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国专家眼中的菲律宾转型路:菲律宾经济增长有赖中国资金 工业园区可成投资对象

◎每经记者 冯彪明年,是菲律宾苏禄王首次赴华600周年纪念。中国和菲律宾的交往可谓源远流长。距今年6月30日上任还不到4个月,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便出访中国。在此之前,杜特尔特也多次表达希望中国加强在菲律宾投资的意愿。厦门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沈红芳从上世纪90年代便开始研究菲律宾问题,并有大量著作和论文发表。她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年来,菲律宾经济增速较快,但经济发展的短板也很明显,特别是制造业、基础设施滞后,摆在杜特尔特面前的挑战还是很大,因此与中国合作的需求比较强。”菲律宾如何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和亚投行之中,我国企业在菲律宾投资的渠道有哪些?对于这些问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下称NBD)专访了沈红芳教授。谈经济增长菲律宾对吸引中资需求强烈NBD:近年,菲律宾经济增速都在6%左右,您如何评价菲律宾的经济状况?沈红芳:菲律宾2013~2015年经济增速分别为7.2%、6.1%和5.8%。在大选年开支扩张的推动下,2016年第一季度菲律宾经济的增长率为6.8%,第二季度高达7%。根据亚洲开发银行预计,今年菲律宾的经济增长率可达6%。也有机构给出了6.1%到6.5%的预测。这一增速不管是与东盟邻国比较还是与其他发展中国家比较,都算比较高的。菲律宾的经济增长在相当大程度上是仰赖菲律宾海外劳工的海外汇款所带动的国内消费所推动,主要动力为家庭消费、商品与服务出口。这也使得菲律宾经济的短板很明显,制造业发展停滞,出口不振,低储蓄率和低投资率,基础设施落后一直被认为是菲律宾的“增长瓶颈”。这些短板带来的结果就是菲律宾失业率较高,近年失业率在7%左右,贫困人群占比高。2012年全菲仍有22.3万个家庭深陷绝对贫困线下,若用美元来核算,菲律宾人均每天约为仅0.63美元,远远低于世行提出的每天1美元绝对贫困线标准。发展的概念比经济增长更广泛,我认为,隐藏在菲律宾高速增长指标背后的是“没有发展的增长”。NBD:此次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访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杜特尔特多次表示,菲律宾铁路、港口等基础设施建设亟须加强,需要中国帮助菲律宾的发展。为什么杜特尔特如此强烈表达对中国投资的需求?沈红芳:菲律宾经济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将强劲的增长转换成就业机会,由外劳汇款带动的国内消费增长转变为投资带动的制造业复兴,以助于进一步减贫和支持包容性增长。增强投资信心和吸引外国直接投资的流入会提振私人投资,从而增加就业机会。但是,从2000年至2012年,菲律宾年吸收外商直接投资额仅为15.5亿美元,还不及印尼、马来西亚、泰国等国家的四分之一。因此,这次杜特尔特总统访华,期望获得中国对菲投资的意愿比较强烈。杜特尔特在竞选总统时的口号包括“反罪恶、反毒品、反腐败”,如何兑现竞选承诺,如何实现与中国交好并获得来自于中国的资金与援助,能否实现在变更经济增长源的同时继续延续过去几年的经济高增长率,这些问题都是摆在他面前的挑战。NBD:近年来中菲之前的经贸往来水平如何?沈红芳:虽然近年来两国关系有一定困难,但是两国间经贸关系持续发展。2015年,据中方统计,中菲双边贸易额达457亿美元,同比增长2.7%。中国已成为菲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第三大出口市场和第三大旅游来源国。2015年中国有近50万游客到菲旅游,据菲方统计,今年前4个月,到菲中国游客人数更是大幅增长88%。谈区域合作参与亚投行符合菲发展需求NBD:我国正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菲律宾可以如何参与其中?沈红芳:菲律宾较早就申请加入了中国倡议筹建的亚投行,是亚投行57个意向创始成员国之一,菲律宾的正式创始成员国身份目前需要国内立法机构的批准才能最终确定。相较以前菲律宾在参与区域经济合作中表现出的矛盾、犹疑态度,应该说菲律宾在参与“一带一路”和亚投行时的态度比较积极。作为老东盟成员国,菲律宾参与本地区与跨地区的双边自由贸易协议与地区贸易协议总数仅为19个,只占东盟全部的8.67%,而且部份协议还处在拟议阶段,显然与其在区域内的经济政治地位是不相匹配的。这主要缘于菲律宾的制造业部门是“内向型”,全要素生产率一直没有提升,企业缺乏创新动力,导致制造业缺乏竞争力。因此,区域贸易投资自由化政策不但无助于菲律宾产品对外出口,反而导致同类外国产品的长驱直入,给面向国内市场的广大菲律宾中小厂商带来“排弱”效应,进而加剧国内失业与贫困问题。菲律宾主流学界都认为,菲律宾参与双边或地区自由贸易是风险大于机遇。但是我国推动的“一带一路”和亚投行与单纯的产品贸易不同,而是着力于基础设施建设投资,产能的合作等。今年菲律宾总统选举的议题主要就包括公交、地铁等基础设施建设。所以,参与“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对菲律宾来说意义很大。NBD:近日,商务部发言人沈丹阳表示,中方将与菲方加强经贸发展战略的对接,促进和指导企业扩大对菲律宾投资,加强双方在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的合作。中菲之间投资合作的领域有哪些?沈红芳:我认为参与菲律宾的工业园区建设是中国投资的一个很好渠道。在菲律宾有100多个工业园区,但是以前都很难吸收引外资参与。参与当地工业园区建设,能够带动基础设施的提升,也能增加当地就业机会。另外,农业、医疗卫生等领域的科技也可以进入菲律宾,市场还是很广阔。当然吸引外资也需要菲律宾提供稳定、有保障的市场环境。NBD:您对中国与菲律宾的经贸往来、投资合作有哪些建议?沈红芳:我认为关键要研究好菲律宾的法律,包括宪法、投资法、土地法等,这样才能知道如何做,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关键词···合作近年来,菲律宾经济增速较快,但经济发展的短板也很明显,特别是制造业、基础设施滞后,因此与中国合作的需求比较强。参与菲律宾的工业园区建设,是中国投资的一个很好渠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