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星岛环球网消息:从商人到总统,特朗普的胜选主要得益于一股席卷美国以至全球的反传统政治的怒潮,获得有意打破华府政治成规的白人蓝领劳工阶层的支持。这名政治素人的胜利被形容为“本世纪以来最不可测的黑天鹅”,表现了美国广大中下层民众对精英政治的厌恶。

《星岛日报》报道,特朗普画下二十一世纪最大的政治惊叹号,他打破美国两党政治的藩篱,毋须政党支援,毋须组织动员和大额捐款,以一支麦克风加Twitter打起选战,改写历史,也将美国和全球带进未知境地。美国民众未能免俗地加入全球的“选举造反”运动,演出类似英国脱欧的结果。他们不认为政府机构在为民众利益行事,华尔街与大企业才是他们服务的对象,被全球化抛弃的选民只有一张选票,美国选民做出极端的选择。

美国政界、舆论和学界等,压根不认为特朗普有机会,也没准备迎接政治素人特朗普杀入最高政治,因为那是专属于某些精英的领域。他当选后,民主党人忧心,总统奥巴马任期的建树恐将付之一炬。

特朗普打破华府传统思维与成规,在经贸、移民及教育议题上,都对白人蓝领劳工阶层别具吸引力。他的政见在美国经济不平等与平均收入差异扩大的背景下,对中产与蓝领阶级的白人族裔特别有吸引力。全球化对高中教育程度以下的蓝领劳工影响最大。十九岁的哈特(Christian Hart)是特朗普铁粉,他不认为当前美国年轻世代对教育的要求是正确的。他说,大学文凭最后会像高中文凭,然后得接受更高的教育,花更多钱,年轻人不能一直如此浪费生命。

落败的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桑德斯曾掀起千禧世代热潮,他提出向企业加税,提供免费公立大学教育与降低学贷的政见,吸引大批年轻人追随。特朗普的反移民与反经贸协定政见也别具吸引力,支持者认为他是唯一能打破华府政治成规的体制外人物,美国两党过去多支持全球化与市场开放。

六十八岁的琼斯(Arthur Jones)支持特朗普,他说:“我支持特朗普,因为他是民主、共和与独立派或绿党中,唯一把移民政治纷争搬上枱面的候选人,事实上,美国已被第三世界的非法移民侵略。”他还说,特朗普也反对经贸条约,这些条约只会让美国劳工失业,外国商品流入美国市场。

美国民众对现行政党无法解决问题,政坛老将们搞砸前景的愤怒,不是一两天的事,这些都隐藏在看似美好的经济与就业数字下。全球经济一体化,由中产跌入贫穷的白人,寄望于特朗普;无法打入高阶经济阶层,长期冻薪的年轻人,反对亲华尔街的希拉莉。

美国两党总统参选人均反对奥巴马推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美国传统工业重镇沦为“铁锈带”是TPP成票房毒药主因,“铁锈带”的愤怒也造就了特朗普。“铁锈带”由美国东部纽约州与宾夕法尼亚州,延续至西维珍尼亚州,转向五大湖区的俄亥俄、印第安纳、密歇根、伊利诺到威斯康辛州等,这些地区过去是美国工业重镇,如今因子十年来迁厂、工作机会外移,已由经济重镇的“钢铁带”成了“铁锈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