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宫员工眼中的希拉里·克林顿是什么样子?

白宫员工眼中的希拉里·克林顿是什么样子?

美国当地时间11月8日,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的投票工作正式开始。无论结果如何,这一年的总统大选,都将成为美国历史上最恶劣、影响最深远的大选之一。

无论是丑闻缠身的共和党提名人选唐纳德·特朗普,还是争议不断的民主党提名人选希拉里·克林顿,都是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候选人。虽然经历过三场让人崩溃的总统辩论后,希拉里逐渐拉开了领先优势,但就在上月28号,本来看似已经尘埃落定的“邮件门”,又被FBI的大老板James Comey一脚踢开,选举形势再次变得扑朔迷离。

在递交给国会的一封信中,Comey语焉不详地表示,在调查因性丑闻而黯然下台的前国会议员Anthony Weiner的电脑时,发现了一些邮件,而Weiner的妻子之前曾为过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克林顿效力,因此邮件中可能存在国家加密。且不论Comey的动机到底为何,FBI作为不得拥有任何政党倾向的机构是否应该在大选的节骨眼上抛出可能混淆视听的炸弹,确实让希拉里·克林顿的竞选阵营一下子乱了阵脚。

在一些选民眼中,希拉里是一个撒谎成性的人,在另一些人眼中,她又是拯救美国的最后希望。然而,希拉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除了展现给公众的那一面外,她在私下里是否也像竞选时那样一副女强人的样子?为“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顿”服务过的白宫员工为我们叙述了一些小故事,从中可以窥见一点“希拉里·克林顿总统”的样子——当然,前提是她会当选的话。

白宫员工眼中的希拉里·克林顿是什么样子?

以下内容摘取自凯特·安德森·布劳尔《白宫往事》,译者李鹏程,北京联合出版公司·未读,2016年9月。经出版社授权,新浪读书转载。

白宫的员工最不希望感受到的,是毫无用武之地。不过,希拉里·克林顿却是一位时不时想要亲力亲为的第一家庭成员。比如,搬进白宫后,她在二楼的厨房专门设置了一个用餐的地方,好方便家人能随便自在地一起用餐。

希拉里说:“切尔西那晚生病后,我就知道自己这么做真是对了。”她回忆道,自己给女儿做炒鸡蛋的时候,员工们差点“疯掉”。

“哎呀,我们在楼下做点鸡蛋卷拿上来吧。”男仆对她说。

“不用,我就想给她做点炒鸡蛋,弄点苹果酱,给她吃点住在美国任何地方我都会给她吃的东西。”

白宫的电工长比尔·克莱伯曾参加过九次政府过渡,他说,克林顿一家的到来是麻烦最多的一次。就职典礼后不久,克林顿夫妇聘请的室内设计师霍克史密斯告诉克莱伯,他要和其他电工换掉七盏吊灯—而且是立即。

“为什么现在就要弄好?先让他们搬进来,我们找一天再弄。”克莱伯说。

“不行,总统夫妇希望在他们进门前吊灯都换好。”她回答。

克莱伯别无选择,只好先去二层的条约厅更换其中的一盏,这个房间将会被克林顿用作私人书房。

夫妇二人一从就职典礼回来,希拉里就来到了条约厅。“你会在这个屋子待多久?”她问克莱伯。

“说实话,我觉得大概需要四个小时。”他一边摆弄已经拆放到地板上的那架精致复杂的水晶吊灯,一边告诉她。

“嗯……这可由不了你。”她说完,怒气冲冲地离开了条约厅。

克林顿一家搬进白宫后,带来了不少有意思的小玩意儿,比如一套令人印象深刻的青蛙收藏品。

原来,在约会期间,比尔·克林顿用自己小时候的一个故事迷住了希拉里。故事的关键一句是:“不捶它一下,你永远都不知道青蛙能跳多远。”

翻译过来的意思是:不试一下,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能走多远——对这对野心勃勃的年轻夫妻来说,这个小故事再贴切不过。

当比尔·克林顿第一次竞选公职时,希拉里送了他一幅画,上面画了一只被捶的青蛙在跳,青蛙下面是上面那句话。

而当1993 年,希拉里过生日时,比尔也送了她一只戴着皇冠的玻璃青蛙,字条上写着:“如果没有遇到你,这可能就是我了。”

一些员工认为,与克林顿夫人工作很考验人,不过行政管家利默里克却觉得,希拉里是官邸中的一股正面力量。

“希拉里非常同情职业女性。她和家政人员相处得很好,也会和她们所有人交流。在我看来,她对待男员工时,要比对待女员工更严厉。如果我们做错了什么,她一般不会深究。”

利默里克回忆说,有一次,希拉里叫她把一件青绿色的套装染个别的颜色。一般来说,我在衣服方面是很在行的。”她咯咯地笑着说,“那套衣服的料子本来是可水洗的,但染之前是10 号大小,染完却变成2 号了。她还觉得很好笑呢。”

还有一次,利默里克因为听从希拉里的安排,提前把圣诞树布置好了,但是想和女儿一起装扮圣诞树的比尔·克林顿发现后,火冒三丈。

午夜时,某个男仆给利默里克打电话,告诉了她发生的事。利默里克有些担心,不过仍然相信希拉里会维护她。星期六早晨,也就是第二天,她来到三楼为第一家庭包装礼物。

克林顿夫人有些恼火地走进门来:“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我和比尔聊过了,你别担心了。”“谢谢您。”克里斯汀终于舒了一口气。

白宫员工眼中的希拉里·克林顿是什么样子?

