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核心提示:凤凰卫视评论员何亮亮表示:澳大利亚我觉得是一个最奇葩的国家,印尼我敢断定它不会跟中国来对抗。 没有任何人妨碍澳大利亚在南海的自由航行权,但是它为什么总是要跟中国作对?澳大利亚的执政精英真的要认真思考一下这么做的后果。 这国为何总要跟中国作对 执意抗华遭报应了 李科夫:何先生,应该说现在南海的局势是朝着有利于中国的一个方向在发展,如何来看待现在美国、日本等等其他国家的一些动作呢? 何亮亮:我想我们大家都已经注意到了,从7月中旬,就是南海仲裁案公布到现在,已经三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南海局势是升温了呢?还是降温呢?非常明显是降温了。 这国为何总要跟中国作对 执意抗华遭报应了 那么我也注意到这两天西方媒体似乎有些焦虑,他们认为由于杜特尔特访华出现了所谓的“杜特尔特效应”。 不仅我们看到马来西亚首相正在北京访问,缅甸军方的一个最高层代表团在中国访问,其实这些事情跟杜特尔特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杜特尔特不来北京他们也要到北京来,这本来就是中国跟东盟国家就有这样密切的关系。 而且他们只关注马来西亚要向中国买海上的巡逻艇,而没有注意到更重要的是,马来西亚的,说明西马它的沿海的铁路线也已经获得了中国的支持。 中国将要贷款,而且中国将要帮助马来西亚新建一个连接整个西海岸的一个铁路线,为什么他们就不关注这一点呢。为什么美国和日本就没有帮助马来西亚来建这个铁路呢? 这国为何总要跟中国作对 执意抗华遭报应了 至于澳大利亚,我觉得是一个最奇葩的国家,印尼我敢断定它不会跟中国来对抗。澳大利亚没有任何人妨碍澳大利亚在南海的自由航行权,但是它为什么总是要跟中国作对? 中国是他最大的贸易伙伴,在南海问题上澳大利亚也不是声索国,所以它为什么要跟着美国、日本一起来跟中国作对,这样做对澳大利亚,是会给他带来好的影响还是不好的影响,会不会影响中国人对于澳大利亚的观感,我想澳大利亚的执政精英真的要认真思考一下。 这国为何总要跟中国作对 执意抗华遭报应了 如果这样执意地要跟中国对抗的话,那一定会给澳洲带来它预想不到的结果。 这就是和中国作对后果:澳大利亚痛失200多亿 美国彭博社文章称,由于对中国投资者说不,令澳大利亚付出33亿美元(33亿美元=223.5024亿人民币元)的代价。 新南威尔士州政府以208亿澳元(约合158亿美元)的价格将澳大利亚最大配电网络公司Ausgrid出售给两家国内的养老基金IFM Investors和Australian Super。这次出售是在这两家养老基金发起主动收购和未举行新的公开竞标的情况下完成的。 这国为何总要跟中国作对 执意抗华遭报应了 澳大利亚公司资料图 两个月前,澳大利亚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了中国国家电网和李嘉诚旗下企业长江基建的收购要约,而中国国家电网此前的开价为251亿澳元(约合191亿美元)。 这也就是说,澳大利亚政府拒绝中国买家相当于损失了33亿美元(33亿美元=223.5024亿人民币元)。 这国为何总要跟中国作对 执意抗华遭报应了 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 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中国买家,澳政府损失不小 据彭博社称,此笔刚刚达成的交易对Ausgrid整个公司包括债务在内的估值为208亿澳元左右(1069亿人民币),而此前国家电网对Ausgrid目标资产的估值在251亿澳元左右。 彭博社称,两者之差反映出在公众反对海外投资,尤其是中国国有企业投资的环境下,敏感基础设施的所有权局限在本土买家手中令澳大利亚付出的代价。Ausgrid出售交易也引发了对澳大利亚对海外投资开放态度的怀疑,并造成对于其监管权限的不解。 这个过程“本可以更好地进行,”专门研究中国在澳投资的悉尼大学商学院教授Hans Hendrischke说。“这可能让政府损失了不少的钱。” 这国为何总要跟中国作对 执意抗华遭报应了 澳籍华人经常因为支持中国而被孤立批判 澳大利亚最大的养老金基金Australian Super Pty,以及最大的基础设施资产管理公司IFM Investors Pty将上述资产收入囊中。IFM首席执行官Brett Himbury表示,两家公司同意支付的价格相当于Ausgrid的监管资产基数估值的1.4倍。 知情人士透露,国家电网的报价相当于1.7倍。新南威尔士州政府表示,2016财年,这家澳大利亚电网公司的监管资产基数为147.5亿澳元。 这国为何总要跟中国作对 执意抗华遭报应了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 澳大利亚政府除了拒绝国家电网和长江基建收购Ausgrid,还阻止了由中国民企鹏欣集团牵头的财团收购基德曼公司的交易——基德曼公司是一家有澳大利亚全境逾1%土地的畜牧公司。 “世界上最自由的国家” 英国《金融时报》10月19日称,对于澳大利亚政府阻止中国对澳能源和农业领域进行投资的行为,澳大利亚副总理巴纳比?乔伊斯(Barnaby Joyce)对此进行了辩护,并警告称,未来由国有企业发出的竞购将面临严格审查。 