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星岛环球网消息:是次人大释法写明,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规定的“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既是该条规定的宣誓必须包含的法定内容,也是参选或出任该条所列公职的法定要求和条件。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昨日接受中新社访问时,强调释法澄清了对一个议员的基本要求,参选或出任公职的基本条件,又指释法其实可令香港法院更容易对梁颂恆、游蕙祯的司法覆核案作出正确的判断。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接受电台访问时指出,估计法院会因应今次人大释法,在司法覆核的判决方面会根据释法内容,宣告梁游丧失议员资格。至于刘小丽,若然被司法覆核,议员资格也可能受影响。

香港《大公报》报道,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昨日接受中新社访问指出,强调当日得悉梁颂恆、游蕙祯作出辱国宣“独”的言行,自己格外震惊和愤怒。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得知事件后,觉得要严肃处理,于是通知基本法委员会提供意见。她又说,“港独”势力在港发展了一段时间,侵犯了国家主权和尊严,引起许多香港及内地民众愤怒。梁、游宣誓风波导致立法会四星期混乱,中央政府有需要就“港独”问题,有个权威性的解释,速战速决释法可以止乱。

梁游须为自己行为承担后果

梁爱诗又指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未说明拒绝宣誓的法律后果,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必要以法律解释来补充。而释法的最终内容,符合她的预期。此外,释法还澄清了对一个议员的基本要求,参选或出任公职的基本条件。“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要求是很基本的,任何公民都应该这么做,更何况是立法会议员?”

此外,梁爱诗又说,梁游的行为显然超越了中央的底线,下重手是应该做的事情,两人需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而今次释法表明,中央绝不允许宣扬“港独”的人参与到特区政治体制内的工作中。

至于有意见认为释法干预香港司法,梁爱诗特别澄清,“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释法权只能解释法律,不能执行法律。一个人有没有依法宣誓,争议还需要法院去判决。所以,这个释法,其实并无干预香港司法的空间”。她又说,诉讼冗长可能需时一两年才可到终审阶段,而审判结果每每不可预见。若到那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再来指出香港法院判罚的错误,才是对香港司法的打击。“如今看来,释法其实可令香港法院更容易对两位涉事候任议员的司法复核案作出正确的判断。”

刘兆佳:适用于公职人员

此外,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昨日接受电台访问时表示,对于第二次宣誓才成功的刘小丽会否因为释法而失去议席,刘兆佳认为,假如她被司法复核,议员资格或者会受影响;而另一议员姚松炎首次宣誓不是技术上的错误,也有机会被人以司法覆核挑战议员资格。至于黄定光,他相信黄定光不是挑战中央权威,估计其议员资格不会被取消。

刘兆佳又表示,今次释法不是针对梁颂恆、游蕙祯两人,这个原则除了可以应用于议员之外,还可以适用于所有公职人员身上,是较高层次厘清香港政治的游戏规则。另外,他在电台节目时强调,中央认为需要展示维护领土完整的决心,透过释法展示能力,从而建立一套普遍适用、有权威性的宣誓准则。假如由法院处理,在时间和判决上会出现不确定性,若然议员在宣誓成功后在议会宣扬“港独”,相信更难处理。

刘兆佳又认为,自决的涵意就是香港的命运由香港人决定,但中央最不能接受这种讲法,因为香港的前途应该由全中国人决定,香港人无权将中国分裂出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