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国出尔反尔:欲将中国百亿大单转交日本

共同社11月1日称,印尼政府正就连接首都雅加达和第二大城市泗水的横跨爪哇岛现有铁路(全长约750公里)改为高铁的计划向日方寻求合作。印尼总统特使将前往日本就“雅泗”铁路项目展开磋商。

报道称,2015年中国在印尼“雅万”铁路项目(雅加达到万隆)竞标中击败日本,然而“雅万”铁路项目因各种原因进度缓慢,印尼方面对中国滞后的工程产生“不信任”情绪,因而向日本伸出橄榄枝。

这国出尔反尔:欲将中国百亿大单转交日本

中印“雅万”铁路项目

雅加达与泗水之间的铁路车程765Km,现在需要约12个小时。目前设想的是实现时速150公里的运行,缩短至约5个小时。“雅泗”铁路是一条旅客数和物资运输量均较为庞大的重要路线,项目总费用需要25亿至30亿美元。

这国出尔反尔:欲将中国百亿大单转交日本

日本高铁驶过富士山

报道还称,印尼提出的“雅泗”铁路仍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日方的“过于耿直”可能在谈判中吃亏,“不管印尼方面提出什么方案,中方都会回答可以办到,而日本会考量技术和竣工时期等所有问题,恐怕不会马上给出令其满意的答复”。

印尼总统特使卢胡特表示,“若无法在技术和价格方面达成共识,就会寻求(日本以外的)他国协助”,暗示了若无法与日方谈拢就会向中国等招标的想法。

报道说,2015年中日两国在印尼“雅万”铁路项目上展开激烈竞争。“雅万”高铁一期工程全长142公里,连接印尼首都雅加达和第四大城市万隆,最高设计时速350公里。

中方对印尼开出了提供55亿美元贷款,贷款期限为50年,利率为2%且有宽限期的优惠条件。其中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提供75%的贷款,剩余25%为项目资本金,由中印尼合资公司提供。中方还承诺2018年即可完工,并强调约六成零部件将在当地采购,每年可创造4万个工作岗位等。

这国出尔反尔:欲将中国百亿大单转交日本

新干线出事故现场

而日方则将总工程费压缩至约49亿美元,比中方的标价还低,承诺2019年试运营、2021年完工,并努力宣传高安全性。经过几次波折,印尼官员表示,中国方案满足印尼政府不在印尼融资或贷款担保的要求。

这国出尔反尔:欲将中国百亿大单转交日本

从2004年中国开建高速铁路以来,运营里程已达19000公里

除雅万高铁,目前“中国铁路走出去”项目处于施工阶段的项目还有4个,中老铁路、中泰铁路、匈塞铁路、拉合尔橙线轻轨项目。正在推进的项目也有4个,莫喀高铁、新马高铁、两洋铁路、坦赞铁路项目。

中国击败,获选为印尼雅万高铁承建方,这标志着中国企业成功参与东南亚重要基础设施建设,是一里程碑式的事件。然而,印尼高铁项目只是中国对东南亚整体关系当中的微小部分。日本自成功实现工业化之后,非常重视东南亚作为日本工业产品市场的地位,同时也把东南亚视为工业原材料的来源地。因此,日本对东南亚内部深层次的经营和笼络仍然可以服务当今日本的利益。中方在一些议题上仍然不及日本,显得非常被动。

其中,日本通过在印尼多年的“朋友”可以牵制甚至破坏中国在东南亚的利益。日本利用当地媒体和利益攸关方成功磨损了中国同印尼的关系,如:

这国出尔反尔:欲将中国百亿大单转交日本

雅万高铁开工现场

1. 印尼右翼外交精英

印尼总统佐科于2015年3月22~28日对日本和中国进行访问(22~25在日本,25~28日在中国)。就在访问前夕,日本《读卖新闻》于3月22日发表该媒体采访佐科的内容,其出版的日文版《读卖新闻》援引了佐科反驳中国对南海主权主张的言论。佐科声称,“中国主张的‘九段线’在国际法中没有任何依据。”佐科通过日本媒体发表此种言论已经触动中国对南海主张的敏感神经。佐科大可不必在访华前夕做出如此表态,因为必定影响印尼—中国的会面气氛。印尼外交部后来也忙着澄清,印尼并没有改变既定的南海立场。

这国出尔反尔:欲将中国百亿大单转交日本

印尼首个高铁项目举行动工仪式

佐科的表态可能不是源于印尼外交部的建议,而是出自佐科当时的外交顾问利扎尔·苏克马(Rizal

Sukma)——一位日本非常重视的印尼右翼智库“印尼战略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的执行主任。

日本与这个智库具有意识形态、历史、政治倾向以及实际利益等更深层次的关系。日本驻印尼大使曾于2009年2月25日代表日本外交部向“印尼战略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表达了“深深感激”,并在日本大使官邸当晚的宴会上表示“印尼战略与国际事务研究中心已通过举办学术会议、研究和分析,为日本与印尼之间作出贡献”。 2. 右翼伊斯兰势力

现任印尼星月党主席、前印尼司法与人权部部长尤斯利尔·伊扎·马亨德拉(Yusril Ihza

Mahendra)于2016年3月26日对媒体表示,印尼政府应该重新考虑同中国的贸易合作,因为中国在南中国海纳土纳海海域威胁到印尼。中国已经“并吞”一座岛屿,而对印尼(的并吞)只是时间问题。他曾于2016年3月23日表示,雅加达—万隆高铁并没有效率,耗费七十八万亿印尼盾且是向中国举债。隔一天,他表示如果高铁项目失败,等同于国企部长陷害了总统。2016年7月15日,尤斯利尔表示,印尼将面临来自中国的非法劳工输入,并质疑中国劳工来到印尼的真正目的。

