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作者 苗鹤青

曾经火爆一时的话题电影《狂怒》中剧组专程向英国博文顿坦克博物馆租来了世界上最后一辆可以开动的虎式坦克131号,它的出场让军事爱好者们无不欢呼喝彩,而实际上这辆坦克本身也有它自己的独特故事。

最后的虎——最后一辆可开动虎式的被俘始末

《狂怒》片场剧照

最后的虎——最后一辆可开动虎式的被俘始末

丘吉尔下达“捕虎令”

1942年,希特勒下令研制一种新型坦克以对付苏联红军的T-34和KV-1坦克。很快,“虎”I式重型坦克便出现在德国装甲部队的装备序列中。作为第一种安装88毫米高初速炮的坦克,“虎”I式可以轻易击穿盟军的任意坦克、装甲车的装甲,而它自己厚达120毫米的前装甲却是不可撼动的。从1942年底开始,各个战场上的盟军部队发现对面突然出现多支独立坦克营,其下所属重型坦克虽然数量不多,但凶猛异常。战场统计数字显示,“虎”I式坦克可在2 000米外击穿美军M4“谢尔曼”坦克的前装甲;在1 500米外击穿英军丘吉尔IV型坦克的前装甲。悲哀的是,盟军坦克竟一时拿“虎”I式没有办法:“谢尔曼”坦克的75毫米火炮打在它的前装甲上只能留下一个凹痕,只有接近至100米距离时才能击穿它的侧面装甲。但在这之前,“虎”I式早就把“谢尔曼”撕成碎片。

在北非战场,隆美尔的“虎”I式坦克更是在英军坦克面前横冲直撞,被英军“丘吉尔”系列步兵坦克发射的6磅炮弹击中就像被蚊子咬了一口,但它的88毫米炮弹却能将“丘吉尔”坦克打个对穿!一时间,“虎”I式坦克成了北非英军挥之不去的噩梦。远在伦敦的丘吉尔首相案头堆满求援文书,请求首相尽快想出应对办法,否则北非防线将被“虎”I式撕咬得支离破碎。直到1943年初,一位29岁的年轻人出现在首相的办公室里。道格拉斯·林德戴尔少校虽然年轻,但已是英国国内知名的机械工程师,掌管着新成立的伦敦坦克训练基地。“虎”I式坦克在北非肆虐的消息,通过各种渠道传来,身为坦克专家的林德戴尔当然不能容忍自己的坦克引颈待戮。不过要反击,首先得搞清敌人坦克的火炮参数、装甲厚度、机动速度等性能参数,最好的办法就是弄一辆“虎”I式来研究研究。

林德戴尔将自己的想法向上级做了报告,并于1943年1月接到首相的接见通知。在丘吉尔的办公室,林德戴尔见识了首相的暴躁:“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把那该死的坦克弄一辆回来,就放在我的办公室外面,听明白了吗!”离开首相办公室后,林德戴尔迅速组织一支代号为“GB”的“捕虎小组”,其中包括一名坦克驾驶员、一名机械军士和一名坦克部队的中尉军官。林德戴尔率领GB小组连夜出发赶往北非。

最后的虎——最后一辆可开动虎式的被俘始末

倒霉的“131”

在战场上完整缴获一辆“虎”I式坦克,当然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虎”I式装备部队后,希特勒曾下达严格的保密令:没有作战任务时全部集中车库停放,严禁坦克兵之外的人接近;所有操作手册阅完即毁,除受过专门培训的坦克乘员,没人清楚“虎”I式的机械结构和工作方式;战斗中如有“虎”I式受伤不能移动,坦克兵的第一件事不是逃生,而是将坦克就地炸毁,防止其落入敌手。在北非,德军第504重坦克营严格遵守着元首的命令,所有“虎”I式坦克除了作战时与盟军见面,平时都躲得严严实实,连隆美尔都轻易见不到。

1943年2月,GB小组来到突尼斯,恰逢一支装备“谢尔曼“坦克的美军部队与德军“虎”I式坦克在卡塞林山口激战,战斗持续三天,美军4 000名士兵阵亡,几乎所有“谢尔曼”坦克被击毁。GB小组冒着炮火在战场上穿行,他们的任务很明确:只找不能动的“虎”I式坦克。途中,他们亲眼目睹一辆“谢尔曼”坦克被1 600米外的“虎”I式击穿,炮弹钻入坦克爆炸,除一名上尉军官浑身带火地钻出炮塔,其余所有乘员都命丧其中。战斗停歇后,林德戴尔很失望,整个小组除了“谢尔曼”和“丘吉尔”坦克的残骸,连“虎”I式的影子都没见到几个。不过“捕虎”任务还得继续,GB小组继续在沙漠上游荡。