乔伊斯说,虽然澳大利亚政府不会自动排除国有企业对澳资产的竞购,但会“谨慎得多”。 “如果我们的政府要走出国门开始收购农场,人们会说‘老兄,那是社会主义’,”他说,“那我们为什么会认为一个政府要收购农场是符合当地政府利益的呢?我们相信私人企业,私人企业意味着个人拥有资产,而非政府。” 这国为何总要跟中国作对 执意抗华遭报应了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 澳大利亚政府曾发布过一份报告称,去年有一股“外国势力”非法侵入了澳大利亚气象局并窃取数据。对此,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称所谓的“外国势力”指的是中国。该报告发布的同一天,乔伊斯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此类行为必然会被考虑进投资决策中。 对于这个问题,他还补充说:“如果一个政府正在实施危害另一个国家的利益的行为,那这个政府涉及的所有方面都必然会成为人们观察的问题。”乔伊斯并未提及某个具体国家。 这国为何总要跟中国作对 执意抗华遭报应了 东帝汶将澳大利亚告上了海牙仲裁庭 对于澳大利亚政府以“国家利益”和“安全考虑”作为理由阻止收购,引发了投资者们的困惑,并导致中国政府呼吁澳方保持“开放、透明”,“避免歧视”。 乔伊斯对于保护主义的质疑进行了驳斥,并称,澳在允许外国人投资国内资产方面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国家”。但他表示,澳大利亚政府对于自己领土上的事务有权利说不。 “如果他们到英格兰买这么多土地,可能会引发骚乱。我不喜欢的是,当我们偶然几次说不的时候,人们就说我们仇外或偏执。” 澳大利亚贸易政策被政治绑架 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市场,2015年年底,双方签订的中澳自由贸易协定刚生效。不过,2016年,澳大利亚一批保护主义参议员赢得竞选,国内政治气候发生了变化。 这国为何总要跟中国作对 执意抗华遭报应了 澳大利亚华侨华人游行抗议南海非法仲裁 根据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主席黄向墨的分析,中企在澳大利亚收购受阻,是澳大利亚国家利益让位于政党利益的典型案例,所谓的“国家安全”只不过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 澳大利亚上一次选举以来,执政党“自由党—国家党联盟”勉强连任,由于其在参众两院的席位大幅减少,使得其影响力大打折扣。要想发挥更大的政治影响力,尤其是在法案审批程序上获得通过必须团结其他的党派。 目前自由党—国家党联盟在参议院只有30个席位,而通过一项法案至少需要44席,因此所缺的这14席只能依靠团结小党或者独立参议员。 这国为何总要跟中国作对 执意抗华遭报应了 澳大利亚华侨华人游行抗议南海非法仲裁 而在小党派中,许多人具有较为明显的民族主义倾向,对于外资进入抱有戒备之心,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贸易政策容易被党派政治所绑架,而中国企业进入澳大利亚也成为了党派政治和民族主义的“替罪羊”。 《金融时报》称,澳大利亚依赖外国投资推动经济发展,过去很少直接否决收购。 但自从2013年自由党与国家党联合执政以来,澳大利亚政府制定了更严格的投资规定,并阻止了三起重要交易,包括美国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收购澳大利亚农业公司GrainCorp的计划。 国家党在农村拥有强大的支持基础,作为该党领导人的乔伊斯力推在农业部门实施严格的外国投资新规。 澳大利亚政府发布的农用地外资所有权登记报告——乔伊斯的心血结晶——显示,中国投资者拥有澳大利亚农业土地不足0.5%。乔伊斯表示,有些人担忧中国投资者会因为审查变得更严格而开始避开澳大利亚,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这国为何总要跟中国作对 执意抗华遭报应了 澳大利亚华侨华人游行抗议南海非法仲裁 事实上,被澳大利亚政府拒绝的中国企业并购案并不少见。 2009年,中国五矿拟收购澳大利亚澳兹矿产公司旗下的所有矿山资产,最后澳大利亚以国家安全为理由拒绝了这一请求;同年,力拓集团以同样的理由拒绝了中国铝业的注资。 据凤凰网援引澳大利亚外商投资审核委员会的数据称,澳大利亚最大的国外投资来源在去年已经从美国变成了中国。大量的中资企业以及中国民众的进入也让澳大利亚国民产生了抵触情绪。这些抵触情绪或多或少的通过社交媒体的力量影响到澳大利亚的政策走向。 这国为何总要跟中国作对 执意抗华遭报应了 澳总理特恩布尔访华与习近平主席会晤 对中国企业在澳大利亚的遭遇,中国商务部发言人此前表示,中国国家电网竞标租赁新南威尔士州电网是按照市场原则开展的正常商业活动。 中国企业严格按照国际招标程序及澳外商投资审查委员会的指导,参与该项目的竞标,并依澳政府有关部门的要求积极配合安全审查工作。但最终澳大利亚以其国家安全为由,拒绝中国企业投资该项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