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欧洲时报网]英国公投“脱欧”后,关于伦敦金融中心恐将日薄西山的警告不绝于耳,而巴黎、法兰克福、都柏林、卢森堡等国家和地区跃跃欲试。近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发表的“脱欧就是脱欧”言论及“硬脱欧”的前景,让伦敦金融城陷入恐慌。这场酝酿已久的“金融中心抢夺战”也正式打响。法国为争金融中心放下自尊 连英国人起的外号“青蛙”都用上了“硬脱欧”让“逃离伦敦”成为现实脱欧公投后不久,各方普遍猜测英国在未来与欧盟的关系可能采取“挪威模式”(成为欧洲单一市场的一部分)或“瑞士模式”(经过双边协议谈判后不断扩大进入单一市场的空间)。然而,持有强硬脱欧立场、将“脱欧就是脱欧”作为政治宣言的特雷莎·梅在10月初强硬表态,称英国将把脱欧谈判的重点放在移民管制权上,这一点的重要性高于能否进入欧洲单一市场。这一表态打破了此前的猜测,被称为“硬脱欧”(Hard Brexit)--这意味着英国完全脱离欧盟和欧洲单一市场,按照WHO的原则与欧盟展开贸易。与之相对的则是“软脱欧”,其核心是确保英国能够留在单一市场,但同时需要在边境、法律等问题上做出妥协。据英国《泰晤士报》从英国内阁委员会得到的一份政府泄露材料,“硬脱欧”将导致英国每年损失660亿英镑的税收,GDP损失9.5%。具体来看,英国金融服务业将遭受巨大冲击。其金融部门规模占GDP的比重高达800%,2014年为英国经济贡献的增加值占8%。“硬脱欧”后,伦敦的批发金融服务将失去支撑,大量从业人员面临失业。综合北京《经济参考报》、日本经济新闻和英国路透社报道,自脱欧公投以来,美国金融机构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劳埃德银行(Lloyd)、瑞士银行业巨头瑞银(UBS)均表示正在考虑将部分业务和工作岗位撤出伦敦。近日,俄罗斯外贸银行(VTB)成为第一家公开表示将把欧洲总部由英国转移至法兰克福、巴黎或维也纳,理由是担心英国“脱欧”协商过程漫长而混乱。不过这可能会为欧洲其他金融区实现跨越式发展提供了绝佳的机会,它们俊希望借此机会能够取代伦敦在欧洲的“金融一哥”地位。法国为争金融中心放下自尊 连英国人起的外号“青蛙”都用上了法国首都巴黎金融中心拉德芳斯在英国脱欧公投后发起的广告攻势,竭尽全力吸引伦敦金融城的外国投资者。(图片来源:欧洲时报)巴黎自黑打广告 延长侨民财政优惠年数[详细]“厌烦了阴霾?来试试青蛙吧!”(Tired of fog? Try the frogs !

