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果然来了:如果伊万卡参选美国总统……

[观察者网综合]美国大选连续剧即将终结,好戏连连,令不少吃瓜群众表示万分不舍。人民群众的呼声似乎被《金融时报》听到了!4日,该媒体发布了一篇美国大选“番外篇”,畅想了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特朗普参选美国总统的世界。番外篇果然来了:如果伊万卡参选美国总统…… 伊万卡·特朗普 故事梗概是这样的,2016年的大选,特朗普毫不意外的败选了,随后,共和党痛定思痛,奋勇改革。鼓吹特朗普主义的人都被开除出党内精英体系。由于模仿民主党搞了“超级代表”,控制了初选体系,共和党终于没有再冒出个“特朗普二号”。但是,共和党的代表们却是烂泥扶不上墙,无法像民主党一样赢得少数族裔和女性选民,于是,共和党眼睁睁看着美国出现“(民主党)首位女性总统、(民主党)首位西裔总统以及(民主党)首位同性恋总统”……终于,在2036年,共和党盼来了大救星,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横空出世,勇敢参选。而这次,天佑共和党,伊万卡的对手是战斗力为五的切尔西·克林顿。伊万卡最后能否当选,90岁的特朗普一生的结局又如何,美利坚的命运又会怎样……(小编就不剧透了)番外篇果然来了:如果伊万卡参选美国总统…… “毫不知情”的伊万卡目前正忙着带娃本文作者是美国国务院前官员杰里米·夏皮罗,目前是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研究总监,FT中文网邹策翻译。 唐纳德·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选举中落败,最初看起来不仅是对特朗普的明确否决,而且还是对特朗普主义这个概念的明确否决。他以94个百分点的差距输掉黑人选票,66个百分点的差距输掉西裔美国人选票,16个百分点的差距输掉女性选票。美国的人口和文化呈现出这样的趋势:非白人人口越来越多,女性人口的力量越来越强大。无论白人男性选民多么愤怒,简单的加减法表明,他们失去了“夺回自己国家”的最后机会。一名失望的特朗普支持者表示:“未来属于某个西裔女同,她计划推广中性厕所、并发自内心地憎恶红肉。”共和党发表的关于其2016年败选的著名报告《剖析2:一匹死马的历史》(Autopsy 2: The History of a Dead Horse)似乎承认了这一严峻的现实。美国共和党全国委员会(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主席雷恩斯·普里巴斯(Reince Priebus)指出,共和党没有将灵魂出卖给特朗普。普里巴斯坚称:“只是出借了一下,而且几乎没有造成任何明显的损害。”改革呼之欲出。在一场恶性的反革命行动中,共和党精英将特朗普主义元素从体系里清除了出去。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和鲁迪·朱利亚尼(Rudy Giuliani)全都退出政界,在特朗普的有线新闻台TV Huge?担任评论员(而且全都在6个月里被炒了鱿鱼)。共和党也垄断了捐赠者,切断了叛逆候选人赖以维持竞选的“软钱”。他们控制了初选体系,任命了数百名超级代表,搞定了各州的初选并创建了让尚不知名的候选人也能获得同等上电视时间的制度。这种改革进程取得了成效,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在某种程度上取得了成效。共和党初选选民似乎积极性受挫,但也学乖了。在接下来4场大选的初选中,共和党分别提名了一个来自布什家族的候选人和三个罗姆尼家的小伙子(这三个没人能分得清)。他们绝对属于共和党建制派,而且全都竭尽全力吸引少数族裔和女性选民。但他们没有当选。少数族裔选民对这些后来被形容为“奇妙面包”(Wonder Bread)的候选人不感冒。曾经坚定支持特朗普的那些共和党选民对他们提出的减税和巩固国防纲领缺乏热情,而摇摆选民对那些充满新鲜元素的民主党候选人更有共鸣。共和党迷失在美国首位女性总统、首位西裔总统以及首位同性恋总统的快速更替中。朱利安·卡斯特罗(Julian Castro)的副总统是一个曾参加伊拉克战争的跨性别者,在官方场合中用中性代词ne来指代。随着总统就职典礼游行演变为另类生活方式的多文化展览场,共和党的基础选民越来越焦躁和愤怒。法庭在2030年裁定一夫多妻合法,标志着这场文化战争以右翼的惨败告终。所有选民显然都在等待这样一个领导人,即既能回应他们在文化方面的担忧,又能争取大量被政治正确性洗脑的麻木的选民。在2036年,这样一个候选人在最显而易见的地方出现了:特朗普家族。效仿法国总统马琳·勒庞(Marine Le Pen)的榜样,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开始以人性化的面孔重新呈现老的特朗普主义。她的政治计划带有明显的特朗普色彩——着重于结束移民并恢复美国的伟大。她以谨慎的措辞向父亲的核心支持者暗示,她是父亲的政治继承人。但她从无狂言妄语,当年她父亲就是发表了太多狂言妄语,导致人们听不清他真正想要传达的意思。当她90岁的老父亲颤悠悠试图为她助选时,她的工作人员散布消息说他阳痿。当他被发现死于过量服用伟哥时,人们对伊万卡家中的不幸遭遇更是平添同情。甚至连共和党建制派也折服于她完美无瑕的风度和强硬的本土主义。比起父亲在2016年参加大选时,伊万卡对参选要有准备得多。她在当年让父亲怒气冲冲的问题上心平气和,在父亲曾发表种族主义言论的问题上立场包容,在他失态的地方展示魅力。伊万卡更友好、更温和的特朗普主义,让垂头丧气的老特朗普的白人劳动阶层支持者恢复了活力。她让美国再次变得伟大并最终结束伊拉克和后沙特战争的爱国主义呼吁,赢得了中间派选民的支持,后者厌倦了民主党满腔热忱的使命感。她的友好态度安抚了许多曾被她父亲吓坏的少数族裔。还有一件幸运的事情是,她的对手不是很强。切尔西·克林顿(Chelsea Clinton)在慈善机构和政界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她仍受到诸多恼人丑闻的困扰,包括一个持续流传了几十年的说法,指控在1993年,正值青春期的她一时火起谋杀了白宫副法律顾问文斯·福斯特(Vince Foster)。伊万卡·特朗普以微弱但坚实的优势赢得了选举,她很快掌控了局面。特朗普总统在任5个任期、3次暂停宪法并将1500万人驱逐出境,我们完全有理由说,她的铁腕统治为美国政治的一个新时代拉开了帷幕。在伊万卡·特朗普被信奉摩门教-托洛茨基主义的罗姆尼地下组织(Romney Underground)血腥推翻十年后,可以清楚地看到,支撑起特朗普主义的那些政治趋势并未在2016年达到顶峰——它们还会持续长得多的时间。在唐纳德·特朗普败选后,它们蛰伏起来,或许腐败溃烂,等待下一个合适的信使到来。伊万卡·特朗普的崛起证明了一件事,这件事后来成为了美国政坛的常识:如果你想成为美国的法西斯总统,友善和富有魅力……以及拥有犹太人的身份会有所帮助。(完)盘亮条正默大婶解读:我们坚决拥护床格格伊万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