4月21日,林德戴尔收到消息,英军第48皇家装甲团的一辆“丘吉尔”坦克走了“狗屎运”,发射的炮弹被“虎”I式的前装甲弹炸飞后,恰巧有一发炮弹非常神奇地在炮管下方蹭了一下,偏转一个角度打入炮塔座圈,损坏无线电和炮塔方向机,坦克炮塔因此动弹不得。接下来,“虎”I式又挨了两发实际上不可能击穿的炮弹之后,德国装甲兵被吓破胆,弃坦克而逃,只留下两个倒霉蛋就地修理,但在英军士兵的火力猛烈扫射下,本应先将坦克炸毁的他们只能先顾自己的性命,也钻出坦克逃跑了。整个过程中,英国人简直幸运到极点。在真实的战场上,有的小概率事件确实很神奇,写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GB小组迅速赶到战斗发生的加法尔山下,那辆“虎”I式坦克正完好无损地停在一处土坎上,三三两两的英军士兵正好奇地爬上爬下看新鲜。林德戴尔根据炮塔上“131”的编号判断,这辆坦克隶属德军第504重坦克营第1连第3排,为该排排长座车,各种配置应该非常齐全。林德戴尔马上联系英军第104坦克修理所和第25坦克旅,商量怎么把这个60吨重的大家伙运回本方营地。修理所的工兵开来一辆D8“毛虫”大马力拖拉机,勉强将“虎”I式拖回安全地带。紧急抢修后,恢复动力的“虎”I式在GB小组护送下于5月24日来到突尼斯,准备在拉古莱特港装船运回英国。

最后的虎——最后一辆可开动虎式的被俘始末

一炮吓走U艇

听说此事后,丘吉尔首相等不及“虎”I式回国便专程赶到突尼斯,要抢先看看这个“血腥的大机器”。站在“131”号坦克旁,按捺不住的首相试图钻进驾驶舱过过瘾,无奈自己身躯肥大,在狭小的舱室里连手脚都伸不开。丘吉尔看过后不久,英皇乔治六世也来到突尼斯,爬到“虎”I式坦克的炮塔上仔细看了很久。

GB小组耐心地将一批又一批慕名而来的参观者送走后,时间已经到了8月,是时候送“虎”I式上路回国了。按计划,“131”号坦克的回国路程分为三段:先由第568号坦克登陆舰送到比塞大港,在那里换乘“坎迪达王国”号货轮前往阿尔及利亚的伯恩港,然后再换乘“海洋力量”号货轮直驶格拉斯哥。三次换乘并不是整个运送过程的麻烦之处,GB小组担心的是在大西洋上出没无常的德国U艇。

在快要到达伯恩港时,“坎迪达王国”号真的遭遇一艘U艇。不过这艘德国潜艇正浮在水面上,用高射炮与空中的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互射。林德戴尔观察形势后,果断命令撤去盖在“虎”I式坦克上的伪装,瞄准水中的潜艇开炮。“轰”地一声炮响后,没有经验的英国坦克兵错过目标,炮弹落在U艇附近的水中。爆炸溅起的巨大水柱吓了U艇一跳,以为受到英军驱逐舰的攻击,匆匆忙忙地潜入水中逃跑。

此后,“虎”I式坦克一路顺风顺水,于1943年10月送回英国。20日,GB小组将它移交给坦克设计局,在伦敦街头短暂展出后进行细致的拆解、研究。根据研究得出的数据,盟军设计出多套“打虎”战术,“谢尔曼”、“丘吉尔”们虽然打得很艰苦,但总算扳回劣势。

值得一提的是,丘吉尔当年下达的“捕虎令”,在客观上起到保护作用。战争结束后,英国军用物资局将“131”号坦克送给博文顿坦克博物馆,成为该馆的镇馆之宝。2003年,“131”号坦克经重新修整恢复行动能力,成为世界上仅存的能够自行行走的“虎”I式坦克。需要强调的是,英国人在修缮“131”号坦克过程中,特意将当初炮弹打坏坦克座圈这一关键细节原样保存下来。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运营人员: 隆梦珊 MZ020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