尤斯利尔的一些指控有些无厘头甚至有时候违背常识,但已表明他的反华立场。他也在基层穆斯林拥有相当的号召和影响力。

这国出尔反尔:欲将中国百亿大单转交日本

中国高铁

尤斯利尔·伊扎·马亨德拉的亲弟弟,现任印尼驻大使尤斯伦·伊扎·马亨德拉(Yusron Ihza

Mahendra)曾于2016年3月29日在其私人推特表示,印尼现任雅加达特区省长钟万学不应太骄傲,因为会危及到其他贫穷的华裔。这个带有种族歧视的威胁暗示的表态引发钟万学的不满,并一度让雅加达政坛喧腾一时。

那马亨德拉兄弟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这国出尔反尔:欲将中国百亿大单转交日本

雅京特区省长钟万学 (BasukiTjahaya

Purnama)与星月党(PBB)总主席尤斯利尔·伊扎·马亨德拉

尤斯利尔于1956年2月5日在印尼勿里洞(Belitung)出生,曾在尼西亚大学就读法学并留学过和,获得法学博士学位。尤斯利尔目前是印尼伊斯兰政党星月党(Partai

Bulan Bintang)主席,苏哈托时期曾担任苏哈托的演讲撰稿人,并在苏西洛总统任期内担任人权与司法部部长。

星月党对外宣称是早期穆斯林协商理事会(Majelis Syuro Muslimin

Indonesia)或简称马斯友美(Masyumi)党的继承者。马斯友美是日本军部于1943年占领印尼时期所推动成立的伊斯兰组织,当时还包括全印尼乃至于全世界最大的穆斯林组织——伊斯兰教士联合会(Nahdlatul

Ulama,简称伊联)和穆罕马迪雅(Muhammadiyah,简称穆联)。不过,因为意见分歧,这两个组织后来脱离马斯友美。

该党在苏加诺执政时期主张把伊斯兰的宗教教义纳入国家法律并奉行强烈的反共排华理念。1960年,印尼第一任总统苏加诺奉行世俗理念并排斥伊斯兰在国家政治上的角色。他进一步指控马斯友美党支持印尼的伊斯兰分离主义叛乱,并解散该政党。马斯友美作为一个政治实体宣告终结,但尤斯利尔却声称星月党是继承马斯友美的理念。

尤斯伦·伊扎·马亨德拉(Yusron Ihza

Mahendra)是尼西亚大学高材生,曾留学,获得日本筑波大学国际政治经济学博士,并担任过日本NHK新闻台东亚问题专家及日本司法部的政治咨询专家。他也同时是星月党成员,于2004~2009年担任印尼国会第一委员会(国防委员会)副会长,同时也担任印尼—日本国会联盟主席。

这国出尔反尔:欲将中国百亿大单转交日本

中国参与建设的雅加达至万隆高铁项目举行动工仪式

2013年,他获得时任印尼总统苏西洛的任命,成为印尼驻日本大使。尤斯伦作为全权大使,也有权参与印尼对日本、中国的政策咨询和制定。尤斯利尔和尤斯伦可以实时地从印尼国内政治层面和印尼—日本外交关系上牵制印尼—中国的关系。

这国出尔反尔:欲将中国百亿大单转交日本

尤斯伦·伊扎·马亨德拉(Yusron Ihza Mahendra)

3. 同日本有生意和经贸往来的企业协会

印尼青年企业家协会(Himpunan Pengusaha Muda Indonesia/

HIPMI)于2016年2月21日~26日受邀访问日本。前往日本之前,协会主席巴厘尓(Bahlil

Lahadalia)对媒体表示,日本因在高铁问题上输给中国而对印尼政府感到失望。他呼吁佐科总统积极修复同日本的关系并邀请日本参与印尼国内的基础设施与交通建设。2016年8月21日,印尼海洋与渔业部部长苏西接见印尼青年企业家协会时表示,她将推动纳土纳岛屿成为印尼的“世界海洋支点”。日前,青年企业家协会海事局主席(Munafri

Arifuddin)表示,协会支持印尼的国有企业处理在纳土纳海海域的捕鱼事业。

另外,佐科总统于2015年1月25日出席青年企业家协会第十五次全国大会时表示,他曾经也是青年企业家协会的成员。佐科参政之前是印尼家具出口商。目前还无法知晓印尼青年企业家协会是否已经为传话,或者以商业和经贸手段试图牵着中国在印尼的利益。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该协会所发表的言论已涉及到中方关注的热点,如中日高铁竞争、纳土纳海域及海洋事业等。

这国出尔反尔:欲将中国百亿大单转交日本

中国承建印尼高铁项目

日本方面对印尼国内的右翼智库、右翼伊斯兰势力及企业协会的影响力足以牵制中国同印尼的合作。

这国出尔反尔:欲将中国百亿大单转交日本

印尼总统佐科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合影

国际关系学者和专家经常信奉一个假设,即一个国家会很理性地根据国家利益和需要制定外交政策。但是在发展中国家,国内因素如意识形态分歧、前宗主国、经济结构、宗教矛盾等都能影响政府的外交决策,所制定的最终决策也未必完全经过理性考量和讨论。因此,有必要加强国别研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