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们现在说到政府,政府给我们每一个人什么?那最多的就是政府要公共服务,政府给我们提供各种公共服务,这里我们基本把政府提供公共服务作为政府的义务来看待的,一般的说法就是我们纳税了,政府就应当为纳税人服务,而我们没有认识到的是,权利义务是相等的,这也是一项政府的权利,是政权权力的来源!如果政府丧失这项权利,政权的和平演变就要开始了,而网络资本的烧钱补贴,买好社会各个阶层,就是田氏代齐的做法,需要警惕网络资本搞田氏代齐式的和平演变。

西方的慈善家们都争抢着进行所谓的捐款进行各种公共服务的提供,我们的小清新们对这样的善行心仪崇拜,但这慈善的背后是有巨大的回报的,中国为什么不流行?背后就是中国历史上早就有田氏代齐的故事,提供公共服务是政府的权利,不能让渡给资本!你要是明白了这一点,就是可以知道为何沈万三捐赠建设了南京城墙却要被杀(最后是改为充军云南,客死云南)的原因了。西方的慈善,是把本来该交给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纳税,变成了他们来提供服务,行善的是资本干,打压限制让人不舒服的事情归政府干,这背后就是资本幕后统治世界的规则。中国不是资本统治的社会,当然不能让渡给资本。

我们现在很多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权利,结果就是在网络上大幅度的让给了资本!我们可以用网约车为例,号称是打破利益集团,背后就是打破政府权力!以前的出租车管理,是一项政府权力,但现在这个权力政府没有了,变成了网络资本的了!合法化的背后,就是政府的交权。以后大家出行的市场,就是网约车的经营者进行管理了,我们的出租车管理局要被架空,背后就是政府的这个权力变成私人资本的了。

田氏代齐,也叫田臣篡齐,前545年,开始田桓子取得公族与国人的支持。田桓子之子田乞(田无宇的儿子,即田僖子)用大斗借出、小斗回收,使“齐之民归之如流水”,增加了户口与实力。是谓“公弃其民,而归于田氏”。前489年,齐景公死,齐国公族国、高二氏立公子荼,田乞逐国、高二氏,另立公子阳生,自立为相。从此田氏掌握齐国国政。

网约车的成功,上演的就是网络版的田氏代齐,数以百亿计的赠送,一下子似乎打车好便宜,与当年的田恒子的儿子田乞给齐国国民大斗出小斗进有何区别?而给领导人的孩子各种私募能够参股,招募领导人的孩子进入企业工作,搞各种慈善捐助活动,不就是田恒子的“对齐国公族凡公子、公孙之无禄者,私分之邑,对国人之贫均孤寡者,私与之粟”的行动吗?这样的做法,中国古代2000多年前就有了。现在网络资本进入公共服务领域,通过利益输送,给公众和相关的部门,与当年田氏搞的贿民政策没有两样,达到大家都接纳他们的目的。而且还搞了白马非马,在原来禁止的黑车,在线下是马,到了线上就变成了白马,就变成了所谓的法不禁止皆可为,与当年的公孙龙的做法是一样的,等到了占有市场达到一定的规模,就要搞合法化,不让他们合法化的就是利益集团等等。

网约车的进入市场,背后是当时出租车价格的矛盾,很多人打不到车,而出租车管理部门则不能放太多出租车出来,因为道路是有限的,因为道路的拥堵我们很多城市已经限号,限制车辆的购买,一辆出租车对道路资源的占用,相当于20辆私家车!而更关键的是出租车已经到了退出城市主要交通手段的阶段,世界发达国家定制化的出租车服务肯定是比你自己开车要昂贵的,根本没有一个打车族!而打车族其实是有话语权的上层群体,公务员、国企人员很多,因为可以报销,这些人在打不起车的时候或者打不到车的时候,买私车已经被限号,退回做公交则是实体生活水平的下降了,当然意见极大;而出租车司机则在油价、物价和工资都上涨的时代,收入没有上涨甚至下降,意见也很大;政府出租车涨价影响CPI同时民生也有压力,这个时候出现了网约车,多少亿的现金,又补司机又补乘客的,似乎一下子矛盾解决了,不担缓解了打车难,还没有涨价,还解决了就业,真的太美了,与当年田氏执政一样了!说是提高了车辆的效率,背后是增加了道路占用率,是政府市政投资买单的间接套利,而且这样的亏损营销,为何没有人想想可持续吗?亏损营销属于不正当竞争的倾销手段,这些手段的背后是什么?想一下中国的核心城市人均GDP已经迈向2万美元,在中国以外的世界上哪一个人均GDP达到2万美元的城市,可能有只要1-2美元起步的出租车?这个变化的缝隙被敏锐的资本捕捉了。