英国人爱用青蛙指代法国人)10月17日开始,书写着这样一句话的广告牌正式在英国首都伦敦的火车站或机场投放,这是法国首都巴黎金融中心拉德芳斯在英国脱欧公投后发起的广告攻势,竭尽全力吸引伦敦金融城的外国投资者。负责商业区运营的公共机构Defacto的负责人玛丽-赛丽·格尧姆(Marie-Célie Guillaume)也说,“巴黎希望能够在此次欧洲城市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伦敦金融城的唯一替代城市。”极为罕见的是,此次广告攻势是官方和市场合作,最大限度提高拉德芳斯的知名度。法国总理瓦尔斯对这一系列行动表示支持,他说“我们希望巴黎成为欧洲第一金融中心。”他还承诺诸多措施增加巴黎的吸引力,促进更多的外国企业将总部迁移至巴黎。法国政府部门更是制定了日程表。第一个措施便是在2017年的财政法中把侨民的财政优惠年数由五年延长至八年。第二个措施涉及希望重新在法国安置的企业,法国将为其提供单独的入境办事点,这是瓦尔斯提出的,目前措施已经开始实施。此外这项措施也得到巴黎大区的支持,大区主席瓦莱丽·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一早便提出要向金融城的“逃难者”铺上红白蓝地毯。此外法国商务投资署(Business France),巴黎市政府已经为各行工商事务所都设立相关机构,对企业在法国“定居”提供支持和帮助。此外法国总理府更是要求各部门设立相应机构和人员进行相关的协调工作。如果有企业希望重新落地巴黎,可以非常轻易找到相关人员咨询相关选址或水电缴纳等具体问题。此外,政府对企业负责人的私人问题也会提供相应帮助,这都是些史无前例的做法,比如企业主办不好签证或不知道小孩要去哪里上学,都可以去找政府求助。法国为争金融中心放下自尊 连英国人起的外号“青蛙”都用上了伦敦金融城内的瑞士再保险公司。(图片来源:路透社)德国拟修改劳动法 降低企业资遣成本德国为让法兰克福成英国脱欧后的欧洲金融中心,近日打算改革劳动法以降低企业资遣成本,盼能吸引国际大型银行在撤出伦敦后将欧洲事业重心移往法兰克福。英国《金融时报》引述两名伦敦金融业主管表示,近日德国业界代表已多次到伦敦向国际大型银行提案,企图说服大型银行在英国脱欧后将伦敦事业移往法兰克福,并透露德国打算将现行劳动法规定的法定资遣费上限调降至10万欧元或15万欧元。德国财政部拒绝对上述传闻发表回应,劳工部也表示目前政府并无修法的具体计划。德国社会福利及劳工保障完善虽吸引大批外来移民,但对海外金融机构而言却是一大缺点。大型银行基于业务考量经常调整人力,但德国法定资遣费是英国的两倍,且德国法律对高龄及已婚劳工的保障也比其他国家多,对雇主而言无疑增加成本。以伦敦年薪150万美元的资深银行主管来讲,若遭裁员依法可领15万美元资遣费,但同样情况在法兰克福可领到10至15倍的资遣费。假设德国顺利放宽劳动法规,可望使法兰克福更受国际大型银行青睐。《金融时报》调查了10家国际大型银行发现,其中7家在法兰克福已有分行,相较之下只有4家在巴黎设有分行。银行主管大多认为,与其在欧洲开发全新据点,不如在已有分行的欧洲城市扩大事业规模,使法兰克福成为许多人眼中的第一候选城市。近日听取德国代表团简报的伦敦银行主管称该简报内容“令人印象深刻”,因为德国愿意放低姿态与伦敦金融业合作,不像法国代表团咄咄逼人又毫不妥协。尽管如此,大型银行依旧不敢保证员工是否愿意到法兰克福工作,毕竟这个人口不到70万人的城市还是比不上阿姆斯特丹或巴黎繁荣。摩根士丹利执行长高曼(James Gorman)则认为,跟欧元区任一城市比起来,他寧愿将伦敦事业移往纽约。都柏林展开魅力攻势 计划对外资减免税务随着英国“脱欧”不确定性的增加,爱尔兰希望将成千上万金融岗位由伦敦转移至都柏林,因此展开了强大的魅力攻势。英国《卫报》报道,爱尔兰工业发展局(Industrial Development Authority)负责人马丁·沙纳汉(Martin

Shanahan)近期访问了美国和中国,向他们推荐作为进入欧洲市场大门的都柏林。他说:“有一件事是确定的,任何一笔没有签署的投资项目,我们都会尽力争取。”不久前,爱尔兰财政部长公布了一项税务减免计划,旨在于2020年前帮助美国和其他国家的海外投资者将工作岗位转移至爱尔兰境内。这项计划是“让爱尔兰为脱欧做好准备”项目的组成部分,整个项目的目的在于保护爱尔兰现有外商投资,并吸引新的投资项目。目前爱尔兰共有1.3万人受聘于全球资产管理行业,已在JP摩根任职20年的咨询师罗布·奥瑞希(Rob O‘Rahilly)预计,未来20年内,这个数字还能增长一半。他说:“都柏林的优势在于它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劳动法灵活,与美国的运输往来便捷。”(编辑:木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