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哎呀,我们就剩这么点儿人了,怎么又摔了一个?我赶紧问是谁出事了?是谁出事了?”几十年后,李敏回忆当时的情景,那份焦急依然如是。不过,一个一个看过来,似乎战友们都在,可又似乎确实少了谁。欢迎关注公众号[老萨有发现](sashuchang2015)倒霉的苏联教官——抗联教导旅纪事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是周保中将军领导的一支部队,他们以退入苏联远东地区的抗联官兵为主体组建,成为抗联后期的骨干军事力量。他们多是抗联百战余生的老兵精锐,又接受了苏军提供的最先进的特种作战训练, 不断越境返回国内组织抗战,并配合盟军执行侦察、破袭等任务,准备对伪满洲国境内的日本关东军进行大反攻,是一支独特的红色特种部队。特种部队,自然要有专门的教官。吴刚、杨林、别佳、伊万,采访东北抗日联军老兵的时候,这些教官们的名字对于当年抗联教导旅的官兵们来说,几十年后依然如数家珍。不过,不了解这支部队的人们,常常会搞错他们的国籍。吴刚、杨林,都是苏联人,他们是根据中苏双方协定进入教导旅的苏军教官,中国式的名字是他们真实姓名的谐音。而别佳和伊万,却是使用苏联名字作为代号的中国教官。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原抗联三军电讯学校校长,解放后曾任军委总军械部雷达局副局长的于保合,在教导旅时代号便是“伊万”作为特种部队,训练自然十分严格,大多数教官对于接近人类极限的训练课目毫无通融。后来的黑龙江省省长陈雷自己也是教官,却在武装泅渡训练中差点儿溺水身亡,其严酷可见一斑。尽管要求严格,但很多苏联教官还是给官兵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比如,吴刚大尉的漂亮女朋友赶来看他,在车站上一见面两人便吻成一对儿,让保守的中国兵大开了眼界,好几个老兵多年后回忆这件事时表现出的惊奇和深刻记忆几乎如出一辙。可惜的是,吴刚大尉后来自己申请到西线作战,战死于苏德战场,他的女朋友也不知后来情况如何。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曾在抗联教导旅中工作的苏联教官们不过,也有的苏联教官比较招人恨,比如那几个伞兵教官。特种部队是要进行伞兵训练的,抗联教导旅的官兵无论男女,上自旅长周保中,下到女广播员李敏,都参加了跳伞培训,并大多成功完成科目。在这个过程中,苏联教官表现得颇为粗暴,如果跳伞的中国战士有所犹豫,甚至有被用靴子踢的。这还没法抗议,因为苏军说他们自己也是这么训练的。这种说法比较值得怀疑,因为建国后苏联曾经派一批教官协助我国空军训练飞行员,受训的飞行员也普遍认为苏联教官“看不起人”,“粗暴不讲理”。苏军有些教官自己素质不高也是可能的。那么中国战士有没有不敢跳伞的呢?或许东北自古便是个盛产野蛮女友的地方,抗联女兵跳伞勇气十足,倒是男的出了不少笑话。有的战友打起仗来勇往直前,但从天上往下一看就脸色立变,魂不守舍。苏联教官十分粗暴,但也有分寸,如果连踢带打之下这人还不能跳,那就不让他跳了,带着伞跟飞机回来。因为这说明他不适合当伞兵,硬跳的话只能死人。按说这是身体适应性的问题,但抗联方面依然要进行处罚。周保中日记中记录,第一批跳伞的人员中,吴宝安、吕本善两人便“因对降落伞学习畏缩不前,吴受严重警告,吕受警告……吴宝安等六人,决定停止学习,专服勤务”。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王一知是第二批跳伞的女兵之一,这是她戴着跳伞纪念章的留影有人不敢跳其实很正常,当时,跳伞还是一项颇为危险的训练,这批中国最早的伞兵老战士中有人告诉我,跳伞训练中的确有人曾经付出生命的代价。1942年10月,第二批抗联战士结束伞塔训练,参加空中跳伞。刚刚接触这种新生事物,难免有些战士面对蓝天感到胆怯,虽然最终人人都跳了出去,但被教官吼和骂是免不了的。女战士李敏落地后,发现自己流了鼻血,自觉不是什么大毛病,所以她也没有报告,只是尽快去寻找战友。这也是苏式空降比较先进的地方。与德国伞兵人与武器分头伞降的方式不同,苏式伞兵在跳伞时全副武装,虽然自重大了些,但落地后立即可以作战,有较强的自卫能力。而且,他们落地后便无须去找武器,只需要找战友便可以,大大简化了作战的流程。找到战友的时候,听到大家议论纷纷,说有一个伞没开,牺牲了一个人。“哎呀,我们就剩这么点儿人了,怎么又摔了一个?我赶紧问是谁出事了?是谁出事了?”几十年后,李敏回忆当时的情景,那份焦急依然如是。不过,一个一个看过来,似乎战友们都在,可又似乎确实少了谁。少了谁呢?她没有想明白。直到听了传达才恍然大悟。原来,女兵们一个一个跳下,虽然有空中哭鼻子的,但都还记得要领,最终顺利着陆,并没有一个伤亡。但,她们跳下去之后,驱赶监督她们的苏联教官杜沙里也跟着跳了下来,伞却没有打开。这名教官顽强地试图打开备用伞,不料备用伞的系伞带竟然齐伞围断去,所以备用伞也未能打开。寻找杜沙里的人员发现他时,从千米高空坠落的这名苏军少尉居然还没有即时死去,一小时后经抢救无效才不幸身亡。中国方面随后派员参加了这位教官的葬礼。周保中也曾在日记中对其殉职的经过唏嘘不已,同时说到另一名苏军教官柳德科里的死——周保中将军显然对此人的死不以为然,因为这位老兄竟然是在营地附近偷闲打猎时被野兽吃掉的。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笔者和身着抗联教导旅军服的抗联老兵李敏在维亚茨克合影——还好这时周围没有狼抗联教导旅驻扎在前苏联远东边疆州的维亚茨克,这地方的确荒凉,2012年笔者去时夜间还能听到狼叫。但是,你说整天中国人在这周围训练也没见谁被野兽叼去,偏偏把柳教官给吃了……要么跳伞被摔死,要么被虎狼给吃了,怎么这苏联教官都这么倒霉呢?看来,那段时间上帝是个中国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