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战史上从飞行员到狙击手再到坦克手,出了许多著名的人物。但是在当时全新的兵种——特种兵领域,除了斯科尔兹内,还没有什么有名的入伍。但是英国皇家海军第4特别行动队队长林登.罗尔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特种作战之王,百分百中的神枪手。他的目标以德国军官为主,曾经一枪击毙一个将军。

出生于肯特郡的林登.罗尔跟达尔文和狄更斯都是同乡,肯特郡也是丘吉尔祖籍所在地。罗尔老爸是英国陆军驻印度殖民部队基层军官,当时印度号称“女王皇冠上的明珠”,物产富饶,资源丰富。飞禽走兽遍地都是。英国士兵们没什么环保意识,无聊时经常三三两两出去打猎,据说狙击手“sniper”就源于驻印度士兵的一种猎物,沙维鸟。翻译成英文就叫“sniper”,这种鸟飞得快,行动敏捷,不是神枪手很难打中。久而久之神枪手便被人称为“sniper”,当然这是英国人的说法。美国人解释是“sniper”源于独立作战中的肯塔基步枪手,虽然说法不同,但是当时驻印士兵们的确练就了一手好枪法。

老罗尔在印度混了好些年,枪法也不错,教育孩子时有意把这门手艺传到下一代。罗尔自小跟老爸出去打猎,耳濡目染加实战,很快射术就上来了。但神枪手跟狙击手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老爸对罗尔最大的影响还是传授了他最基本的狙击理论,这也源于他在南非吃到的苦头。

1900年前后,因为在南非的资源利益分赃不均,英国人跟老牌荷兰殖民者后裔布尔人打了起来。英国家大业大,没把这些放羊的尼德兰农民放在眼里,派了几个连想速战速决。没成想在艰苦环境下锻炼的全民皆兵的布尔人不光十四五岁的孩子能扛枪作战,连妇孺都能跟英军战斗,颇有中国北方游牧民族之风。英军措手不及,损失惨重。消息传到陆军部,颜面尽失的贵族老爷们决定给布尔人一点颜色看看。

于是,世界各地的英军纷纷向南非靠拢,老罗尔的驻印军也跟随开拔。人数处于劣势的布尔人没有坐以待毙,而是主动跳到外线跟英军打起了游击战。几人一伙,长枪快马,远远看到英军就开枪,百分百中。等英军反应过来要报复时,这些个“马匪”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郁闷的大英帝国撕开“文明”的面纱,把布尔人的老幼妇孺统统关进集中营任其自生自灭。但是男人们依然不屈不挠,组织“哥曼德”游击小队深入敌后,狙击,下毒,破袭作战。一直到熬死了维多利亚女王,英国人才做出了让步。

作为参加过那场战争的老兵,罗尔对“哥曼德”游击队心有余悸,这些人是天生的战士,神出鬼没。在南非荒凉的原野,身穿大红色军服行军的英国士兵成了很好的靶子,但是挨了打却找不到身披迷彩伪装的布尔狙击手。老罗尔侥幸捡了一条命回家,经常给孩子讲这些故事,罗尔从小就对这些神通广大的“哥曼德”战士充满向往,把父亲说的战例牢记于心。

18岁时,一战打得正酣。他跟老罗尔表示要当兵,加入肯特郡步兵团到欧洲建立不世功勋,老罗尔却出乎意料一百个反对。

倒不是老罗尔不肯他当兵,而是当时在英国,陆军低人一等,不受待见。于是罗尔听他的意见加入了海军,但还是干步兵的活。很不想,他被分到了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舰上特遣分队,说白了就是宪兵。

罗尔没有灰心丧气,尽职尽责很快赢得了其他水兵的尊敬。在司令官登舰视察时,他抓住机会好好表现,争取给长官留下好印象。久而久之,很多位高权重的海军长官都认识了这个不错的小伙子。罗尔终于凭借有些的表现得到青睐,一战结束后,罗尔被推荐保送达特茅斯皇家海军学院,主攻陆战队战术。结业后留在陆上作战部队,参与新兵训练工作,总算离开了军舰。

在陆战队服役时,罗尔忽然萌生了特种作战和狙击作战的念头。在他看来,陆战队应该是长官手中的尖刀,登陆作战时首先冲上滩头排除障碍。而在战争正式爆发之前,可以利用特殊装备渗透进敌人后方搜集情报,刺杀,破坏交通线等行动。而他也确信狙击战术一定能在陆战队作战中发挥作用,所以他手下的士兵都被罗尔严格要求练好射击和伪装。

1940年,纳粹德国携闪击波兰余威兵峰北指,企图一举攻占挪威沿海,打开进入大西洋的通道。英法闻讯展开反击,双方展开激战,最后在挪威北部纳尔维克的争夺战中陷入僵局。这里是德国冬季从北欧输送铁矿石的重要港口,由经验丰富的山地作战师师长爱德华.迪特尔亲自镇守。他手下除了来自奥地利的第3山地师部队外还有部分伞兵,战斗力强悍。

