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塔就快倒了,还能领导“自由世界”吗?

尽管过去的种种预言都是有瑕疵的,但是在看待极其变态的美国总统选举时,不去担心我们正在目睹的文明衰退以及美德的丧失实在是不可能的,正是这些美德使得美国曾经是个伟大的国家。唐纳德·特朗普就不应该被提名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他的提名和竞选运动是自二战以来共和党和美国保守主义的最大失败。而危机由来已久。灯塔就快倒了,还能领导“自由世界”吗? 特朗普10月20日在俄亥俄州竞选集会上称,他将接受11月8日的选举结果——前提是他赢了精英放弃责任 民众放弃美德 这是一个影响深远的历史趋势的顶峰:美国的统治阶级,尤其是政治阶层,放弃了他们树立榜样以及保持良好品质、诚实、能力和国家礼仪标准的责任。美国的统治阶级似乎外强中干,过去20年的公共政策错误现正在使其步入灾难之中。这一失败造成并反映了另外一种并行的现象:普通美国人良好品质、习惯和行为的丧失。而这一切曾使得美国与众不同、非同凡响,这些美德也见于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当中,他们的价值观曾经主导了整个国家。美国社会的危机既是经济的,也是文化的。富有的利己主义的精英阶层崛起过程中存在病态的迹象,人们变得比任何时候都富有、冷漠和与世隔绝;不断扩大的底层社会深陷代际的剥夺;中产阶级繁荣和乐观态度的衰退;美国在解决从就业、毒品、肥胖到学校教育质量低下等问题时能力的丧失;陶醉于愚昧的名流和电视真人秀的文化的粗俗化。美国是一个一直在自我愚弄的国家。多年来,其政界人士,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一直在鼓吹美国模式的优越性,与此同时,这一模式却在他们面前逐渐瓦解。美国作家查尔斯·默里在其2012年出版的非常有洞察力的《走向分裂》一书中发出的警告现在看来充满了先见之明。默里的观点是,过去50年,美国出现了两个完全不同的社会群体:新的上层阶级和下层阶级,背叛了开国者的理想。对默里来说,“美国人口中相当一部分人,而且越来越多,正在失去成为自由社会有用的一员所需要的美德”,而富有的精英阶层“互相帮助”,利用他们的特权“操纵游戏可却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这正是虚伪的特朗普所指责的。默里说,美国将保持富有,但是,以目前的趋势,它正在“丢弃其遗产”。这是自美国独立战争以来形成的民间宗教,其中自由和公共美德以一种使美国独一无二的方式彼此支撑着。默里在四年前说:“我们将继续拥有一个总统、一个国会和一个最高法院。但是,使美国与众不同的一切都将消失。”政治分裂化 文化幼稚化美国政治的分化反映了文化的幼稚化。在特朗普的例子中,是权力主义的诱惑,源于常规政治的失败以及一个发誓掌握了国家权力就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强权男人的诱惑。他以从古至今蛊惑民心的政客的腔调吹嘘说:“我只手可以拯救美国。”准备投票支持他的人数与对美国的理想失去信心的人数之间是有直接关系的。特朗普象征着对美国建国理想的背叛。最令人震惊的是,特朗普绑架、破坏和腐化美国保守主义时的那种绝对的从容。共和党人悲惨地成为了一个全球笑话。他们背叛了自己的国家、政党和民主。他们对特朗普的支持摧毁了他们作为存在重大缺陷的希拉里·克林顿批评者的合法性。希拉里作为一个功能失调的体系的最终知情者在参与竞选,这一体系依赖财力、名流、赞助人和特别关系。然而,她在几乎每一个方面都代表着支持高压统治的政府、大开支、贸易保护、通过对少数人更高的税收来扩大多数人福利以及不懈推进身份政治进程的先进政治的破产。特朗普和希拉里证明了保守派和先进派系都无法对美国的境遇给出一个站得住脚的理由。只有傻子才会忽视这次选举的全球重要性——是对美国衰落的大张旗鼓的宣传,不是从数量上的衰落,而是从国家的根本衰落,它从里芯开始烂了。自建国以来,尽管存在很多问题,但美国作为“山巅之城”一直坚持了下来,成为了世界的榜样,就像约翰·F·肯尼迪和罗纳德·里根所颂扬的那样。相比之下,这次选举是在展示美国的丑陋、粗俗和自私。丧失样板作用 丧失国际地位这之后,还有哪个国家愿意复制美国的规则手册?哪个国家愿意走美国的民主之路?哪个国家会相信美国的判断?俄罗斯和中国将振作起来,不仅仅是作为地缘战略竞争对手,而是作为美国为各国创立的民主典范的敌人。记住过去美国总统曾被称为是“自由世界的领导人”。想一想——这个骗子,特朗普,能成为“自由世界的领导人”吗?当然,俄罗斯和中国乐见他坐在肯尼迪和里根——更不用说华盛顿和林肯——坐过的位子上。美国人民如果投下这一票,那么这对国家所造成的伤害远比俄罗斯或中国最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要糟糕。在特朗普当了四年总统之后,“自由世界”会是什么样呢?美国在国际舞台上表演时,它自己的房子正在慢慢地垮塌。从上世纪80年代初到现在,大多数工人的工资几乎没有实际的增长。现在的小时平均工资与1980年的购买力一样。工资的停滞不前是一代以上美国人生活的永久性特征。政治领导人到底在期待会发生什么呢?选民们愤怒不已,感觉他们遭到了抢劫。的确如此。特朗普和希拉里的竞选已造成了太多的伤害。令人难过的是,选举之后,修复不太可能被重点提及。事实是,特朗普已经证实了美国政治和社会的病态,有超过40%的美国人表示要投票支持他。(文章原文载于10月15日《澳大利亚人报》网站,原题为《唐纳德·特朗普暴露了美国美德的丧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