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潜英雄”崔维成:走出一条新路给体制看

在中国,飞到天外的人被称作“航天英雄”,下到海底的人则被誉为“深潜英雄”。崔维成即是后者。“那里十分荒芜,但有种奇异的美感。”美国《自然》(Nature)杂志将他评选为“中国科学之星”时,引用了他这句对海下7000米见闻的回忆。同神舟类似,“蛟龙号”也是中国科学界的骄傲,意味着财力日渐丰厚的中国,开始敢于增加基础科研投入。目前,中国的载人深潜技术已跨入先进国家行列,但是跟几个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距离,这种差距主要是在体制。崔维成略带遗憾地这样阐释道,“我们’蛟龙号’的成果,并没有得到很广泛地应用”。这位“蛟龙号”的副总设计师、“深潜英雄”,意识到了中国特色体制给科学攻关带来的束缚。理性的他不喜欢像文人那样站出来批判一番,而是决心走出一条新路给体制看看谁更好,“彩虹鱼”项目应运而生。“在做潜水器的时候,你会攻克一系列的关键技术,而这些技术对我们的产业会很有(应用)潜力。原来在体制里,这些都做得不是很充分。”崔维成希望“彩虹鱼”项目能有所不同。他表示,要用一套系统工程的方式去管理和推进项目,科研取得的成果,只要有转化价值,马上就转化,不用再等到整个项目做完以后。他为“彩虹鱼”定下的第一个小目标,是要在四年后将人类成功送达11000米深的马里亚纳海沟底部。他为此设计的“流动实验室”架构为:一艘4800吨级的科考船、一台万米级的全海深载人探测器、一台万米级的全海深无人探测器,再加三台全海深着陆器。可惜,依然任职于上海海洋大学的崔维成终究离不开体制。尽管他寄望于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深潜研究的新路,但他内心还是明白,当前体制才是科研资金来源的“大头”。抓小弃大,不划算。[高端视点]崔维成:走出一条新路给体制看以下为崔维成接受本期《高端视点》视频访谈的文字选编。神舟上天,蛟龙入海,您曾被Nature专业杂志评为“中国科学之星”。现在让“彩虹鱼”号冲击11000米海底深潜纪录,可以说是你最大的目标吗???应该是我当下的一个重要的目标。我有机会做了蛟龙号,让我们国家的载人深潜技术真正接近了发达国家的脚步,但是与最先进的国家相比还有一些距离。那么,我就是想在这个基础上把11000米的潜水器做出来,登上载人深潜技术的一个顶峰。这是我现在十年里给自己定的一个目标。?那你具体有什么样的分段计划,来实现你这十年的小目标???以前做的潜水器都只是下去一次两次,类似赛车型的、探险型的,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一个能使用三四十年、能够反复使用的一个成熟的深海调查平台。实际上,整个这个项目的推动,整个起因,都来源于蛟龙号项目的经历。我花了过去十年时间负责蛟龙号项目,国家对蛟龙号取得的重大进展也给予了高度肯定。作为一个科技工作者,当然是很高兴。但是,我们关心的不是已经取得的成绩,而是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再改进一下。我就觉得从管理的角度来说,从技术攻关的模式来说,还有好多可以改进的。比如说,在做这样的一个潜水器关键技术攻关的时候,你会攻克一系列的关键技术。这些技术对于我们现在的科研成果转化和产业化,是很有潜力的。可是,原来在体制里面,这些都做得不是很充分。我们“蛟龙号”的成果,并没有得到很广泛的应用。所以,我们现在在“彩虹鱼”项目里,希望用一套系统工程的方式推进,只要一产生成果,只要有转化价值,马上就开始转化,而不用等到我项目做完以后再去转化。我要探索的是一些新的,进一步改进的空间。?你曾说过你的科技研究,最大难题不是技术,不是人才,而是钱。现在还面临这一类的困难吗?作为搞科研的人来说,重复是没有多大意义的。我说那句话的意思是指,全海深的载人深潜技术对我们人类来说已非高不可攀。