出租车的2美元起步不可持续,下面这个倾销怎么玩呢?对这个买好的捐助怎样持续的,后来怎么样,我们可再看看田氏代齐的历史发展,前481年,田乞之子田恒(田成子)杀齐简公与诸多公族,另立齐平公,进一步把持政权。也就是说把当初他们收买获得支持的公族被大量屠杀了,同时田恒又以“修公行赏”争取民心。前391年,田成子四世孙田和废齐康公。前386年,田和放逐齐康公于海上,自立为国君,同年为周安王册命为齐侯。前379年,齐康公死,姜姓齐国绝祀。田氏仍以“齐”作为国号,史称“田齐”。田氏先是贿赂,最后还是要有屠刀的,我们党的政权让渡给资本,就不想想自己的后代会如田氏代齐的姜姓齐国后人那样被屠杀吗?而看似得到好处的齐国人,变成田氏臣民以后,照样是要被盘剥的。

但这个网络资本的和平演变,完全掌握了社会话语权,谁阻挡谁就是既得利益者,民意已经被贿赂出来了,民意是可以被钓鱼的!与当年田氏代齐的情况是一样的。史书上说田氏代齐的时候是“齐景公时,公室腐败”,但这个田氏是执政的宰相,腐败没有他的份儿?他家那么多的钱不是腐败来的?田氏给没有钱的公室“无禄者私分之邑”不叫行贿?我们现在的网络资本是不是给很多权贵子弟们股份来着?关键就是这个历史的笔,是胜利者田氏来写的,现在流行的话就是政府腐败、低效,网络监督技术进步云云,我们的媒体话语权早已经被田氏这样的资本所掌握,下面就是田氏代齐的和平演变要开始了。

7月28日,中国交通运输部等7部委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宣布网约车合法,这也是全球范围内第一部国家级的网约车法规。为何中国是第一?最早搞Uber的西方国家为何不批准?而且我们要注意到的就是中国的网络还是被外国资本控制的,为何我们不能仔细的多想想呢?在对待不确定的事务面前,立法都是保守的,都是要让子弹飞一会儿,看清各种利害关系再立法,因为法律是严肃的和不溯及既往的,一旦立法就不能朝令夕改,而且更改法律可能还要涉及给相关损失方补偿的,所以各国立法都很保守但我们的立法却非常激进,这背后我们不能不说田氏代齐的利益攻势非常有力。资本要夺权的力量太强大了。

其实我们看到网约车与田氏得势后的做法也是一样的,刚刚合法化,这样 端倪就已经出现了。网约车的牙齿就已经露出来了,私家车要做网约车,则要给平台上缴20%的收入,这与他们谴责的收费高的出租车公司的份钱也相差不远了;而对我们公众约车,一旦紧张,人家网络可以把你的底线算的非常清楚,立即约车价格变成原来的2、3倍甚至更高,约车还要给小费等,这就是把原来的出租车的拒载和议价从线下变成了线上,利益已经挖掘得最大化,已经实际大规模涨价了。现在很多公众已经感觉到网约车已经变得不便宜了。

与此同时,我们看到他们的垄断开始了。经历数月合并传闻,全球最大两家出行平台终于达成了交易。滴滴出行将完成对Uber中国区业务中国优步的收购。接近交易人士透露:合并后公司估值接近350亿美元,其中Uber中国价格接近70亿美元,而滴滴出行保持最近一轮融资后估值,即270亿美元到280亿美元之间。不过此前滴滴与快的合并前夕,双方对于合并传言的回复也是极力否认,这背后就是要规避我们的反垄断部门。我们可以看到网约车合法化讨论的时候,是滴滴和快的的两强竞争,后面还有Uber,他们的信息还是分散的,市场还是有竞争的,而现在他们都合并以后,已经是一家接近95%的独大了,这个比例是其他竞争者无法生存的。这里有人又要说这是市场竞争的自然选择的结果,还要说惠及了打车人等等,但为何你们不说这背后还有倾销呢?低于成本的销售就叫倾销,你网约车的市场推广不是补贴赔钱倾销来的?所有的倾销的不正当竞争,都是倾销时消费者低价得利的。

