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产会无视法院裁定独行 法界批顾立雄傲慢

党产会无视法院裁定独行 法界批顾立雄傲慢

左为“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主委”顾立雄、右为国民党行管主委邱大展。(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星岛环球网消息: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准国民党可暂时处分银行账户的钱,官司战赢得首胜的国民党,却没料到“党产会”竟使出“暗招”,又祭出新的行政处分冻结银行账户,吓得银行照办。台湾《中国时报》今日发表文章表示,“党产会”的行政处分凌驾司法,“主委”顾立雄知法玩法、专断独行,让法界也看不下去,痛批“野蛮、傲慢”。

中国台湾网报道,文章指出,指出,国民党与“党产会”的诉讼大战,国民党在高等行政法院获得胜利,拿到法院裁定后,国民党欢欢喜喜地前往银行提领支票及现金,万万没想到却“领呒钱”。国民党这才知道“党产会”来阴的,又对相关银行下了新的行政处分,要求止付、兑领台支铁票。

文章说,这就好像拿了封条贴了国民党的库房,进行抄家清算,但位居超然公正的司法,裁定撤了封条,让国民党可以使用这些钱,做基本支出开销。没想到官司输不起的一方,又拿了新的封条,再去抄国民党的家,一副“我吃定你”的样子。

犹记,“党产会主委”顾立雄任律师时,在法庭上雄辩涛涛,尤其在为杀人犯辩护时,不断强调“程序正义”。谁知他一入朝、当了官,却漠视法律人的基本坚持,输了官司,不等可抗告上级法院的裁定结果,就蛮横硬干,让人看到他只要目的,全然不论程序正义。

文章称,依法论法,行政诉讼是为解决当局与民众的纠纷,换句话说,当双方各有坚持、互不退让时,由司法来当裁判员,吹哨下裁示。不服的一方,可借由诉讼审级的设计,上诉或抗告到上级法院,进行最后定夺。

换言之,高等行政法院认定首道冻结国民党党产的行政处分失效后,在终审法院未推翻前,国民党及银行当然应执行裁定书内容,但“党产会”却无视司法威信,让行政诉讼制度形同虚设,“党产会”如此大的权势,不如将法院废掉算了。

没有任何行政机关及当局,可以率尔凌驾司法、玩弄法律,“党产会”为了抄国民党的家,不理司法裁判,使出暗招、滥用行政处分,让人不禁要问到底在“急什么”?难道这就是蔡英文当局所说的“公平正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