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槿惠遭党内逼宫,韩总统晚节不保要成惯例?

韩国总统朴槿惠上周五再次为“干政门”事件向国民道歉,几度哽咽,但这一场政治危机的态势并未得到缓解。不仅韩国民众“不买账”,就连“自家人”新国家党也急于与她撇清关系,要求她退党,朴槿惠提名的新任总理人选金秉准同样遭到了党内反对。

朴槿惠遭党内逼宫,韩总统晚节不保要成惯例?朴槿惠向国民道歉

长安街知事APP发现,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几乎历任韩国总统都在即将结束任期时或卸任后卷入丑闻,晚节不保,朴槿惠也未能幸免。韩国总统为何逃脱不了“青瓦台魔咒”?

党内逼宫,总理提名或流产

“干政门”事件近期不断发酵,除了在野党反复要求朴槿惠下台外,连党内都出现了不少“倒朴”的声音,甚至有议员将她称作新国家党继续前行的“沉重负担”。

今天上午,韩国执政党新国家党前党首金武星在韩国国会召开紧急记者会,要求朴槿惠退党。金武星表示,总统的权力被崔顺实一家垄断用来攫取私利,朴槿惠做出了违背宪法的事。他强调,应尽快推动成立“举国中立内阁”,撤回金秉准的总理提名。

朴槿惠遭党内逼宫,韩总统晚节不保要成惯例?

金武星召开记者会,要求朴槿惠退党

这反映出执政党面对明年大选,欲与麻烦缠身的朴槿惠撇清关系的心态。

所谓“举国中立内阁”,是由总统提名全权国务总理,由朝野政党及社会各界推举贤明人士组成跨党派的中立性联合内阁,由国务总理领导运作国政。中立内阁成立后,韩国总统兼三军最高统帅朴槿惠只负责国防和外交事务,权力被架空,将以跛脚鸭的情势度过剩余的一年四个月的总统任期。

朴槿惠为了响应“建立中立内阁的要求”,提名金秉准为新总理。

朴槿惠遭党内逼宫,韩总统晚节不保要成惯例?

金秉准接受采访

现年62岁的金秉准目前在汉城的国民大学担任公共管理学教授,曾是卢武铉最信赖的智囊之一,善于政策制定和处理人际关系。青瓦台发言人郑然国形容金秉准“具备丰富学识和行政经验”,“是领导内阁克服当前困境的合适人选”。

然而这一举动见效甚微。朴槿惠将金秉准选为总理候选人,事先并未和国会商议,改组内阁一事也并未事先告知执政党和在野党。三大在野党要求撤消内阁改组,并决定拒绝人事听证会等流程,政局混沌局面加剧。

据《日本时报》网站11月1日报道,即使朴槿惠能够渡过这次危机,其任期的最后15个月也将是一个改革的“死亡区域”。她在任的前1345天非常平庸,遏制家族企业集团的过度行为、扶植一个创业热潮和培养更具创新性劳动力的计划都半途而废了。如果说朴槿惠在“亲信干政”事件之前取得的成就非常有限的话,那么现任政府能做的将更少。

晚节不保,要步多位前总统后尘

上世纪80年代后期,韩国明确地规定总统任期只有一届,一届只有五年。这种设定的初衷,是防止军事独裁和政变卷土重来。但正是自80年代以来,每一任韩国总统,都在即将结束任期时或卸任后卷入丑闻。

朴槿惠遭党内逼宫,韩总统晚节不保要成惯例?

1995年11月16日,全斗焕和卢泰愚两位前总统相继因筹集和侵吞秘密政治资金而被逮捕。1996年8月26日以主动参与军事叛乱和内乱罪、谋杀上司未遂罪及受贿罪,判处全斗焕死刑,后来改判终身监禁。1997年12月得到特赦获释。

韩国一刑事法庭认定全斗焕在任期内受贿金额超过2亿美元,判处罚款2.12亿美元。卢泰愚在任总统时曾以假名帐号在银行存放了达485亿韩元(约6000多万美元)的秘密政治资金,检察机关将对这笔秘密政治资金的规模和存放过程进行全面的调查。

金泳三和金大中虽然政绩令人称道,本人在任内也没有出现污点,但均因儿子受贿获刑,个人名誉严重受损。

金泳三的儿子金贤哲在执政时期被称作“小总统”,他在父亲任期末的1997年被查出受斗阳集团等企业的委托,并以活动费等名义收受66亿韩元,并逃掉14亿韩元赠与税,因此被检方起诉,被判处两年有期徒刑。金贤哲后来因涉嫌在2004年举行国会选举之前,从韩松集团前副总裁赵东晚那里收受20亿韩元非法资金再次被逮捕。金大中的三个儿子皆因受贿罪被判刑。

2009年,卢武铉深陷“朴渊次贿赂门”,卢武铉承认郑相文受自己家人(即权良淑)委托,从朴渊次手中收钱,用于清偿未还清的债务。卢武铉60岁大寿时,曾收受朴渊次赠送的两支价格超过2亿韩元的瑞士钻表。

朴槿惠遭党内逼宫,韩总统晚节不保要成惯例?

