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战场重拍---抗战第一大捷---镜泊湖连环战》

镜泊湖连环战:1932年3月由共产党员李延禄直接指挥,5战4胜,日本关东军天野旅团7000人仅逃回100人。

1931年,震惊世界的“九·一八”事变后,日寇很快侵占辽宁各地,并大举进犯吉林省。驻延吉明月沟的东北军原第十三混成旅第七团三营被调往吉林,营长王德林在全营官兵的抗日要求下,拒绝西上,把队伍拉到汪清县小城子,组建救国军,举旗抗日。

中共中央号召东北人民开展游击战争,打击侵略者,中共满洲省委积极响应中共中央决议,派出一些党员到东北各地去发动组织群众进行抗日斗争。年轻的共产党员李延禄奉命到王德林的抗日救国军工作,不久,共产党人孟泾清、金大伦、贺剑平、刘静安等人也先后来到救国军。李延禄到达汪清小城子王德林的抗日救国军驻地。这时,国民党投降派盖文华等人给王德林送来“自卫军第一路总指挥”头衔,阻挠其抗日;此外,当时的抗日将领李杜的代表带来一万元军饷,要求王德林部队编为一个团,受李杜调遣。另有吉东三县的乡绅代表团,劝王德林把部队编为“山林警备队”。李延禄的到来坚定了王德林的抗日决心,任李延禄为救国军总部上校参谋长。李延禄还说服王德林,建立自卫军补充团,以便与李杜进行联合抗日。

李延禄以爱国青年为基础组建补充团,兼任新组建的补充团团长(约700人)。孟泾清、李延禄等共产党人组成救国军秘密党支部,孟泾清为党支部书记。为了武装队伍,补充部队经费,1932年2月,以第一补充团和吴义成率领的“老三营”前锋部队为两大主力,开始攻打敦化,至2月28日,连克敦化、额穆、蛟河三城。队伍壮大到5000人,声震远近,引起日军恐慌。关东军司令部急调天野第十五旅团等部,从敦化向镜泊湖进行“征讨”。

日军兵分两路,以“北隔南攻”战略,对国民救国军发动钳形攻势。北面,以一个大队左右兵力占领海林、宁安,阻隔吉东的抗日救国军与北满的李杜自卫军联合作战;南面,同混合第八旅团主力共同集结到敦化,组建号称万人的天野部队,意图一举消灭活动在镜泊湖南湖头一带的王德林救国军,然后从南向北,占领整个“吉东”(吉林省东部)。

————————————————————————————

部队三月初离开敦化,到达镜泊湖山区,党支部在这里研究了地势,选择“墙缝”这条狭路作为补充团打埋伏的阵地。镜泊湖南端,当地人叫它南湖头,横躺竖卧着无数巨大的石块,它们是炙热的岩浆冷凝形成的坚实的玄武岩。镜泊湖的左岸,位于湖水之西,丘陵起伏不绝。这里是群山中一条狭长的丘陵地带,就像广袤的大地上裂开的一条缝儿……李延禄等人在镜泊湖南湖头地区进行认真考察,最后选定在东大泡小龙湾(当地人也称作“墙缝”)地段进行伏击战。这一地段是冬天牡丹江与镜泊湖封冻期敦化通往宁安的近道,是日军必经之处。 考虑到救国军没有重武器,机枪也不多,李延禄用二十匹马十台大车运来救国军全部库存手榴弹,分发给隐蔽在山坡上巨大卧牛石、马头石后的七百勇士。————————————————

日寇天野旅团日夜兼程,追到了镜泊湖湖南地区。他们抓住了青年猎手陈文起,让他当向导带路。陈文起不仅因枪法好远近闻名,而且是个爱国志士。当他得知救国军在南湖头“墙缝”埋伏要打日寇天野部队,就想参加战斗一显身手。被日寇抓住,他毅然带领日军部队,直奔山崖与大江夹峙的“墙缝”而来。他要把日寇领进救国军的伏击阵地,让救国军消灭日寇。

3.13后半夜鸡叫时,农民史振德带着女儿赶到阵地南口,送来了日寇大部队已经上了大道直奔“墙缝”的情报。得到史振德父女的情报,七百勇士立即振作起来,摩拳擦掌,做好了战斗准备。

——————————————————————

“墙缝”的地形地貌,是补充团最强大的秘密武器。天野部队在人数、装备、训练、作战经验等方面都大大超过救国军,但因为“墙缝”独特的地形地貌,双方优劣势发生根本的转变。“墙缝”是夹在牡丹江和一个山坡中间的一条5华里长小路,路边耸立一人多高的石壁,时断时续,隔一段有个裂口,被称“墙缝”。小的缝隙只能露脸,大的缝口数米宽。埋伏两端可形成交叉火力。“墙缝”战场长5华里,陈文起把日军带到最远端的5号阵地后,李延禄一声令下,5华里长的战场上30多个袭击点(缝口)同时对敌发动袭击,令7000多人的日军被分散在30多个岩石缝口,优势兵力被化解。

