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个可怕的民族,最后一个鬼子兵独自在深山打了29年游击

真是个可怕的民族,最后一个鬼子兵独自在深山打了29年游击

这个日本兵叫做小野田宽郎。他在日本投降29年后,仍然在菲律宾一带坚持游击战。如果要讲起这个故事,还要从1944年11月份开始:

小野田宽郎出生于日本的武士阶层,从小热衷于武士道,一直认为忠诚才是唯一的荣誉。在太平洋战争期间,他参军入伍,随后被派往菲律宾的一个小岛执行对美军登陆的游击战。

真是个可怕的民族,最后一个鬼子兵独自在深山打了29年游击

在1944年12月17日,小野田宽郎被上司谷田派去执行一项秘密计划。当时的他只有23岁。古田对他说“我们现在要从这个小岛上撤退,但那只是暂时的,我们一定会回来。但由于战略的需要,我需要你在这个岛上与敌人周旋。我禁止你自杀或者投降,我可能会在三年。四年或者五年之后再回来,而且这个命令只有我才能取消。”对于这个命令,小野田宽郎一直铭记了二十九年。

真是个可怕的民族,最后一个鬼子兵独自在深山打了29年游击

上次古田走后,小野田宽郎躲进深山。他靠一些原始的手段生存下去,并且时常袭击当地居民。据不完全统计,在这29年间,被小野田宽郎杀害的农民高达52人,他们或者在农间劳作,或是在收成香蕉时,无缘无故的被射杀。

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美军飞机撒下大量传单。小野田宽郎也看到了,随后也想下山投降。但在下山的途中,隐约听到远处有枪声。于是坚定的认为战争没有结束,传单一定是美军用来骗人的,这全是一个圈套,不久又转身躲进深山。

真是个可怕的民族,最后一个鬼子兵独自在深山打了29年游击

小野田宽郎成功地继承了游击战的作战方法,在运动中消灭敌人。他会时常下山袭击当地居民,偷窃他们的食物,或者杀死他们的耕牛。而且每个月都会袭击一辆军车。如果到了雨季,他得时刻保持清醒,不然就会因为体温过低而死亡。他还自己储备干粮,把香蕉晒干以备不时之需。

真是个可怕的民族,最后一个鬼子兵独自在深山打了29年游击

当地居民都知道他的存在,但同时又拿他没办法。1952年,他的亲人知道他的处境,从日本不远万里来菲律宾找他,他的亲兄妹拿着麦克风对他喊话,但他依旧认为,这不过是美军宣传人员利用兄弟的声音诱捕他,目的是为了瓦解他的意志。

真是个可怕的民族,最后一个鬼子兵独自在深山打了29年游击

身为一名游击队员,他养成了事事怀疑的态度。更可怕的是,他坚信日本永不投降,大和民族是最最优秀的民族,是永不屈服的民族,只要他一息尚存,就永远效忠日本天皇,绝不会让天皇和国民失望。

真是个可怕的民族,最后一个鬼子兵独自在深山打了29年游击

1974年2月20日,他在山间偶然遇到了日本探险家——铃木纪夫,铃木纪夫此行的目的也是为了找他。两人交谈中,小野田宽郎得知日本真的已经投降了。但小野田宽郎则坚持认为,只有指挥官的命令才能让他投降,并且要求自己已经保存了29年的军刀亲自交给天皇。最终,铃木带着队长的命令回来找他,这个日本兵才在日本投降了29年后,艰难的放下了屠刀。

真是个可怕的民族,最后一个鬼子兵独自在深山打了29年游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