英法联军也投入了精锐,派出了苏格兰高地团,阿尔卑斯山猎兵还有法国外籍军团,也都是精锐部队。罗尔的陆战队作为陆战尖刀,也参加了战役。

战役伊始联军进展顺利,已经竟派了一艘战列舰和一艘航母的超大阵容对付仅仅有十艘驱逐舰的德国海军。一顿炮火德军军舰永沉海底,但是德军水兵大部分都被自己人捞了起来送回岸上用挪威人留下的武器继续战斗,迪特尔俨然多了一个团的部队。

扫清了外围障碍,联军开始登陆。罗尔带领手下乘坐小艇作为先遣部队冲击码头,德国人稀稀拉拉的还击火力更像是在应付差事,令早已准备好血战一场的陆战队员大跌眼镜。没费什么事就在舰炮支援下成功登陆,巩固阵地向纵深发展。迪特尔此时的防线远不如几年后的大西洋壁垒,而且他手下都是轻步兵,最重型的武器只有MG34轻机枪。

但是陆战队很快也吃了这种速射武器的亏,兴冲冲的陆战队员们被压制的叫苦不迭。看着手下被压制的像个孙子一样,罗尔按耐不住了,亲自出马抄起一枝李.恩菲尔德步枪三枪把机枪手,副射手,弹药手全部击毙,机枪的威胁瞬间消除。

清理了德军机枪,罗尔把枪扔给部下,看着一群目瞪口呆的新兵们,罗尔说道:“以后就得这么打。”新兵们士气大振,迅速消灭了德军。

刚结束战斗,有人来报告一同登陆的法国友军找到炮火袭击,指挥部的长官们推测德军炮兵阵地就在陆战队阵地附近,让林登罗尔搜寻并将其摧毁。

罗尔亲自带队侦察,在一片树林中找到了隐蔽的很好的德军山地炮兵连。但是德军防御严密,手下这几个人强攻还不够德军塞牙缝。

但是罗尔绝不甘心两手空空灰溜溜的撤走,于是他开始潜伏,想掌握他们的行踪,等待时机呼叫皇家空军来轰炸。

正在雪地潜伏时,他的望远镜镜筒中出现了一条的大鱼,那是一名德国海军上校。之前德军水兵有很多被捞起参与陆战,他们虽然没有经过枪战训练,但是对于操纵火炮是手到擒来。迪特尔挑选了一批海军指挥官,让他们负责炮兵观察,校正弹道工作。而罗尔看到的上校,就是炮兵观察所的总联络官。他是来视察炮兵阵地的,很不巧与罗尔撞上了。

罗尔手心发痒,他也不担心暴露。因为上校离他至少有一英里远的距离,这么远的距离对于狙击手也是个不小的考验。

但是林登.罗尔不以为然,架好枪,稳稳一瞄,趁着开炮时巨大的声响扣动扳机。

但是上校安然无恙,手下以为他失手了,罗尔却满脸自信的微微一笑:“让子弹飞一会。”

话音刚落,望远镜里那名上校一脸痛苦的捂着肚子倒地,再也没能起来。

德军顿时陷入恐慌,这冷枪来的也太诡异了,但是前线作战需要,炮击不能停,一时想不到应对的主意。

没多久,又一个军官毙命。德军守备部队长官勃然大怒,上尉命令停止炮击,让步兵带上军犬搜捕可恶的狙击手。话音刚落,一发子弹让他布了上校的后尘,他的脑袋顿时爆出一蓬血雾,如同碎裂的鸡蛋一般裂开。

德军一片哗然,林登罗尔也不恋战,带领手下迅速撤离。

这一战罗尔带菜鸟们打出了水平,但大英帝国还是输了。因为,后院起火了。

曼施坦因制定的“黄色”计划开始实施,德军装甲集群横扫欧洲大陆,六个星期法国沦陷,25万英法比联军被逼到一个小角落,等待着撤离到英国。这种情况下,联军在挪威打得再好也无济于事,战事只能虎头蛇尾的结束。

但是罗尔因为其在挪威的表现而使他名声大噪,尤其是一英里远程狙杀德军军官的事迹,更是让丘吉尔都知道了他。

敦刻尔克大撤退后,西线陷入了平静,除了天空和海洋还在搏杀,陆地基本没什么战事。

但是丘吉尔是个不甘寂寞的人,总想着给希特勒找点麻烦。而且他也参加过布尔战争,甚至被“哥曼德”俘虏过。邱大爷“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跟南非人一般计较,二战时期还忽悠南非人做大英帝国的炮灰。而“哥曼德”的影响让他脑子里灵光一闪,决定组建突击部队到欧洲大陆骚扰德军。

