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们正在纠结于2016年美国大选谁是最终获胜者,汲汲于分析选前各种舆论指向或丑闻影响。在这种热闹场景中容易被忽略的,是美国政治正在面临着它多年以来少见的转变迹象,美国人及其体制的固有惰性,正在减弱它长期以来的操控能力和鼓惑性。

美国人以每四年一次的大选来玩两党轮换的游戏,底线是不触动政治体制的基本盘,以可操控的民意和选票走向,决定两党中的某个被扶上台的人出来就位,却在国家利益和政治政党层面上,不被剥夺或流失权益。众院参院的各位议员,都是政治游戏的参加者,也是既得利益享有者和保有者,损害他们利益的倾向或行动,是对他们的最大威胁,损害国家利益和前途,倒是次要的考虑,尽情在华盛顿特区内玩他们特有规则的游戏。无论两党中的那个占了上风,都要在国会内分割各个委员会的席位权益,而白宫里的总统要通过同本党以及对立党做各种交易,去达到自己的行政目的。经过复杂设计的各种制约机制,使得白宫和国会这两方,都不会冒着推翻全盘的危险去大举行事。

美国政治体制中上下脱节的最为明显的一环,就是民间要求和上层惰性之间的对立。总统大选的四年任期是确定不变的,世纪之交前后的年代中,即使民间运动风起云涌,海外侵略战争失去人心,金融危机危及全球,总统依然安坐其位,坐到任期终了,绝不道歉,绝不引咎辞职。在英国欧洲的政党体制下,执政党对民意民怨的反应,包括首相辞职、解散国会、提前大选等,政治反应行动和民意走向之间,尚且存在着一定的联系,有因有果,而在美国,共和民主两党都在尽力维护现有体制,无论如何,总统四年一选,国会六年一选,国会议员在维护体制上面,是同对立党和总统一致的,绝对不愿打乱现有秩序,希望仍旧按照既定程序,按部就班地过日子,有希望就出任总统副总统,没有希望就把各自席位坐到衰老无力为止。

小布什是不管风吹雨打、肆意妄为、也要坐到任期尽头的典型,奥巴马是坐上总统再说、坐不下去也要坐、坐到无人理睬的典型。出现奥巴马这样一位21世纪的总统,让人们更加深刻地领会到美国体制按部就班的惰性,推出一位较有魅力人气(好莱坞演技派)的半非洲裔美国人出任总统,即便诸事不成,经济低迷,也不碍美国人内部撕扯,国际上趾高气扬。民主党推出希拉里,就是为了维护政治现状,延续政治迷茫状态,了无新意,你好我好大家好,拉拢选民,过了四年再说。

共和党同样希望维持现状,主推出来的杰布·布什,属于典型政客和政圈中人,四平八稳,与希拉里没有什么明显区别,即使上任,民主共和两党中人都是放心的。其它共和党候选人中,绝大部分是熟于技巧的政客,取态保守,都不会对美国的总统国会体制造成像样的冲击。美国精英上层这次是决心把多年来用得得心应手的政治游戏,照样演下去的,并不认为2016年的大选,甚至政党轮替,会影响到他们的既得利益和游戏规则。这些都同民间大众,包括白人和华人的期望相差太远,令“改变”成为今世最大的笑料。

横空出世的特朗普,让美国政治舆论精英们百思不解,想不到为什么他们的既得利益和既定规则,会被一个圈外人破坏,直到大选之日。按照精英们的固定思维,换人不是个问题,但规矩不能破了,更不能触及到他们自身的各种利益。特朗普提出的议员任期设想,直接触及到众多政客的神经,那些靠党坐庄的地方政客,很有可能就坐不到他们变得近似植物人的时间了。

特朗普的大言,在众多敏感、所谓政治不正确的问题上放炮,更把那些得过且过混日子的政客议员们震动了,遭到群殴,但这是选总统,不是选圣人,接连揭丑之后,两党精英人物都逃不掉牵连揭底。更为重要的是,这一特朗普现象,是近几十年少见的总统候选人提出的议题,同民间广大民众的要求直接相联的场景,让只会照着精英话语程序和媒体提示说话的那些传统政客,如坐针毡,相继出丑,仍然打不下特朗普的支持度。

民主党利用小节“丑闻”抹黑特朗普,沿用的不过是以往百年多来的惯用伎俩,沉迷在自己熟悉的政治游戏中,以力保在华盛顿华尔街好莱坞精英们眼中完美无缺的自己人希拉里,却忽略了许多美国人对传统政客的厌烦感,他们力争真正改变的切身要求,以及美国固有体制惰性面临转变的必要性。虽然特朗普万一胜选之后,仍然会承受各路精英们施加的巨大压力,脱离自己政治崛起的根基,但此次大选中表现出来的最大特点,就是美国现行体制的深度惰性,受到深享既得利益的两大政党之外的初次挑战,能否推动向前,在于美国人是否能够脱离那些精英们创造并精心维护的幻象迷思,回到现实。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