这样的合并,垄断的问题怎么就没有人提了呢?我们的反垄断难道就是纸老虎?第三方数据研究机构中国IT研究中心(CNIT-Research)近日发布的《2016年Q1中国专车市场研究报告》显示,一季度专车市场整体保持了高速增长,其中滴滴专车以85.3%的订单市场份额居行业之首,Uber、易到用车及神州专车则分别以7.8%、3.3%和2.9%位列二、三、四位,这四家占全部市场的99.3%,这意味着其他投资人已经进不来了。若从市场份额看来,滴滴与Uber中国合并后,将占到中国专车市场的93.1%接近95%,这个规模实际上已经是其他竞争者无法生存的地步,最后的结果必将是完全垄断网约车市场。我们的反垄断机构干什么呢?更进一步的是这两家的管理控制层是柳传志的女儿和侄女,本身是一家人,带有很强的一致行动人的味道,最后我们还发现神州租车还是柳传志投资的,如果算上则占到市场的96%,我们13亿人的出行都是他们家控制的了。

我们可以看到网约车的平台在资本市场上价值巨大,滴滴则最新一轮融资总额为73亿美元,包括招商银行安排的25亿美元贷款,滴滴募资材料显示,滴滴本轮融资投前估值为230亿美元,较半年前165亿美元大幅提升。以此计算,目前滴滴估值在270亿美元到280亿美元之间。远远超过了他们赠送的利益,这个溢价升值是巨大的。什么使得他们的利益最大化的?他们的利益最大化的在哪里?

这个最大的价值就是他们成为了网络上的出租车管理局,如果我们能够把全国各地的政府的出租车管理局整体上市的话,又允许出租车管理局根据市场最大化的抽取利益,那么我们的出租车管理局的上市公司该估值多少?这个利益又有多大!这就如田氏代齐一样,田家给大家的利益怎么着都是有限的,政权的利益才是无限的,捐出家产获取政权,怎么着都是极为合算的交易。现在垄断又合法化的网约车平台,就是一个网络政权机构了!滴滴声称:“通过大数据的深入挖掘与应用,智能调配体系连接多种交通工具,……,滴滴出行已经构建了一个世界领先的智能交通云,希望通过与相关公共部门和科研机构合作,为城市的交通体系和城市发展创造更大的社会价值。”这不是政府应当做的公共职能吗?现在就要网络上代行政府职权了。对私有企业,政府的公共部门是它的管理者,不是它的合作者,公共服务本身也是政府的权利、政权的权力,企业谋求的是利润,社会价值更多的需要政府职能来满足。

对这样的机构,世界普遍规则是需要政府特许经营权的,特许经营是需要给政府高额特续费的,同时特许经营的年限也是明确的,还要纳税和接受政府管理,特许的条件也要公示和限定,同时还要明确限制利润率,不能利润太高。现在网约车平台这些限制都没有,当然可以高估值,这个估值就是你政府权力的估值,是制度性的套利。有报道说滴滴快的正筹划IPO,Xiaoju Kuaizhi Inc.拟于2017年于纳斯达克上市。又一个VIE结构的公司,又是外国股权主导,又是外国上市,我们线下出租车管理局的政府权利变成了网络上的商业利益,被全球挂牌兜售,让买办和资本大鳄赚取暴利。互联网思维讲的是羊毛出在猪身上,关键是你要认清这个猪是谁,别当了猪被卖了还给人数钱,当了被侵害的猪,还被叫做利益集团。

更进一步的是他们把我们出租车管理局以前特许给他人的利益也给无条件征收了!我们的出租车公司当时取得出租车资格,是支付了高额对价的!不要说他们是利益集团,他们的利益支付了对价就该保护的,这里怎么不说保护私产了?!当时出租车车牌大部分省市是拍卖的,价格最高的高大70万元最少的也要10万元以上,那个时候这是多少银子?而北京等搞出租早的城市,虽然没有牌照费用,但当时25万元一辆的桑塔纳是多贵?足够北京三环内两套房子了!这些利益是出租公司当年投资带来的,这些利益政府不保护,本质上讲就是政府的一种违约!政府拍卖车牌的时候是有承诺的。但他们没有话语权,是被掠夺的沉默的人!说出租车公司是利益集团阻碍改革和技术进步,那么网约车平台背后的资本就不是利益集团了?这里最大的出租车公司也比不上最小的网约车平台的!网约车对司机收入20%的抽取费用,实际已经赶上出租车的份钱,因为出租车还要给司机上保险什么的,网约车平台可什么都不管。如果把全国的出租车公司牌照特许经营的权利掠夺过来上市,应当值多少钱?把这个想明白,就知道网约车平台为何可以有那样高的估值了!