卢武铉向韩国民众道歉

2009年5月23日,卢武铉在庆尚南道金海市峰下村私宅后山猫头鹰岩跳崖自杀。韩国检方宣布结束对其涉嫌受贿的有关调查。

韩国前任总统李明博,他的哥哥李相得涉嫌从所罗门储蓄银行、未来储蓄银行和可隆集团方面收取近7.5亿韩元的贿赂。李明博长子李时炯在汉城购买地皮为其父建造养老寓所,此事被曝光后遭到韩国民众质疑。虽然没有违反房地产实名制,但有赠与税逃避嫌疑。

朴槿惠也没能幸免,虽然她并未直接涉及贪腐问题,但崔顺实涉嫌利用与朴槿惠的关系,迫使各大企业向自己掌控的Mir财团和K体育财团出资等多个案件。朴槿惠要证明自身一清二白也并不容易,这也是民众及在野党呼吁对朴槿惠进行调查的主要原因。

朴槿惠遭党内逼宫,韩总统晚节不保要成惯例?

民调机构盖洛普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朴槿惠的支持率已经跌至5%,创下历任韩国在职总统史上最低支持率。

韩国总统为何没有“好下场”?

纵观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历任韩国总统,没有一任能够“善始善终”,背后原因主要有三。

首先,韩国经济的一大特点就是财阀经济,而财阀经济带来的必然是财阀政治。

朴槿惠遭党内逼宫,韩总统晚节不保要成惯例?

朴瑾惠所属的执政党新国家党,前身就是受到三星、现代等财阀支持的大国家党。2006年,朴瑾惠在大国家党总统候选人的竞选中败给了后来当选为韩国总统的李明博,李明博曾担任现代集团总裁。可以说几乎任何一任韩国总统都离不开财阀的支持。

韩国想依靠财阀振兴经济,这些国家的政治人物,仍然需要通过紧密联系的财阀、寡头,来服务于其政治目标。韩国的任何政治、经济改革都绕不开财阀。即使总统本人清廉,大企业为了获得利益,会从总统的亲戚、朋友下手,攻破亲属的“堡垒”,最后把总统也拉下水。

政商勾结的韩国病,也通常被认为是“不治之症”。

朴槿惠遭党内逼宫,韩总统晚节不保要成惯例?

抗议财阀的韩国示威者,牌子上写着“大韩民国是三星共和国,大韩民国的主权属于三星”

第二,频繁的政党变动带来了分裂和倒戈。今年4月,韩国国会选举投票,300个席位中,不算无党籍议席,光是3个反对党——共同民主党、国民之党和正义党的议席就多达167席,执政的新国家党只捞到122席,远未过半,可谓惨败。“朝小野大”让执政党失去了对国会的掌控,也为此番朴槿惠“墙倒众人推”埋下伏笔。

这次选举之前,最大的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就分裂了一次,即便如此,他们仍在随后的选举中拿下123席,力压执政党成为国会第一大党。甚至连刚刚从共同民主党中分裂出来的国民之党都斩获了38席,瞬间成了第三大党。

频繁的政党变动让新生政党很容易赢得选票,从而快速壮大。当然,一旦出现负面事件,信任也会在一夜之间随风而去。

朴槿惠遭党内逼宫,韩总统晚节不保要成惯例?

韩国汉城,民众手举标语参加“反朴”游行

第三,在总统任期快结束时,由于面临大选,各种政治势力角力加剧。由于韩国总统只能担任一个任期5年,不能连任。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在野党来说,是“洗牌”的大好时机,而夺取政权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揭露现任总统和政党的丑闻,以谋取“上台”的机会,“上台”后更是要揪住前任的小辫子不放,以巩固政治地位。这几乎已经成为了韩国政坛的“清算文化”。

如今,朴槿惠也依然没有逃脱“青瓦台魔咒”,未来她将面临怎样的选择,是主动辞职还是被迫架空,或是直接遭受弹劾?可以确定的是,直到新政府上台前,民怨都将难以平息。

图片来自网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