如果你能集成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人才,那不是难事。但要集成这些资源,你就要有钱的支撑。如果经费供得上来,供得又快,好多事情就都可以并行起步。就是说,我如果全部靠体制里面的经费去申请去做,这是一个速度;现在我体制内该拿的经费继续申请,如果体制内暂时还不能给你支持的时候,我从体制外再拿到一部分的经费,这不就是可以加快研制的速度了吗?这就是我的新项目所要探索的理念。听说你决定要做“彩虹鱼”号深潜项目的时候,甚至贴进去了自己的存款。是吗?我现在实际上是用了一个“道德感化”的力量,来推动这个项目。现在我在追寻我的梦想,我连自己有的积蓄都不舍得拿出来,别人怎么可能肯帮我呢?“彩虹鱼号”要做的这个研究,它让普通人能理解的价值,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我们现在地球上的陆地资源已经越来越枯竭了,海洋里有比陆地上多得多的资源,实际上开规模开发利用海洋资源的时代已经开始要到来了。你要开发利用海洋资源,必须要用一种科学开采的办法,才会真正造福人类。如果盲目开采,你把海洋生态环境系统破坏掉了,生态链断裂了,有可能给人类带来非常严重的后果。要建立这样科学的方法,你必须对海洋有深入的了解,现在我们人类对海洋了解最薄弱的环节就是6000米以下的深渊海沟,里面的生态环境你都不了解,就去开采比如南海的自然资源,有可能引发比较重大的灾难性事故。海洋科学家都意识到这个研究的紧迫性,现在我们是要加紧为科学家提供一套好的装备,把所有这些缺失的环节弥补起来。我们知道,实际上你个人亲自到过7000米海底,那里真的有怪物吗?怪,还是不怪,取决于你看到过还是没看到过。7000米海底下有很多以前没见过的物种,比如透明的海参。深海海沟里还是有很多的问题,需要把谜底来揭开。对之前的“蛟龙号”也是,民众可能有一种期待。比如说MH370之类的航空事故,飞机坠入深海,大家希望你们的探测器能够帮忙搜寻。你觉得这种期待现实吗??非常现实。现在我们建成的流动实验室“张謇号”,里面我给它配了无人潜水器,也配了载人潜水器,遇到MH370这类空难可以作为一个最好的救援平台。我们在MH370事件出来的时候,美国人提供了一款“金枪鱼”无人潜水器在大面积搜索。它如果真的搜索到残骸在哪里,它没有打捞的手段。我们“蛟龙号”是用于打捞的,如果你找到了黑匣子在哪里,我们可以下去打捞,但又没办法做大面积搜索。所以,现在“张謇号”上我给做的配置,今后如果遇到重大海洋空难事件,它可以第一时间冲到现场,而且我是全海深的。对这种事故的处理也是我们这个流动实验室的一个长项。你找到企业家吴辛共谋大事,期间有什么感触?这个项目我已经筹划了两年,根据自己的分析,我是有六七分的把握能做下来。推进过程中,重要的是要找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我就在朋友圈子里看谁做投资的平台比较合适,我一想这个我师弟最合适,我就约他出来讲做个事对个人对国家的好处。一次就说动了。如果让我傻乎乎地自己去学着做,(肯定是不合适的)。我意识到不同专业的合作,力量是很大的。?你说将来有可能把你们的研究成果向全世界开放。这是出于何种考虑???你的心量有多大,你的胆量就有多大,我从来没有这样的顾虑。我已经掌握的东西,别人要问我,我都是开放的,然后我继续去学习新东西。我从不担心我今天把技术秘密告诉了学生,我就会没饭吃,我从来没有这样的顾虑,没有这样的担心。所以,我现在在海洋大学实验中心,就希望能在我的学生和助手里面,真正有一些人对科学爱好,不断地探索。你不要对钱感兴趣,不要对成果转化的好处感兴趣,学校里已经给你年薪,让你家庭无忧,你安安心心给我攀登世界科技的高峰。如果你能够沉下心来做二三十年,你可能就成为这个领域的大师或顶级专家,为国家争得更大的荣誉。当下的科技界能够沉下心来,能够对科学和技术真正有热爱的,我自己感觉还太少。所以,我就想通过这样一种项目和机会,传递这样一种世界观、价值观,把自己热爱的东西真正做到极致,做到最好。祝你梦想成真。谢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