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洋] “中国和日本你更喜欢哪一个?”“我更喜欢菲律宾。”对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来说,这样的回答自然无可厚非,甚至还带着一丝幽默。但对于这位老政客来说,这个回答也显示了他的圆滑。上任伊始,这位特立独行的总统就表示不会再依赖美国,在南海问题上寻求与中国和解。如此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除了让昔日的后台——美国有些措手不及,也让亚洲其他美国盟友有些摸不着头脑。而在20日开启的访华之旅中,杜特尔特频频语出惊人,进一步拉近了中菲两国的距离。按照计划,杜特尔特在结束对中国的访问之后随即开始访日,而他在中国的亲近之举,让东道主日本多少有些惴惴不安。杜特尔特访华 试探,是安倍对杜特尔特此次日本之行的基本态度,令他感到满意的是,尽管在杜特尔特访华期间,中菲两国政府就南海问题达成搁置争议的共识,然而到了日本后,杜特尔特则一改之前在中国就南海问题的表态。但鉴于杜特尔特总统有修正自己言论的先例,所以也不排除在回到马尼拉后他重新解释在东京发表过的言论的可能。毕竟,杜特尔特在中国曾信誓旦旦地表示“要与美国诀别”,但回到马尼后他就立即澄清说“并不是与美国断交”。反美外交是为与阿基诺三世切割 自今年6月上台以来,除了口无遮拦的言论外,这位东南亚小国领导人旗帜鲜明的反美外交方式受到了广泛关注。在笔者看来,杜特尔特当前所奉行的反美外交既是为了与前任阿基诺三世进行切割,也是一种实用主义外交的体现。回顾近年来的中菲关系其实可以发现,2010年阿基诺三世上台后,因其采取了亲美反华的外交政策,使得中菲关系从先前的蜜月期迅速遇冷。在阿基诺三世执政之前,阿罗约时期的中菲关系可以用“黄金时期”来形容。2004年时任菲律宾总统阿罗约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这之后的2005年和2007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先后对菲律宾进行访问,增强了中菲两国间的政治信赖、促进了中菲两国关系的深化发展。然而,到了阿基诺三世时期,基于其在南海问题上的荒唐言论与激进政策,致使中菲两国间的政治互信被彻底破坏。与此同时,采取消极对华外交的阿基诺三世则强化了与美国、日本之间的关系。如果从亚太地区发展的大局出发,美菲关系、日菲关系的稳定将会对区域的繁荣做出贡献。但是回望过去6年,美国给菲律宾留下了驻军、日本为菲律宾留下了几艘巡逻船,阿基诺三世本人则令菲律宾失去了很多发展经济的机会。而由美日菲三国联合主导的“南海仲裁”闹剧,菲律宾政府成了“赢家”、美日这两个非南海问题当事国获得了更多对中国说三道四的借口,反而使得菲律宾民众成了唯一的输家。因此,杜特尔特上来以来,屡次指责美国、谩骂美国总统奥巴马,其本质就是为了展现出与前任阿基诺三世不同的外交政策。这一方面可以看作是为重启菲中交流制造舆论氛围,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了菲律宾民众的反美情绪——根据菲律宾Pulse Asia Research在10月12日发布的民调数据显示,杜特尔特总统的支持率为86%。当然,杜特尔特之所以敢于否定前任阿基诺三世的亲美外交政策也在于当前的特殊形势。一来奥巴马总统任期即将结束,其对菲律宾的影响力正在减弱;二来美国正处于总统大选期,权力的真正交接要等到明年1月中旬,而接下来希拉里政权或特朗普政权将采取怎样的亚洲政策还不得而知,特别是美国当前在欧洲和中东深陷僵局,其“重返亚洲”的政策能否延续也是个未知数。不过,也需要警惕当前高调反美外交的杜特尔特在未来重返美国怀抱,毕竟菲律宾与美国是同盟国的关系。亲日外交实为获取利益最大化 杜特尔特虽然采取了反美外交政策,但是对待日本则采取了完全相反的外交政策,即亲日外交。日本是美国在亚洲最忠实的盟国,因此这可以看作是杜特尔特为今后随时修复菲美关系而进行的战略布局。