____________

“墙缝”之战拂晓,日寇天野旅团先头部队浩浩荡荡地开进“墙缝”,很快把道路填满。李延禄一声枪响,七百勇士一跃而起,手榴弹冰雹似的从天而降,狭长的峡谷顿时一片爆炸声,一片火光,浓烟冲天。“我们的勇士,三五成群”布阵,守大缝口的每组5人,守小缝口的每组3人,有的负责拧盖子递手榴弹,有的负责投弹,投累了轮换。李延禄后来回忆。

日军习惯用两面包抄、中间突破战术做进攻,也注意撒开散兵线。但在狭长的“墙缝”,无法两翼包抄,也无法攀登垂直光秃的岩石,撒开散兵线更无意义。无论单兵作战能力还是协同作战能力,在这里都起不到作用,日军唯一的选择就是向30多个缝口冲击,因为只要能突破其中一个缝口,日军就能横向反包围抗日军。

在骄狂的日军指挥官看来,救国军不过乌合之众,只要冲过某个缝隙,胜券就在握,于是按小队、中队建制反复驱赶士兵向上冲。这样一来,等于主动向补充团战士喂食,扩大了手榴弹的杀伤力。据参战村民李长发说,岩石下敌兵一批一批倒下,肢体横飞,成堆成片的“死倒”垛,一片鬼哭狼嚎。

补充团战士由于伏在巨石缝下边投弹,伤亡风险大大降低,伤亡仅7人。“墙缝”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形和日军的狂傲,让补充团有效实现了“保存自己,消灭敌人”。根据战后打扫战场缴获枪支的数量,估算歼灭(含亡和伤)日兵至少3500人。

战斗持续到10个小时,天野终于发现救国军的薄弱环节。他们改向埋伏在西山掩护补充团后翼的“戴营”发动强攻。见“戴营”撤退,为避免被抄后路,李延禄才下令补充团按预定路线及时撤退。

日军在“墙缝”较开阔处分三处火葬阵亡士兵,每处尸体垛成三大垛。同时还烧毁来不及运走的枪支。事后,救国军搜索到完整的“三八“式步枪两千多支,烧后剩下的枪管一千五百多件。由此可见,镜泊湖南湖头一战,被打死的日军最少在3600名以上,受伤者不计。在东北,天野旅团在一天之内伤亡惨重,这可以说是日军遭到的惨败。并且是败给了武装起来不久,武器装备很一般的中国民众。天野少将大哭失声,几次要剖腹自杀。

在这次战斗中,把日军领进伏击阵地的猎手陈文起,第二次被日寇抓获后英勇不屈,负伤一百多处仍大骂不止,被日寇挑开胸膛壮烈殉国。给救国军送情报的农民史振德,在天亮后回村子的路上被日寇开枪打死。

++++++++++++++++

++++++++++++++

火烧松乙沟

火烧松乙沟成为发生在镜泊湖畔的第二次战斗。李延禄在回忆录中说,他们料定敌寇必会率领残军走松乙沟,绝不敢再走镜泊湖边的阎王鼻子山道。如果在那里放火,会把敌人火葬在那里。由于补充团需要休息和整顿,围歼任务交给从老头沟开来的矿工所编的后备队。另外,在镜泊湖边阎王鼻子的山峦中,还要埋伏有战斗经验的部队作疑兵,如果敌人胆敢走这条弓弦式的险要直道去东京城,就在这里迎头痛击,迫使敌人按照我们设计的路线走弓背式的松乙沟。

惨败的天野少将带着他的残兵败将,离开大河口北上,寻找救国军再战。当他们来到冰封的镜泊湖东侧阎王鼻子下,赶紧停止前进,位于镜泊湖东岸的阎王鼻子,奇峰怪石、林木早已森森、狰狞可怖。这一次,救国军在阎王鼻子一带埋下伏兵,如果日寇胆敢取道这条险路,就利用有利地形给它迎头痛击。日寇接受了在大河口惨败的教训,不敢再冒险。根据侦察兵的报告,他们决定改道南湖头的松乙沟,走去东京城和宁安的弓背“官道”。

松乙沟是一片呈开阔状的谷地,海拔比“墙缝”低得多,有些湿地的地貌特征。谷地里生长着低矮的灌木和一人多高的茅草,早春时节,天干物燥,恰到好处地回应着春风的呼啸,干枯的草叶、枝条互相摩擦、碰撞,发出呼啦啦的声音,给这片谷地增加了阴森恐怖、草木皆兵的意味。

