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观选| 我去了两党总部,结果…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从国内去美国还是第一次。发现安检程度和从法国去美国一样:办登机牌时要提供美国的住址,登机前还要再开包检查,甚至安检过后机场里面提供的水也要倒掉才能登机。这本身就显示了美国的安全程度和受威胁的现状。归根到底,还是美国自己处理国际关系的政策导致的。虽然不是旅游旺季,也不是学生开学或假期,整架波音777竟然满员。放眼过去,90%以上是中国人。可见中美两国交流之深和中国崛起的程度,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美国的务实风格:中国人一律给十年签证,签一次就相当于免签。这可远比欧洲高明多了,法国的绿卡有效期不过十年,美国签证都快相当于法国的十年绿卡了。长达十三个小时的航程十分漫长,我便和身边的一位中国游客聊了起来。他认为美国的制度很好,只是有时会出现坏人,比如特朗普,所以制度不需要进行什么改革。我笑笑,说了句:“只是如何防止这样的人出现呢?”其实美国知识分子主流也认为自己的制度很好,不需要改革。我倒是很乐见美国精英的这种“乐观”。飞机降落的整个过程显示了飞行员高超的水平,一是耳朵没有任何感觉,二是非常平稳,没有晃动,落地时动静也很小。飞机内响起一片掌声。我上一次遇到降落有掌声,还是“9·11”后回法国。不过这一次确实是飞行员的水平,不得不说美国人的专业化水平还是相当不错。另外行李出得也很快,这一点上美国的高效也远胜于欧洲——如果再法国,下飞机后还要带着疲惫历经漫长的等待。尽管已经晚上十点,可在去宾馆的路上仍能看见建筑工人在修路。这样的场面在欧洲是看不到的。和上一次来美国一样,它的勤劳让人印象深刻。虽然距大选只有几天,但政治中心华盛顿却十分平静。看不到任何选举的痕迹。如果是在台湾,此时大概已遍地竞选广告:大楼、公交车、户外看板、路边插满了“抢救”、“请投某某一票”的旗子。载有高音喇叭的宣传车一刻不停地满街跑,政治人物更是四处拜票,各种集会和游行将会随处可见。这显然是民主在台湾的“在地化”。不过只要打开电视和报纸,就能一下感觉到选举真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由于FBI局长科米刚刚以个人身份致信国会,要求重启对克林顿邮件门的调查,选举形势一下极度紧张起来。可以说是从白热到炽热,双方的差距一下缩小到只有一个百分点。(观察者网注:据最新消息,FBI表示无需起诉希拉里,多家美媒的民调则认为希拉里领先2%-4%)美国观选| 我去了两党总部,结果…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 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资料图) 科米的举动在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评价完全两极:民主党自然质疑和否定,要么认为科米违反传统,有干涉大选之嫌,要么认为他和特朗普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共和党则高度赞许,认为是勇敢和公正的举动。各方都是从自己的立场出发,没有人问一句科米的做法是否符合法律和职业道德?如果他此时公开有干涉选举的嫌疑,那么他隐而不报就不是影响选举了吗?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看,我们不会想信科米是一个毫无私念的圣人,也不是一个没有判断力的庸人。他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应该十分清楚。而且他致信国会之前曾被司法部阻挠,而联邦调查局是隶属于司法部的。更重要的是,联邦调查局局长的任命者是总统。虽然有任期保证,难道他不怕希拉里获胜后加以报复?所以,可能性只有一个,就是他或者FBI内部相当多的人,非常认同特朗普的理念,认为特朗普是唯一可以改变美国的人。有一个数据可以为这个判断提供佐证。无论是法国的极右政治人物勒庞还是美国民粹政治人物特朗普,在强力部门如军队、警察都获得很高的支持率。否则,他或背后的FBI内部支持者,不会拿自己的职业生涯、美国的未来前途进行赌博。毕竟,包括欧洲等多数国家都认为特朗普当选是灾难,在所有媒体都打破中立原则公开支持希拉里的情况下,如果科米不认同特朗普,就是为了国家的未来也应该和媒体一样在,放弃所谓的公正而暗中支持希拉里。不过,如果说特朗普针对妇女的低俗评论视频很狗血的话,科米的举动则有着浓浓的血腥味。一场美国选举大有从闹剧到危险失速的可能。第一天的行程内容很多,先去特朗普刚开张的、距白宫不远的宾馆。其豪华程度还是令人咋舌。里面的住客显然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居多,闲聊一下也多支持特朗普。他的员工更是希望自己的老板获胜。假如败选,双方结下的心结如此之重,恐怕很难不受影响。美国观选| 我去了两党总部,结果… 共和党大楼夜景 美国观选| 我去了两党总部,结果… 特朗普大楼前的抗议者(图片由作者提供) 不过宾馆外面就是抗议的人群。人不多,都是少数族裔,举着“特朗普令人羞耻”的大牌子。附近也张贴着丑化特朗普的画像,而且许多已经被恶意涂抹,甚至脸部被撕毁,仇恨的味道十分鲜明。假如特朗普获胜,恐怕美国的种族矛盾会严重激化。奥巴马这样偏向少数族裔的民主党执政,而且还是首位黑人总统,尚且让美国的种族矛盾持续恶化,如果特朗普上台,大概真的没有宁日了。