网约车平台的强大,能够与政权相比,我们还可以从另外的层面看一下。滴滴官方6月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已有3亿注册用户,约1500万注册司机,业务涵盖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巴士、试驾和企业级等多个领域,日完成订单已突破1400万。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数量和活跃度、粘性?中国13亿人而除去老人、儿童和农民等不打车的,中国主体人口群实际已经全部覆盖,几乎是人人都在他们手中。更有甚者的是他们全面收集我们的个人隐私信息,如果你让你手机的位置服务变成提醒,你会发现在你不约车的时候,网约车平台也在提取你的位置信息,等于是随时跟踪着你的行踪,而且约车软件索要你手机系统的各种授权,包括访问手机的存储空间权力等,这些行为都与约车无关,你在约车软件面前透明了。

这里不要说贪官去了会所消费它知道,老百姓出轨开房它也知道,你几十年前的行踪它都记录在案,你的政府工作人员甚至是我们的情报人员,只要有手机和用滴滴,你的行踪它就知道,你总是秘密去接头地点和安全机关,他们可以把中国的情报人员都大数据出来分享给Uber再分享给美国中情局!我们现在的领导人可能不用,但我们的社会精英免不了用,领导人的家属免不了用,实际你的社会核心的行为已经被大数据勾勒了,更在于我们未来几十年后,谁成为了人大代表和国家决策者,你的行踪等也要被他们大数据分析。对我们执政者,这些信息你们都没有,而资本把您的人民当中的中坚人群的信息全部搞的比你清楚百倍,为何我们的执政者能睡得着觉?一旦出现风吹草动,会给我们的政局造成多大的不稳定,为何你能够把这个权力让渡出去?我们的出租车管理局是提供公共服务的,但这个义务被网约车平台占据了,你会越来越认识到这是一个权力的。

更可怕的是网络资本可以不是本土的,中国的核心信息可以被流失的,我们关注国有资产流失,而国家核心信息的流失泄密,这无形资产的流失其实更可怕。滴滴与Uber拥有贝莱德、高瓴资本、老虎基金、中国人寿4家共同的投资方。一位人士透露,这次合并老虎基金与高瓴资本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滴滴出行和Uber全球将相互持有对方股份,Uber中国的投资人将获取新公司的部分股份,但持股比例暂未确定。此外收购交易之外,滴滴中国还将以Uber全球最近一轮融资估值超680亿美元再投资10亿美元给Uber全球。这里没有公开的是他们怎么样共享信息,但我们知道的是Uber软件在合并以后外国人一样可以境外约车,约中国境内的车,这意味着他们必然是深度的信息交换的。而且这个合并的估值当中,外国资本就是得利的,Uber中国的市场份额是滴滴的不到10分之一,却占新公司的大约20%的份额,滴滴最新融资前,滴滴和快的之股权结构为:管理层(20%包括ESOP)、阿里 (11%)、中信产业基金(6%)、DST(5%)、TigerGlobal(5%)、Coatue(5%)、软银(4.3%)、GSR(4.3%)等,这意味着Uber通过这个合并,已经是公司的最大股东了,虽然滴滴声称Uber全球将持有滴滴5.89%的股权,相当于17.7%的经济权益,优步中国的其余中国股东将获得合计2.3%的经济权益,这个说法规避了外国控制的概念,但Uber全球起码已经是利益最大一方了,公司管理层的20%不到,背后是一大群人,早晚上市后会权利拆散的。如果计算了其他外国投资者,尤其是共同股东重合度比较高,他们带有一致性,这个公司就是外国控制的企业,甚至有隐含的一致行动人和实际控制人。而滴滴新的融资当中,投资方包括苹果公司、中国人寿、阿里巴巴、蚂蚁金服及腾讯、软银等,滴滴也因此成为了唯一一家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共同投资的企业。在这个平台之上,网络资本成为了一个联合体,各种网络巨头是利益均沾,他们就没有这些信息交换?所以我们清楚的看到,这个网约车平台背后就是网络资本控制,网络资本还是境外资本控制,也是美国为主的控制了!如果控制这个平台的外国竞争者、情报机构利用这些信息,掌握了几乎所有城市里面的成年人的隐私,对我们的国家安全会怎样,你的政权还安全吗?

