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媒称,11月8日是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众所周知,今年的选举意义非同寻常。长期浸润于美国政坛中枢的希拉里·克林顿与乐于扮演暴富实业家角色的唐纳德·特朗普将展开对决。在最能体现现有政治秩序的人物和对现有政治秩序表现出反对和破坏冲动的人物之间,到底该选谁呢?日本《每日新闻》10月16日刊文称,迄今为止进行的两场电视辩论也表明了两人的立场差异。电视辩论针对的是还未决定支持哪位候选人的选民。在政策辩论方面,希拉里当然会胜过特朗普,因此她极力避免被特朗普实施的人身攻击即场外混乱战术所干扰。而特朗普则着力煽动选民对希拉里及其丈夫克林顿的不信任和讨厌情绪。电视辩论后进行的舆论调查显示,希拉里的支持率升高了。但是仅看此次调查还不能下定论。特朗普已经打破政治学家的预测,击败了共和党内的众多竞争对手,成为提名候选人。对共和党而言他无疑是发掘了新支持阶层的人,而这些人的立场有可能未被反映到舆论调查中。文章称,希拉里和特朗普两人都不受欢迎,因此不能忽视第三名候选人的存在。标榜极端自由主义的自由党候选人加里·约翰逊,以及呼吁重视环境的绿党候选人吉尔·斯坦,都有可能分散希拉里和特朗普的选票。特别是美国总统选举采取“赢者通吃”制度,即一个总统候选人在一个州的选举中获得多数,他就拥有这个州的全部选举人票,所以选情激烈的州有时会产生决定性作用。文章称,坦率地说,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会是一个很大的风险,对世界政治而言不是好事。特朗普对日本的态度严厉与否暂且不论。他可能会对日本提出苛刻要求,但更重要的是,缺乏专业知识和冷静判断的特朗普拥有使用核武器的决定权、可以掌握世界命运,这显然是太过危险的事情。关于美国总统选举的结果,只有祈祷美国选民拿出良知。但是,假如希拉里获胜,也不能忽视造成特朗普现象的问题根源。那就是希拉里代表的现有秩序已经丧失可信度。经过伊拉克战争和雷曼危机后,美国精英阶层的言论已经不再受信任。他们断定伊拉克萨达姆政府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认为推翻该政权会给中东和世界带来和平,但现实并非如此。他们宣称金融市场的繁荣会延伸至整个经济,进而能让普通民众分享成果,但很多人的实际生活感受与上述漂亮话相去甚远。对于这些批评意见,精英们常常反驳说“发生了意料之外的事情”,或者“如果不采取那些政策,事态可能更糟糕”。他们假设了与现实不同的世界,因此不可能从科学角度验证这些反驳是否正确。但是,这种说法被多次重复后,听上去就是借口,越来越得不到公众的信服。文章称,这种现象并非只局限于美国。英国决定退出欧盟,其直接原因是民众对移民和欧盟官僚不满,但更深刻的原因是民众不再相信领导人的话。在日本,日本银行的宽松货币政策不令人信服,关于“文殊”快中子增殖反应堆问题,政府从很早前就失去了民众的信任。体现在特朗普身上的对现有秩序的破坏不可避免。但是,对现有秩序负有责任或与现有秩序存在利害关系的人,则必须保持谦虚。没有人能预测复杂的现实而加以管理。如果领导人不承认这一点并表现出诚实态度,搞不好特朗普主义就会取得胜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