李延禄趁敌人尚未开进宁安城之际,抢在前头到达宁安城。王德林对李延禄提出的松乙沟作战计划给予肯定,并马上找来名叫姚甲航的营长要他带领全营人马,在当天半夜零点之前赶到阎王鼻子,作为疑兵,在那里点起多处篝火。如果日寇进攻,就立即奋起截击。另外,又从其他队里调拨了一大批手榴弹、杂牌步枪,来装备驻扎松乙沟的后备队,并且发给每人一盒火柴。

北方的初春,气候干燥,经过一个冬天风干的枯草和树枝迅速燃起,火借风势,呼啦啦地席卷了整片开阔的大草甸子和榛木丛生的空旷地带。从李延禄的回忆录中,我们得知,敌人在火网里,人喊马嘶,乱成一团。风大火急,日本兵身上背的弹药来不及解开,就纷纷爆炸了。天野少将开始命令突围回窜,但迎面扑来的烈火,又使他们掉过头来往前冲。人马集结成一团,道路已经阻塞不通。

三千人马这时已乱成一团,道路已阻塞不通,脚下满地都是日军的尸体,走起来绊脚,看起来恶心。这情景怎不让救国军士兵们拍手叫好!火势接着风力滚过原野,侥幸逃过火魔的日寇又遭到救国军的一顿枪击.

后来,天野转到上风头,在烟火包围的圈子里放起火来,烧出一小块空地,在这些三五处烧光的空地上,他们匍匐卧倒,躲避火焰扑来,最后只剩下四百来人和十几头马匹得以死里逃生。烟火笼罩下的松乙沟,五里外的村庄都看得见,那片大火,一直烧到第二天还没有熄灭。

++++++++++++++++

++++++++++++++++++

关家小铺之战

为趁势将这头负了重伤的“野兽”彻底击毙,李延禄没有随车押运钱款去王德林新的驻地五虎林,而是留在宁安,组织部队打第三个回合,那就是关家小铺之战。

据1959年宁安县(后改为宁安市)政府的抗日史料调查《关家小铺战斗简况》记载:“逃进宁安县城的日军仅有400人,他们要向西北20公里以外的中东铁路海林站逃窜,乘火车逃往哈尔滨。”由此可见,他们已放弃了在宁安地区与抗日力量作战,离开松乙沟后,他们必须取道东京城、宁安,直奔海林,以便乘火车逃往哈尔滨。

日本关东军的企图,李延禄早就料到。在他途经关家小铺时,发现这里距宁安县城三十多里,是去海林的必经之路。这里双峰夹峙之间,是条直通车站的公路。山崖陡立,公路似沟,半山腰有一块洼地,是很好的隐蔽阵地,有利于打一场阻击战。东山有曹家沟、梁家沟,西山有葡萄沟,形成左右两翼,作为掩护部队的凭依。经过松乙沟战斗,战士们已十分疲惫,而且离得远,弹药没有补充。

李延禄想到了驻守在绥芬河的原东北军21旅第600团张振邦部队。与张振邦取得联系,张振邦二话没说,派来一个营的兵力,其中有他的主要干将,号称“赵子龙”的八连连长张宪廷。很快,战斗部署完成。张宪廷率领的八连埋伏在关家小铺前方不远处的窝狼圈,九连和补充连则分别埋伏在葡萄沟和梁家沟,以便从两面侧应。

1932.3.23埋伏的战士发现公路上驶来数十辆大卡车,紧接着,哨兵报告,曹家沟、梁家沟也发现敌人。张宪廷意识到他们的作战部署被敌军掌握,而且他们被敌人三面包围,预想的伏击战转为了阵地战。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敌人占据了有利地势,极为顽强,而八连连长张宪廷指挥的部队更顽强,连续击退敌人三次冲锋。到下午,西山失守,张宪廷身负重伤,仍组织全连28人上刺刀,打交手战。增援部队赶到时,敌人才仓惶撤退,向海林逃窜,丢下一百多具尸体。

++++++++++++++++++++++++

高岭子伏击战

天野少将带领不足300名残兵,逃到海林火车站。李延禄也赶到距海林一站之地的拉古车站,联络驻山市的宁安保安总队炮营,炮击从海林开来的天野军车。同时与在亚布力站李延青联系,要他带领铁路工人游击队迎接“客人”。李延青带领铁路工人游击队连夜赶到高岭子。这里山高林密,火车要走盘山道。尤其是西侧坡度更大,火车难以减速。他们在西侧铁路拐弯处设下埋伏。

26日得知天野军车开出山市车站之后,就把铁轨上的道钉拔掉。天野军车在出高岭子车站下坡时出轨翻车,铁路工人向爬出车箱的日军猛烈开火,仅有不足百名日军逃进树林,二百多尸体扔在山坡上喂了野狼。高岭子战斗是镜泊湖连环战役的最后一战。号称“万人大军“的日寇天野部队,从3.13耀武扬威地长驱直入黑龙江东南部镜泊湖地区,经过南湖头“墙缝”和松乙沟两战,已大部被李延禄率领的抗日部队消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