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若中国与日韩冲突中美关系将相当困难

美学者:若中国与日韩冲突中美关系将相当困难美学者:若中国与日韩冲突中美关系将相当困难美学者:若中国与日韩冲突中美关系将相当困难美学者:若中国与日韩冲突中美关系将相当困难美学者:若中国与日韩冲突中美关系将相当困难美学者:若中国与日韩冲突中美关系将相当困难美学者:若中国与日韩冲突中美关系将相当困难美学者:若中国与日韩冲突中美关系将相当困难美学者:若中国与日韩冲突中美关系将相当困难美学者:若中国与日韩冲突中美关系将相当困难美学者:若中国与日韩冲突中美关系将相当困难美学者:若中国与日韩冲突中美关系将相当困难美学者:若中国与日韩冲突中美关系将相当困难

对话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文安立教授 成全球性大国,中国需慎之又慎 冷战史和当代东亚史权威专家、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文安立(Odd Arne Westad)原籍挪威,曾任挪威诺贝尔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国际关系学院创立过冷战研究中心,是《冷战史》主编以及多卷本《剑桥国际冷战史》主编之一。他的《不安分的帝国:1750年以来的中国和世界》一书和“中国要学习当大国”等观点近年也引起西方学术界的关注。应《环球时报》之邀,笔者10月初专访文安立时,他强调:“中国在成为全球性大国的道路上必须非常谨慎。” 中国要成为全球性大国代价高昂 张梅:谈谈您研究中国的感受吧? 文安立:1979年我第一次到中国,在北京大学留学,那时“文化大革命”刚结束。能亲眼见证中国从一个大而穷的国家发展成如今这样一个世界大国,我感到十分幸运。我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华东师范大学、复旦大学都有合作,还有很多朋友或熟人来自中国外交部。我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负责冷战研究中心时,有一个针对中国外交官的6到9个月的培训项目。 张梅: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的和平崛起令世界关注,还有的担心中国很快成为一个全球性的超级大国。您认为,中国要成为“超级大国”还需要做哪些准备? 文安立:我不确定中国是否应该成为一个全球性大国,因为这相当困难并且代价高昂,需要花费大量的物质资源、战略力量、人力资源,我认为中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储备起这些资源。但中国已拥有一些资源,从一个贫穷的国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想很快中国就会成为最大的经济体。这是我们这个时代全球范围内最重要的变革,中国为此必然付出很多努力,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会立刻变得像通常理解的“世界大国”那样。即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但由于人口规模(庞大),中国仍将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在中国许多地方旅行过,看到中国不同地区之间的巨大(发展)差异。中国在成为全球性大国的道路上必须非常谨慎。 中国需有大国支持和重要朋友 张梅:在成为负责任的大国方面,中国已做出很多具体的工作,如“一带一路”倡议、亚投行建设、参与国际维和、援助难民等。您认为,国际社会该如何看中国的这些贡献? 文安立:我认为中国承担国际责任对中国和整个世界都非常重要。我希望中国能继续发挥作用。作为国际力量,中国在促进发展、维护和平以及推动国际经济、健康医疗等领域合作发挥着积极作用。你知道在美国和世界其他地方,总有一些人担心中国“崛起”,他们认为中国崛起速度太快或许将主导国际事务,但我了解的中国不太可能这样做。我非常确定中国现在正致力于发展,中国的实力主要表现在经济快速发展,这使得中国成为一个全球经济力量。在投资方面中国已经名列世界前茅,在技术方面中国也有成千上万的机会,这就是中国未来的样子。 张梅:您有一个观点是中国应有大国担当,也表示过中国确实面临很多外交挑战。您会给中国外交部门的熟人和朋友提哪些建议? 文安立:中国外交真的很难掌控,因此在处理国际事务方面还需要快速学习。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中国不必喜欢所有的国家,也不必与所有国家交朋友,但还是需要改善与一些国家及地区的关系,如与日本、韩国的关系。事实上,中国需要拥有大国支持和重要的朋友,更要处理好与印度尼西亚、越南、韩国、日本等国的关系。 东亚和平,中美关系就稳定 张梅:以中日关系为例,您认为安倍政府否认侵华历史,在这种情况下中日关系将怎么发展,只维持经济关系就可以吗? 文安立:我认为中日仅维持经济关系是不够的。无论是历史问题还是钓鱼岛问题,都对中日关系全面发展构成挑战,但只在经济事务上有往来可能非常极端。我希望能避免这种现象。尽管中日之间有一段糟糕的历史,但两国仍相互依赖。你提到日本不承认在中国犯下的罪行,是的,我赞同你的观点。但多年以来,中日双方合作,中国也从中受益匪浅,所以两个国家必须要找到和解的方法。中国想成为一个大国,必须要更具创造力,如果说有胡萝卜和大棒,我认为(处理中日关系时)需要更多的胡萝卜。当然日本也必须改变其政策,使两国成为朋友。 张梅:美欧目前面临困境,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能做什么?能否保持与美欧的稳定关系? 文安立:我认为中国有良好的机会与美国和欧洲保持稳定的关系。美国与欧洲不同。中国可以拥有的最好盟友就是欧洲。对美国来说,关键点是在东亚地区。因此,东亚地区必须保持和平。如果中国能与其大多数邻国——日本、韩国、东南亚国家保持和平关系,中美之间的关系就可以相当稳定。事实上,这种稳定关系已有相当一段时间。一旦中国与美国领导下的邻国发生冲突,那么美中关系可能会变得相当困难。 张梅:作为冷战问题专家,您怎么看现在的美俄关系,是不是依旧处于“冷战”状态? 文安立:我不认为美俄之间现在是一场冷战,因为经济形势已发生改变。苏联过去需要与全球资本主义制度体系竞争,而俄罗斯现在不用这样。今天的中国也不是这样。中俄将有能力在大国之间崛起。美国不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它也在捍卫自己的利益,所以现在就有政府间的妥协,这与冷战时期完全不同。(作者张梅博士为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侨务干校副教授,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研究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