但如果特朗普败选,下层的白人也不会善罢甘休,同样会产生很大的社会矛盾。哎,如今的美国内部矛盾太难摆平了。美国观选| 我去了两党总部,结果… 街边张贴有丑化特朗普的海报 随后是去共和党和民主党全国总部。两党总部都在国会山附近。共和党就在地铁出口对面,是一座低矮的小楼,大门也极小。还真是有些出人意料。 进去后又有意外“发现”:在接待室里狭小的柜台前摆放着英文版《中国日报》,封面正是习主席在六中全会。但更令我意外的是居然没有特朗普的照片!也没有任何和选举有关的资料。墙上倒是挂着众议院议长、多数党领袖、党鞭的照片以及制造了两场战争和一场百年一遇经济危机小布什的照片。美国观选| 我去了两党总部,结果… 共和党总部 美国观选| 我去了两党总部,结果… 墙上挂着众议院议长、多数党领袖、党鞭的照片。 美国观选| 我去了两党总部,结果… 接待室里狭小的柜台前摆放着英文版《中国日报》。 里面只有几位警察值班,当我说明自己来自中国复旦大学,从事比较政治研究,想参观一下后。他们表示我只能在接待室里看看,进去里面需要证件,而且仅仅几分钟后就让我离开,也不能再拍照,理由是这里是国会议员聚集的地方。这个结果实在是令我意外。但我不敢贸然下结论,或许民主党会有不同。民主党的办公大楼显然要比共和党气派一些,“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总部”的牌子也十分醒目。没想到的是,我光在外面拍照就被警察制止,更别说进去参观。向警察表明来意后,她更是一口回绝:没有许可证谁也不能进入。也就是说共和党好歹还是能进去的,这里连外面照照像都是不允许的。美国观选| 我去了两党总部,结果… 民主党总部 在台湾观选时,无论是哪个政党的总部都是对外开放的,民众和任何感兴趣的人都可以进去闲逛一番,而且“立法委员”极少会到中央党部去。法国的政党总部也是如此,看来这真是美国特色。我还是很庆幸自己是这种亦公亦私的观选方式,如果都是正式安排,或许能进得了他们的党部,也会有人和你交流,却不会了解到这两个党究竟是如何对待民众的。下午去座落于里根大厦、全美排名第八的智库威尔逊中心参加“美俄关系研讨会”。威尔逊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拥有博士头衔的总统:看来从政和经商的学历都不用太高。我查了一下华盛顿外交新闻中心这一周提供的研讨会名单,发现美俄关系的研讨会还真不少,但却没有一场是关于中美关系的。这也容易理解,对今天的美国而言,和俄罗斯的冲突还是第一位的、迫在眉睫的。更何况中国在西方眼中的威胁主要是其未来的崛起。听取了会议上几位美国学者的观点。其中一个认为美国的俄罗斯政策已经失败,需要做七件事使得双方回到正轨。其中一项是在亚洲和俄罗斯合作。特别提到在中亚,要和俄罗斯联手对抗中国的影响。他们认为中国在中亚的存在,其威胁要大于俄罗斯在中亚的影响。它也承认遏制中国在今天已经不可能,而且认为一定要避免俄罗斯事实上已经在经济和战略上过于依赖中国的局面。我想这应该是美国和俄罗斯(以及很多国家)关系对立的原因:中亚是中俄两国的邻居,中俄两国在那里存在利益交叠是自然和正常的,但美国距之千万里,且一直没有传统的利益在,何以还要插手?还想当然地要和俄罗斯联手对抗中国?不过也可以看出,虽然是讨论美俄关系,但中国却是最重要的第三方因素。在研讨会上我也向来自俄罗斯的主讲人提问:“您对中国的期待是什么?”他的回答很直接:能源领域的合作、政治领域的合作,并强调中俄是友好邻邦。这和他全程一直批判美国完全不同。有意思的是,当我提问时,在场的不少美国学者脸上露出会心的笑容:中国一直是俄罗斯能够如此强硬对抗美国和欧洲的关键因素。虽然到美国只有一天,但已经有许多感悟。一是今年美国选举如此丑陋是否会成为常态?二是美国虽然十分强大,但在全球化时代仍然避免不了选举被外界影响甚至操纵的命运。维基解密、不明来历的黑客都能给美国选举造成巨大的影响。当然最重要的是,表面平静的美国,下面实际上已经高度紧张。由于担心投票日那天出现暴力,美国各地的政府官员做好了应对的准备。校董会更要求没有用作投票场地的其他学校也放假。《今日美国报》和萨福克大学最近的一项民调显示,51%可能参加投票的选民担心11月爆发暴力活动,其中近半数表示他们“非常担心”。 丹佛选举委员会主任安布尔·麦克雷纳兹表示:“我们为所有的现场工作人员、所有的选举法官,甚至是在中央办公室大楼内的人都做了如何应对活跃枪手的培训。”一位表示担忧的选民理查德·达林对美国之音说,如果川普赢得总统大选,美国一半人口“将感到受威胁”,许多享受政府福利的人或是非法移民可能会遭到打压。“那样的话就会有暴乱,若如此,我想要保护自己。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为武器囤积更多的弹药,只是以防万一,我得保护我的家人和我身边的人。”而特朗普的支持者更是公开发表暴力意味浓厚的言论。前美国议员乔·瓦尔什本周在推特上写道:“11月8号,我会投票给特朗普。11月9号,如果特朗普输了,我就拿起我的火枪。你加入吗?”肯塔基州州长麦特·贝文指出,如果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当选总统,那么为了“夺回”国家,流血是“必要的”。而根据美国之音报道,两党都有相当比例的支持者不会接受失败的选举结果:六成希拉里的支持者不接受,特朗普的支持者比例也有40%。不流血的投票演变成流血的冲突,其概率已经相当高了。都说民主可以化解矛盾和对立,但在许多移植这套制度的发展中国家,民主选举往往成为国家分裂和冲突的时刻。没想到这一幕也有可能在美国上演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