尽管在此前担任25年的市长生涯中,杜特尔特没有说过日本一句坏话,并且还曾多次前往日本旅行,但是公共外交政策的制定是各方利益妥协的结果,并不是个人意志的延伸,所以杜特尔特当前的亲日外交本质是利用中日矛盾来赚取利益最大化。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杜特尔特访日 根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的统计数据:2015年日菲、中菲、美菲的贸易总额分别为187亿美元、172亿美元和160亿美元;2006-2015年日本、中国、美国的对菲直接投资为100亿美元、13亿美元和69亿美元。不论是双边贸易,还是直接投资,日本均为第一位并超过中国,但有一个现实背景不应被忽视,即中菲贸易、中国对菲直接投资低并不是说中国不重视菲律宾这个市场,而是基于之前“南海问题”产生的负面影响。相信杜特尔特明白当前与日本维护好贸易关系的重要性,也深知惟有与中国深化发展才能促进本国经济的不断繁荣。同时,近年来,日本在高铁出口、基础设施建设、对外经济援助方面一直紧跟中国步伐,想来杜特尔特也一定是读懂了日本围堵中国的战略布局,所以才在结束访问中国后,马不停蹄地访问日本,寻求经济支援。正式访问日本前夕,杜特尔特在接受日本NHK电视台专访时表示“日本是好兄弟”。但若结合当前的局势来看,这对“好兄弟”实为貌合神离,一个为了资金,一个为了维持“哥们儿关系”。在东盟国家中,菲律宾的GDP增长率最快,但国内的基础设施、科教、卫生等诸多领域依然需要大量资金的投入。而日本与菲律宾关系的真正发展深化则始于2010年阿基诺三世时期。为了继续牵制中国,日本需要与菲律宾这个南海当事国维持良好关系,特别是需要菲律宾就南海问题发出日本希望听到的声音。因此,杜特尔特在访问日本期间说了一些安倍想听的话,而安倍也投桃报李给予了菲律宾一些经济上的资金支持。虽然杜特尔特的表态有几分真假不得而知,但日本政府送出的巨额资金则是千真万确。笔者注意到,日本政府是以“公式实务访问宾客”的级别来接待杜特尔特总统,这在日本的海外要人招待级别中属于第3级(第1到第5级分别为:国宾、公宾、公式实务访问宾客、实务访问宾客、外务省宾客)。而稍早前,第一次访华的杜特尔特在中国获得的却是“国宾”级的接待。虽然中日两国的外交接待体系不同,但日方对于第一次访问日本的杜特尔特的接待级别显然并不是很高,特别是在当前日本积极拉拢菲律宾的背景下。日本政府对外国要人的接待级别是两国关系的晴雨表。2010年上台的阿基诺三世曾先后6次访问日本,日本政府最初也是以“公式实务访问宾客”的待遇进行招待。但随着日菲关系的走近、南海议题的升温,阿基诺三世在卸任前2015年6月的日本访问中获得了“国宾”级待遇。“国宾”级待遇在日本属于最高级别接待,除了有欢迎仪式外,天皇、皇后还将在宫中设宴款待到访外国要人。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阿基诺三世获得日本“国宾”级待遇 上一个受到日本“国宾”级接待的还是2002年菲律宾时任总统的阿罗约。政坛之中,人走茶凉的现象往往更加现实,但日本政府对当时任期不到一年的阿基诺三世的隆重款待,或许也是一种特殊的“感谢”吧。今年是日菲建交60周年,1月上旬,日本天皇、皇后时隔54年再度访问菲律宾。在长达5天的访问期间,天皇夫妇追悼了太平洋战争期间日菲两国的死难者。因为自1989年即位以来,日本天皇和皇后外访的次数非常有限,所以年初的那次访问也就成了阿基诺三世时期的主要政绩之一,当然也成了日菲关系深化的标志之一。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天皇夫妇访问菲律宾,追到太平洋战争期间日菲两国的死难者 日本天皇夫妇在杜特尔特任内再度访问菲律宾的可能性不大,而杜特尔特今后受到日本政府“国宾”级招待的可能性同样很低。毕竟对于杜特尔特来说,菲律宾的利益高于一切。而此前种种表态,已经在日菲之间种下嫌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