而且还有一个差别必须注意,我们是实名制的,这个实名身份是给网站的,而美国等西方国家网络是匿名的,实名和匿名在信息的估值上,也是根本不同的,实名的情况下,中国人所有的个人信息与线下身份对应,你的隐私是完全透明的,这与西方是不同的,这个国民信息还在系统上不丢失,日后也可以翻出来,甚至几十年后还可以翻出来,被大数据,这多么的细思极恐!更在于这个应用深入到了13亿人,真的社会不稳,作为颜色革命的工具,会更可怕!它可以跟踪我们的警察等,安排动乱分子避开我们的政府控制,可以调动多少万辆车辆,是可以抗拒政权的力量。

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他们的力量和左右舆论的势力,各地的网约车细则,实际是政府的一些人已经看到了问题,政府的这个细则就是网络资本代理人指责一片,还要说是地方抗拒中央,要有大量人失业云云。为何要京人京车?北京不就是道路压力大嘛,一辆运营车辆是20辆私家车啊!外地车也来,我们限购做什么?如果外地人也干,那么我有车可以雇人干!更关键的是网约车当初是怎样说的?当初是说顺风车提高资源利用率,根本不是你要把这个变成职业的!变成职业不就是黑车合法化,进行制度套利嘛!变成职业你不就是成为了网上出租车公司外加出租车管理局吗?现在你就是制度套利的利益集团,就是网上政治集团。而黑车司机没有了黑车开,你认为应当叫做黑车失业吗?网络该归政府管还是网约车平台公司管?网约车已经是改变其初衷的和平演变了,未来他们会提出更多的政治要求的。

网约车这只不过是一个开始和案例,相类似的网络平台很多,包括出了事情夭折的P2P平台网络金融,也是要我们国家的金融核心权利,我们的网络社交平台,成为了虚拟世界的广场政治中心,起到了西方从古希腊以来的广场政治的作用,而且平台更大,就是一个网络政府的性质。再有网络的交易实体,不让政府干预的不注册不纳税,政府工商局的企业法人公共信用服务,税务局的让企业承担国家义务的权力等等,都变成网络企业的了,资本已经在布局,在各个领域把传统行为绑架,变成互联网+以后就是网络的政府职能变成网络资本的了,政府提供的社会公共服务,变成资本在网络虚拟空间提供了,网络政权在建立,网络政权在田氏代齐,网络政权在和平演变你的实体政权,这已经不全是网络经济的问题,更是一个网络政治的问题,有人的地方就有社会,就有政治,网络也不例外。

我们看到推特和脸书在改变世界的力量,看到了土耳其政变当中新媒体怎样发挥力量,我们限制西方的社交网站进入中国是为了安全,但我们的网约车怎么样?Uber进来了,Uber在各种法律灰色地带还可以全球畅通无阻,背后没有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力量?我们的核心信息被他们掌握,不是细思极恐的事情?这比起社交网站只控制舆情而言,它还要跟踪你全部的行为!它还掌握了1500万的司机控制了你的交通!它掌握了3亿人控制了你所有的社会中坚群体和各种人群,我们党只有8000万党员,他们的力量是不是已经强大到你害怕?!而且他们的力量还在快速增长和整合之中,facebook未上市的时候与Uber是估值差不多的,而Uber还有合法性的问题,为何能够有如此高的估值? 而facebook现在已经3000亿美元了,盈利才多少?它真正值钱的不是它的经济能力,而是给国际资本掌控全球政治,发挥政治影响力的能力,这个政治价值才是最大的,这个价值当年吕不韦就很清楚了。它的注册是7亿人,我们的网约车已经有3亿了,而且对你的隐私掌控的更紧密!而且我们的社交网站投资了,我们的电商交易巨头投资了,我们的网上第三方支付也与之投资关联了,他们原来是竞争的,但在网约车上统一了起来!这是一股多么强大的势力?网约车平台也是不断给每个用户推送信息的,这个覆盖能力比电视台强多了,社交平台的功能全部都有,还多了跟踪你位置的信息。以后国家内乱,需要抢占的不再是广播电台电视台,而是这些网络平台了,但这个平台如果是外资控制,平台可以飘在海外,你怎么抢占?或者人家就是田氏代齐要变你的天的人,已经在人家手里了。而且人家会如历史上的田家,搞温水煮青蛙的和平演变,是渐变的,你能够怎么办?明白了这些,你不细思极恐?你会明白500年前为何沈万三必须倒掉的。

我们的决策者更关注网络创新所带来的经济利益,就如齐僖公喜欢田氏惠民政策一样,而人家网络资本则如田氏家族一样早已打定了你政权的注意,准备的互联网枷给你戴了,准备让你政权变色的和平演变了。齐僖公该干的事情被田氏取代干了以后,僖公的未来就是后代被屠杀和绝祀。想想当年姜太公建国之不易,赠送这点区区小利,就让政权的核心权力流失他人,未来就是被谥号为僖,成为历史的小丑人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