白宫的员工,工作的唯一目标就是满足第一家庭的所有需要。但是据男仆斯基普·艾伦说,克林顿夫妇提要求时并不总是能始终如一。

“他们想要某个东西,你给了他们,可那又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艾伦说,“他们不知道怎么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所以会一直要那些他们自以为喜欢但实际上却不喜欢的东西。”

艾伦记得希拉里·克林顿曾给他打过的一个电话。她在电话里说,厨房总是给他们做某个鸡肉菜肴,告诉厨师以后不要再上那个菜了。

“所以我就给厨师打电话,告诉他把那个菜从菜单上撤了,因为他们不想吃这个了。结果过了几个月,我又接到了第一夫人打来的电话:‘去问问厨师,他怎么不做那道我们特别喜欢吃的鸡肉了?’”

他大声地呼了一口气:“那八年就是这么过来的。”

希拉里担任第一夫人时,遭遇过的最大挑战,可能就是丈夫比尔的性丑闻了。那么,在那段时间里,她是怎样面对的呢?

1996年的圣诞节期间, 一位员工注意到一件不寻常的礼物:沃尔特·惠特曼的《草叶集》。按照要求包好后,她把礼物放到了桌子上,便没再多想。一两个月后,也就是1997 年2 月,克林顿送给了莱温斯基一本《草叶集》。直到后来,这位员工才意识到,她包好的那本书很可能就是总统的情人收到的那本。

这位员工说,圣诞过后的一天,总统急着想让人从夫妇二人的卧室拿一本书出来,但是第一夫人当时还没换好衣服,所以没人敢去打扰。(第一夫妇的卧室门关着的时候,基本上相当于酒店房间的门上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

她回忆说:“贝蒂·卡瑞(总统的秘书)给贴身男仆打了个电话,结果他就来找我,问我能不能进去拿,我说:‘绝对不行。’后来,应该是贝蒂·卡瑞直接给克林顿夫人打了电话。”

几分钟后,一本书从二人的卧房飞了出来—希拉里直接把它扔到了走廊里。总统的贴身男仆捡起来给了卡瑞。

虽然无法确定第一夫人扔出来的书是不是总统送给莱温斯基的那本,但当时的气氛有多紧张,还是可以从这位员工的回忆中略窥一二。

1998 年8 月的一个周末,也就是总统向全国承认他与莱温斯基的关系前,希拉里给招待沃辛顿·怀特打电话,提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要求。

“沃辛顿,我想去泳池,但除了你之外,我谁都不想看到。”她说。

“好的,夫人,我知道了。”他同情地回答。

怀特十分清楚她的意思。她不想看到随行的特工,不想看到打理白宫庭院的人,而且更不想看到那些参观西翼的游客。“这些她都受不了,”他说,“她只想清静几个小时。”怀特告诉她,给他五分钟时间清场。然后他跑到领头的特工那里,说他们必须一起合作来完成这件事,而且要快。“虽然说话时间不过二十秒,但我知道她的意思。‘如果有人看到她,或者她看到了别的人,那我就被炒了,这点我敢肯定。’我告诉那个特工,‘而且你很可能也会丢工作。’”

于是,被派保护她的特工们只好远远地跟着她,虽然按规定必须要有一个特工在她前面,一个在她后面。“她是不会转过身专门找你们的,”怀特对他们讲,“她不想看到你们的脸,也不想你们看到她的脸。”

他在电梯口接了克林顿夫人,护送她往泳池走,特工们在后面跟着,前面空无一人。希拉里戴着红色的老花镜,抱着几本书,没有化妆,也没有做头发。怀特说,她看起来伤心至极。到泳池的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

一切都安排停当后,他问希拉里:“夫人,您需要男仆过来服务吗?” “不用。”

“那您还有什么需要吗?”“没有了。天气这么美好,我只想在这儿坐着晒晒太阳。我准备好回去的时候,再叫你。”

“好的,夫人,”怀特回答,“现在已经12 点了,我1 点下班,到时候会有人来接替我。”

克林顿夫人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说:“我完事了,会打电话叫你的。”

“好的,夫人。”怀特回道。他明白,这意味着她选择几点离开,他就要一直待到几点。结果,那天一直到下午3 点半,他才接到电话。

到了之后,他又默默地陪着第一夫人从泳池走回到二楼。在下电梯之前,这位孤立无援的第一夫人,向怀特表示了她对他所做的一切有多么感激。“她握住我的手,用力捏了捏,然后直视着我的眼睛,说了声‘谢谢你’。”

“一下子就戳到我的心窝子里了。”怀特说起她的感恩,“对我而言,这胜过了一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