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吉姆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看着客厅宽大的电视屏幕,等待着此次美国总统大选的第三场候选人辩论,也是本次大选的最后一场公开电视辩论。一旁的咖啡壶嘟嘟的冒着热气,屋子里飘散着一股浓郁的咖啡香味。

林先生似乎并没有注意电视上正在播放的广告,依然在看自己手里的中文版《毛选》,这是他多年以来的习惯。旁边是一叠刚刚翻阅过的报纸。在纸质媒体或书籍上阅读,林先生似乎更能感觉到一种阅读的快乐。

“嗨,他们依然没有握手。”电视辩论刚一开场,吉姆就注意到,除了第一次双方还有一些比较亲密的表示,现在两位候选人几乎已经形同陌路,毫无绅士的表现。

“这不是意料之中的吗?”林先生头也没抬,搭上一句。

“是啊,是意料之中的,可是我真的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毕竟我还是希望美国能够振兴起来”吉姆有些丧气,通过前两次辩论,吉姆没有看到任何能够给予美国未来希望的元素,只是两只疯狗咬人般的热闹。美国怎么了?吉姆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按道理说,这一次应该会有一些看点,毕竟这次的辩论主题是外交,国内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办,可是对于国外,最起码大家可以胡说八道一番吧。”看到吉姆的失望,林先生说了几句安慰的话。本次最后一场辩论,主题是美国的对外政策,这是可以胡乱放炮的场合,基于前两场双方的互咬已经让美国选民失望透顶的结果,林先生认为,本次的对外辩论,两人应该可以拿出一些比较有说服力,有逻辑性的东西出来。

“但愿吧,我真的希望这一次不要吵架才好。可是,从目前来看,似乎不容乐观”吉姆看着电视,无精打采的回应着。

“妈的,还是相互撕扯,毫无建设性的辩论。”吉姆忍着性子看完辩论,把遥控器往沙发上一扔,气咻咻的说道

“哦,没有谈到美国未来的外交建设吗?”林先生有些奇怪,这不符合他的预想。

“都是在放屁,除了狗咬狗,毫无看点,唉。。。。”吉姆一声长叹。

“这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他们现在也的确拿不出来什么东西,就国内来说,如何挽救美国衰落的趋势,他们不要说没有办法,就是有办法,也不是自己能够当家做主的,美国人已经被自己的理念所迷惑了。”

“什么迷惑?”吉姆有些不解

“现如今,美国的精英阶层总是在幻想,可以通过体制纠偏来挽救美国,所以,对于特朗普这个大嘴巴,精英阶层大多不屑一顾,认为这个疯子最终会葬送美国的完美体制,而希拉里无疑是一个合格的体制维护者。这并不针对个人的污点,对于美国德尔精英阶层来说,个人污点不算什么。谁不爱沾花惹草,谁不喜欢黄金满屋?这都没有问题,关键是,你得遵守这个体制内的规则。,而美国两百多年来所形成的体制,是所有美国人的骄傲,他们认为,无论多么困难,只要不逾越这个体制的框架,那么迟早美国都会再次复兴,或者说永不衰败。这也就是当下为什么美国的各个不同阵营的精英阶层都对希拉里表示支持的原因,你不要看希拉里如同一个强悍的母狮,可是在美国的资本集团和精英阶层面前,她就是一只温顺的绵阳,要不然,她早就不复存在了。可以这么说,希拉里就是整个精英阶层放上贡桌的祭品,外表看似光鲜,其实已经是赤裸的羔羊。”

“这个迷惑和这次辩论的不着调有什么关系?”吉姆有些不解,觉得林先生说的话文不对题。

“当然有关系,我的意思就是,现在的美国,其实不需要什么治国外交理念,而是想方设法在保护自己的原有体制,以及固有的资本与政府之间的平衡。特朗普一旦上台,虽然不大可能颠覆性的改变美国的固有运作模式,但从菲律宾的老杜身上,美国人应该可以看出来,一旦特朗普上台,对于原体制的破坏性是一定会巨大的。这不得不防。虽然特朗普对于内政外交也说不出啥子丑寅卯,但他会做更多的尝试性东西,而美国的守旧派,是非常害怕这些尝试性的政策,因为,这会给他们的利益带来伤害和巨大的不确定性。所以,在资本的代表人面前,趋势下跌并不可怕,因为还有回头的希望,可是一旦破坏了结构,就有可能万劫不复,那么他们就不需要什么具有改变性的政策,而是需要一个忠实的看门狗。希拉里和特朗普,二者选一,希拉里看门比较好一点,因为她早已受制于资本。”

“哦,你的意思,他们只需要一个看门狗,所以,,也并不喜欢两位候选人能拿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方案?”

“正是如此,他们不但没有什么方案,就是有,也不一定敢拿出来,因为一不小心,这种具有变革性的东西就会触犯旧有利益集团的痛处,所谓拍马屁拍到马腿上,得不偿失,你看当年奥巴马竞选时,一个劲的喊变革,可是,在他手里,有过变革吗?根本不可能有!”

“哦,怪不得他们都在胡说八道呢,只能拿普京说事儿,这大概是目前他们唯一敢无所顾忌攻击的对象了。我算是看明白了,他们现在对中国,都有所顾忌了,也不敢大放厥词,估计相比较于他们指责普京子啊破坏美国大选,当下的中国资本对于美国大选的影响只怕更厉害。”

“哦,不是也说了中国的钢铁问题了吗?”林先生微微一笑,似乎在辩驳,似乎也不是。

“嗨,林先生,这个你还不知道吗?就在昨天,世贸组织才裁决美国对于中国的十三项反倾销制裁违反了世贸规则。这就是在告诉这两条看门的狗,不要引火烧身。他们拿中国的钢铁说事儿,不过也就是因为中国自己本身也在削减钢铁产能,进行产业结构改革的需要罢了。与其说是指责,不如说在帮忙。唉。。。我算看明白了,美国大势已去。”

“呵呵,这么说,你的机会不是来了吗?”林先生笑道

“是啊,是啊,林先生,我们的纽约游击队什么时候才能举起大旗呢?”吉姆对于当下的美国体制已经失望透顶,恨不得立刻就可以行动起来,只是他也明白,现在要是轻举妄动,只怕是出师未捷身先死。所以,他希望林先生可以指出一条明路。

“前两天,洛杉矶又发生了枪击案,这种此起彼伏的枪声不正是你们行动的前兆吗?你还是别急,现如今,等到这种事在美国形成常态的时候,你的机会也就来了。”

“现在这样密集的枪声,还不算常态?”

“当然那不算,我们要等到有团体式的民持枪占山为王的时候,美国国内烽烟四起的时候,就可以举旗了,要知道,早期的鸟儿虽然有虫吃,可吃的都是早起的虫子。所以,你要耐得住性子。从目前来看,希拉里当选几乎已经成了定局,那么等她在位时,要是接着对外穷兵黩武的话,就一定会有故事发生,到时候。。。。相比较于特朗普的大嘴巴,其实希拉里更不靠谱,只是美国的利益集团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者说不愿意承认这一点。这就是他们在自取其祸了。”林先生嘿嘿一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