众院议长瑞安也表态称,众议院也不会就“TPP” 的现在版本是否批准进行表决。这意味着,“TPP”在奥巴马离任之前通过的可能性没有了,在奥巴马离任后也不会有了,“TPP”等不到寿终正寝就胎死腹中了!就像《纽约杂志》所称,特朗普意外当选是“给TPP棺材钉上最后一颗钉子”。

2015年10月,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墨西哥、越南、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12个国家经过5年多的谈判,就TPP达成一致,并在今年2月正式签署协定文本。“TPP”是全球性的贸易协定,是奥巴马第二任期的头号议程,也是他“重返亚太”战略的一部分,目的是强化与盟友的关系,同时制衡崛起的中国,地缘政治意义明显。通俗地说,美国通过“TPP”另开一个将中国排除在外的场馆。玩不过你,就不跟你玩了。美国将环太平洋主要国家召集麾下,形成一个贸易同盟,逐渐将中国边缘化。因此“TPP”被舆论认为是美国经济上重返亚太,遏制中国的一个重要手段。

当最后一个钉子钉在“TPP”棺材上时,最伤心的恐怕是美国在亚太的亲密“盟友”。新加坡副总理上月表示,如果TPP协议最终失败,美国在亚洲的地位将受到“重大挫折”。新加坡是“TPP”的四个发起国之一,没有新加坡带头引路,“TPP”协定就没有诞生的可能。为推动美国国会批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多次在不同场合喊话,督促美国尽快通过和实施TPP,并称如果美国不通过TPP协议,美国在亚洲的权威将严重受损。但特朗普并不领情,相反,在此前佛罗里达州的竞选集会上,特朗普指出美国正在经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工作掠夺,并将矛头指向新加坡。在特朗普看来,新加坡在自由贸易政策中的获益,正是以美国人民失业为代价的。

近年来,新加坡经济呈现断崖式下滑,GDP总值环比暴跌4.1%,成为2012年以来表现最差的一次。特朗普上台后,对新加坡的外交与贸易政策可能做出更加不利于新加坡的调整。善于利用大国关系搞平衡的新加坡未来趋势恐怕更加糟糕,新加坡与美国的关系也将面临更大的压力。舆论认为,一直以来,新加坡表面上在中美之间走钢丝、玩平衡,而事实上却始终站在美国一边。如果新加坡继续抱残守缺,在错误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新加坡经济的寒冬恐将更深。

还有一个对“TPP”死亡感到焦虑的国家就是日本了。好玩的是,日本这根死脑筋竟然到了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地步。日本众议院10日强行通过了“TPP”批准案等相关法案,参议院在11日也正式审议上述议案。日本各界对安倍此举纷纷表达了批判之声。参议院国会对策委员长浜口表示,“特朗普胜利使TPP的环境发生激变,在不会生效可能性极大的情况下,只有日本不进行任何修正地强行推进,让人完全不能理解。” 《东京新闻》11日评论称:“在众议院不深加讨论,美国也没有批准可能的情况下,日本政府却决定发车了。”安倍的想法可能是以日本国会的通过,给美国起到示范或者施加影响的作用。连起码的主仆关系都没弄清,安倍注定要在“TPP”问题上竹篮打水,一场空的。

“TPP”的生与死,对亚太乃至世界格局的影响是极其重大的。这是为适应战略格局而进行的经济贸易政策调整,反之可以说是以经济贸易为杠杆,拉动地缘政治的一次布局。“TPP”是在亚太地区筑起一道高墙,形成一个对立对抗的格局。马前有新加坡,马后有日本,美国带领一帮小兄弟,结成同盟,对中国进行有效围堵。但美国在“TPP”中承担的义务是特朗普极力反对的,因为,这“牺牲美国经济,削弱美国的制造业基础以及保卫美国及其盟友的能力。” 特朗普是个商人,他是在美国普罗大众急切盼望改变经济现状的情况下,当选美国总统的。他必须回应美国人民的呼声。特朗普要改变美国的经济,他要美国优先,要一切围绕为美国利益打转。因此,特朗普领导的美国将是一个向内看的美国,一个厌倦了扮演国际警察角色的美国,甚至为了美国利益,不愿遵守规则,协议,不受条约限制的美国。世界各国在接下来与美国打交道的日子里,会习惯特朗普的处世方式,那就是,钱。为了美国经济,曾经是优秀企业家的特朗普会令世界各国首脑头疼。但这就是美国人民今天要的,特朗普当选绝不是运气能解释的。这就是现实,美国需要改变,美国首先要专注自己。这届美国总统非特朗普莫属。

相对于日本和新加坡,中国显然是受益的一方。随着“TPP”被宣布死亡,媒体普遍认为中国是赢家。《韩国经济》11日的报道称:“亚太地区的贸易秩序天平正在向中国倾斜”。“TPP”诞生之前,中国就在推行“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谈判。随着“TPP”因美国新总统上台而胎死,亚太国家将重新转向RCEP,甚至日本最终也可能改变态度加入RCEP。有必要说明的是,中国的RCEP从一开始就没有排斥美国,这与“TPP”有着本质的区别。中国希望建立的是一个广泛的区域贸易经济圈,打破藩篱,兼容并蓄。东盟与中日韩经济一体化正在形成中,“一带一路”直达欧洲大陆,李克强总理这次出访亚欧四国开辟了通过西亚连接东欧的桥梁。第五次中国—中东欧“16+1”合作机制成为全球经济合作的新亮点。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中国经济谋局全球不以意识形态为基础,不排斥任何国家,这一点赢得了世界上许多中小国家的赞赏。特朗普曾经表示要想中国学习,恐怕这是最值得美国借鉴的地方。近期,特朗普智囊表示奥巴马政府对“亚投行”的反对,是一个战略失误。美国应该热情地对待“一带一路”战略。如果美国加入“亚投行”并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这将实现建立一个从华盛顿到北京的贸易通路的巨大一步。假如这个设想得以实现,中美两个经济体之间可能会有更多的贸易和投资机会。世界经济将会在双引擎驱动下,再次重现高速增长的景象。特朗普将上交美国人民一份靓丽的成绩单。

出现这样的局面,将会动摇当前亚太的格局。东南亚各国将不再以挑战中国为资本来获取美国的青睐,甚至日本也将认识到与中国为敌将没有未来。越来越多的现实会教育日本,中国胜出已毫无悬念。日本最终认输只是时间问题,在中国这艘巨轮面前,日本这条小舢板只有捆绑在巨轮边上才能避免倾覆的可能。

特朗普上台,让世界充满了不确定性。他威胁美国将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解散北美自贸区(NAFTA),废除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他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采取不公平的贸易方式,影响了美国就业,并宣称要对中国的出口产品采取加征关税的限制措施等等。全世界都将以惊恐的目光审视特朗普今后的施政举措。但剥开这些竞选语言,人们清晰地看到特朗普万变不离其中的是“经济至上”,“美国至上”。因此,特朗普统辖下的美国,将不可避免地与世界上几乎所有贸易国家争吵。中美如此之大的贸易量更是会吵得不可开交,这是中国面临的严峻挑战。但“TPP”的死亡,却是中国的一次机遇,反射到美国的是一次合作共赢的收获。对中美两国来说,都是一个双赢的结局。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二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