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抗战胜利,日本军人缴械投降,叫做日俘,住在中国的日本平民仍然叫日侨,《中国战区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受降报告书》记载这些人在中国总共有2138353人,中国要把他们送回日本,当时称为“遣俘”和“遣侨”。

1945年10月25日~27日在上海召开第一次遣送日本俘侨的联席会议,会议制定出《中国战区日本官兵与日侨遣送归国计划》。该计划规定,除了炸药、弹药、军刀、照相机、望远镜、光学仪器、金条、银条、宝石、股票、艺术品等严禁携带外,日本官兵与侨民可以携带一件盥洗具、一件毛毯、三套冬季衣服、一件大衣、三双皮靴、三条短裤、三件衬衫、一件手提包、一件手提袋;对于携带的款项,军官可以携带500元(国民政府货币单位,下同),士兵200元,一般侨民1000元。当时总共有广州、上海、秦皇岛、青岛等十三个港口进行遣送工作,其中上海遣送日本俘侨最多,送出日俘七十六万人,日侨约六十万人。遣返工作是复杂的和长期的,中方工作人员对待这些日本人自然不会太友好,那些日本男人们只有等着被遣返的命运,但日本的女人们动用了各种办法,要么为丈夫或子女乞命,利用身体引诱中方工作人员以得到一些食物和物品,要么则干脆嫁给了当地的中国人。

遣返期间,甚至有了“中介人”专门拉起了皮条,日本女人们完全顺从摆布。这些中介人,主要是日侨管理所的民国干部。他们联络一些权势要人或干脆出得起价钱的随便哪个人,然后把需要改善生活的日本女侨民送过去。当时沈阳外围某市的一个市长,每夜换一个日本女子侍寝,他向人夸耀,他打算一年睡三百六十五个日本女子,自称民族英雄。

不仅地方上如此,就连国军部队的许多上校、少将级的人物轮流在专门收留日本女侨民的房屋宿夜,年老的日本妇女晚上送年轻的日本女子来。

那年代,女囚收监以后,倘若无背景而有姿色,很可能由典狱长之类的人物召去陪睡,若是不从,她就会落进那些看守员的手里,他们轮流纵欲,使她悔不当初。

后来有退到台湾的国军人员回忆,他跟着部队第一批出关进占沈阳。他的官阶虽然低,却也有一段醇酒妇人的日子,他们当时的口头禅是“以个人幸福庆祝抗战胜利”。他还回忆说日本的少妇和少女,装束有别,他们找来的都是少妇,上了床才发现是少女。他们纳闷:向来只见少妇冒充少女,何曾听说“反串”?后来明白了,日本少女认为贞操神圣,妇人就没那么严重,她以少妇装扮保留部分自尊心。

另一部分嫁给中国男人的日本女侨们,据有文件统计,多达11万人。这些人大部分在中国东北,她们的后代们很多在改革开放后回到了日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