特种部队是优中选优,不要多少人,但都是精锐。当时公认的英军最精锐部队当属刚成立的空降兵部队和老牌海军陆战队,于是人员就从这两支部队挑选,部队代号依旧是哥曼德。

1940年,哥曼德正式成军,下辖6个分队。一到三分队以伞兵为主,四到六分队多数来自陆战队。林登.罗尔被任命为第4分队分队长。因为是草创,分类可能比较原始。但是后来大名鼎鼎的SAS空勤团和SBS特别舟艇中队就是从这两个最初创立的突击队发展起来的。

与大名鼎鼎的红魔鬼特别空勤团相比,特别舟艇中队规模较小,行动也更低调。但特别舟艇中队此名非二战所有,1942年,哥曼德分家后,这支部队改称为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特别突击队,以两栖登陆偷袭作战为主,隶属于陆战队建制。而特别空勤团回归于伞兵部队建制。陆军则又当了一把千年老二,组建特种部队的事情没他们的份。

与伞兵的红贝雷帽,飞翼加剑帽徽想区别,特别舟艇中队贝雷帽则是绿色,标志是两个船桨加一只青蛙。这也说明了他们的行动是蛙人作战或利用小型船艇进行渗透作战。跟今天的美国海军SEAL和Force Recon性质相似。

但罗尔并不是以与水打交道出名,他更擅长枪战。在他的影响下,第4分队的几个老鸟都有一手好枪法,继而推广至整个分队,这支部队也以广出神枪手为特色。

1942年,深感德军压力的斯大林一再要求盟军开辟西线第二战场。美国刚刚参战,部队建制尚未完善,装备也还在生产中。罗斯福表示有心无力。但是对于军事指挥一窍不通的丘吉尔却脑子发热决定英国自己一家干!

于是丘吉尔下令制定一套比他在一战时已经搞砸的加里波第登陆战还大的两栖登陆,代号“拉特”,地点:法国迪耶普。计划动用的主力是从大西洋那边赶过来“勤王”的加拿大军队,哥曼德则是先遣部队充当尖兵,负责扫清海防炮台等障碍。

罗尔第4分队目标是瓦朗日维尔炮台,如果给第4分队独立行动全,事情就好办多了。罗尔完全可以趁夜乘坐橡皮艇无声靠近,清楚哨兵,用绳索攀上炮塔把德军堵在屋里一阵扫射,炮台可能不费吹灰之力就被拿下。就是典型的特种作战方式。

不懂军事的政治家插手军事就是军队的灾难,这一点在蒋介石,丘吉尔,希特勒身上都有验证。对特种作战完全一窍不通的丘吉尔,竟把特种兵当敢死队来用,让他们冲在最前面直面德军火力。

命令已经下了,不合理也得硬着头皮执行。运输船在沿海遭遇了德军驱逐舰队,只好改为强攻。伞兵出生的3队没能掌握抢滩登陆的要领,一下船就陷进了淤泥中,被德军当靶子射杀。420人不到300人幸存。

第4分队倒是维持了陆战队的专业素质,一下船迅速跃出寻找掩体,在机枪掩护下逐渐逼近碉堡。德军火力全开,子弹如暴风骤雨般呼啸着刮向英军。林登.罗尔平时的狙击训练此时发挥了大作用,神枪手们从容的选择目标狙杀,德军几个射击孔被打的火星四溅,惨叫连连。射速高达900发每分钟的通用机枪竟被几枝手动步枪压制住,林登.罗尔一声怒吼端着汤姆逊冲向缺口,士兵们也紧随其后与德军展开肉搏。

264人对120人的战斗,匕首,工兵铲,刺刀,拳头甚至牙齿都成了武器。最终,不擅长拼刺刀只习惯用匕首的德国军队全军覆没,但是特种兵们也牺牲了54人。

罗尔的第4队惨胜了,但是整个作战却成了一场灾难。德军的坦克,飞机,火炮和机枪对后续仓促上岸的加拿大军队猛烈开火,6000人的部队被围困在一块狭窄的探头,没有隐蔽和弹药,退路也被敌机封死。激战到傍晚,一名少将和一名准将血染滩头,突围无望的加拿大军队举手投降。

罗尔早一步带着第4分队坐船撤回了英国本土,但是哥曼德突击队元气大伤,不懂军事的丘吉尔几乎毁了这支部队。

除了第4分队表现还可以,英军在第迪耶普可以说是惨败。罗尔的部队给大英帝国保留了一丝颜面,被德军匕首划伤胳膊的罗尔因此被授予勋章。

丘吉尔反思加里波第和迪耶普的惨败,终于认识到军事指挥他的确不行,于是放权给将军们,自己一心一意投入政治外交,跟美国借钱,跟苏联吵架,跟殖民地玩心眼。哥曼德也正式分为空勤团和特别舟艇中队。

自此,林登.罗尔算是彻底隐于幕后,因为他的这支部队开始担负起诸如敌后渗透、袭扰、暗杀,破坏等见不得人,见不得光的行动。有些更是与英国国家利益有关,属于一级绝密,甚至要到100年后才能公开。

于是林登.罗尔就此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只给世界留下了一个前半生奋发有为的好青年,百分百中的神枪手和特战老兵的不朽传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