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印度的文明与埃及、西亚和中国齐名,沉睡了千年的哈拉帕古城展示了古印度文明的辉煌,然而它的毁灭却是突然的,而印度史诗更留下了可怕的记载,古印度文明难道真的毁于核大战吗?印度是世界上最早走进文明社会的地区之一,可是,印度的文明曙光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才渐渐升起来的呢?为了找到答案,许多考古学家不辞辛劳,在南亚次大陆上终年奔波。1922年,有一位考古学家来到了印度河下游的摩亨佐·达罗(今巴基斯坦信德省境内)。就像它的名字一样,这里是一片“死人之丘”,到处是荒凉的坟地和长满了荆棘的丘陵。其中一个小土丘上有座毫不起眼的佛塔,它历经了几千年的岁月沧桑,早已经残破不堪了。这位考古学家原来打算在这里挖掘一些关于佛教的文物。可当他在清理佛塔的基座时,却发现下面露出了一截古代城墙的墙基。后经大规模发掘,一座在尘土下沉睡了千年的古代城市终于重见天日了。三年后,在印度河的一条支流拉维河畔,又有一座古代城市——哈拉帕(今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境内)被发现了。到现在,“出土”的古城市和乡村的数目已经达到上百个了。这些建筑遗迹和遗物经过鉴定属于青铜器文化,存在年代为公元前3000年至前2000年。因为这些遗址都在印度河流域,所以人们把它们称作“印度河文明”。一具人体残骸,其放射性高出常态50倍,揭露出古代文明陆地? 这就是说,早在四五千年前,即远在“雅利安人”进入印度半岛之前,印度河流域就已经孕育了高度发达的古代文明。像摩亨佐·达罗、哈拉帕和甘瓦里瓦拉这样的大城市,当时的人口已经有35000人之多,面积有7平方公里,这在当时是相当惊人的。在这些大城市的周围,散落着大大小小的村落和小镇。不论大小,每个城市都像是经过了精心设计的一般,结构几乎完全相同。城市东边的一部分叫“卫城”。卫城是高耸的城堡,有防御塔楼,并围以高厚的城墙。它建造在巨大的人工平台上,有的平台甚至有380米长、200米宽、15米高。卫城里面有统治者居住的宫殿和一些公共建筑。走进摩亨佐·达罗的卫城,最惹人注目的就是一个1000多平方米大的水池,它有55米长,两面有阶梯通向池底。这个巨大的水池是做什么用的呢?有人认为它是公共浴池,也有人认为是用来举行宗教仪式的。水池的旁边有一问20多米高,70多米长的议事厅,毫无疑问,它是城市的政治中心。另有一座大谷仓,地面铺砖,上下都建有通风管道,以防止里面的麦子腐烂掉。在这里遥想当年,我们仿佛又看到:谷仓门口停满了装着麦子的牛车,人们正来回忙着搬运粮食。城市西面的一半靠着河,地势比较低平,所以叫“下城”。笔直的街道把整个下城城区切割为一块块居民区,总体呈棋一船一格局。这些街道大多十分宽阔,如在摩亨佐·达罗的下城,最宽的一条街有10米宽,即使在今天也足可以让四辆大卡车轻松地并排通过;在卡利班根的下城,最宽的街道也有7.2米宽。街道两旁是鳞次栉比的房屋,普通居民的房屋一般有4~6问,并且有专门的浴室和厨房,而富裕人家的房屋多达30多间,其中不少已经是两层的楼房了。除了整齐划一的街道外,这些城市还建有相当完善的排水系统。每户人家都有专门的排水沟,把雨水和污水排向街道下面封闭的下水道,再通向专门的污水坑。这些排水沟和下水道由结实的砖头砌成,下水道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入口以便于清理。有些城市还建有专门的垃圾滑运道,供清理城市日常生活垃圾之用。就是按照今天的城市卫生设施标准来衡量,这样的设施仍是相当完善和先进的。一具人体残骸,其放射性高出常态50倍,揭露出古代文明陆地? 印度河文明的创造者也是一个追求美的民族。他们制作的红色陶器很特别,上面用黑色的颜料画着各种图案。画面虽然说不上精致,却洋溢着淳朴的生活气息。有的陶器上画着一只正给小山羊喂奶的母山羊,旁边还有一只母鸡;有的画着一个渔民扛着两张大网,边上有一只小乌龟正淘气地望着他;还有的画着一棵树,树上歇着一只叼着鱼的乌鸦,下面有一只狐狸,这显然是在讲“乌鸦和狐狸”的故事了。他们制作的雕塑则相当新颖。有头会动的牛,有可以在一根线上蹿上蹿下的小猴,有正低头沉思的男子,也有正翩翩起舞的姑娘。出土文物中最有特色的就得数印章了。印章总共大约出土了1000多枚,每一枚都是两三厘米见方,上面刻着动物图案和铭文。在动物图案中出现最多的,并不是被现在印度人奉为吉祥物的牛,而是一种人们从未见过的动物——独角兽。而关于印章上的铭文,十分遗憾,人们直到现在还不能解读这些文字。令人不解的是,这么宏伟繁华的城市,如此发达的文化,竟然在短时间内突然衰亡了。考古学家们甚至发现,其中有些城市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毁灭了。是谁毁灭了印度河的古文明呢? 最初有人认为,是后来印度的主人——雅利安人的入侵,毁灭了这个古文明。因为在摩亨佐·达罗的遗址中,人们发现了许多居民被杀、房屋被人为毁坏的迹象。但这个观点现在看来似乎站不住脚,因为早在雅利安人进入印度前几百年,印度河文明就已经毁灭了,这在考古学上有比较充分的证据。而且,在哈拉帕等其他遗址中,就没有发现战争的痕迹。一具人体残骸,其放射性高出常态50倍,揭露出古代文明陆地?有人认为,是可怕的自然灾害毁灭了印度河文明。据研究古代地质学的专家们推断,大约在公元前1700年前后,曾经有一个地震的活跃期,许多城市都在这个时候毁灭了,摩亨佐·达罗就是其中之一。祸不单行,地震后又是暴雨成灾,印度河泛滥,土地荒芜,摩亨佐·达罗就这样被彻底毁灭了。也可能是那时火山喷发,大量的泥浆、沙子涌出地面,堵塞河道,形成一个湖泊,把摩亨佐·达罗全部淹没。 曾经有一段时间,人们把地球上发生的这些难以解释的现象都归到外星人身上。但近年来有些科学家做出了大胆的推测,认为在现代人类文明之前,地球上曾经出现过前一届高级人类的史前超文明。生物考古学认为,在地球诞生至今的45亿年历史中,地球上的生物经历过5次大灭绝,生生死死,周而复始,最后一次大灭绝发生在6500万年之前。有人据此推断,20亿年前地球上曾经存在过高级文明生物,但后来遭到了毁灭,其罪魁祸首很可能是一场核大战。 这种说法乍听起来似乎是无稽之谈,但经过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的不断努力,却从文献记载和考古发掘中找到了很多有力的证据。《摩诃婆罗多》是一部古印度史诗。据考证,该书所记载的史实距今至少有5000年。这本书中记载了居住在恒河上游的科拉瓦人和潘达瓦人、弗里希尼人和安哈卡人的两次战争。对于书中对这两次战争的描写,以前学者们一直以为是“诗意的夸张”,而当广岛和长崎两颗原子弹爆炸后,他们才恍然悟到,它们实际上是原子弹爆炸的目击记。“英勇的阿特瓦坦,稳坐在维马纳(飞机)内降落到水上,发射了阿格尼亚(火箭),它喷火,但无烟,威力无穷。刹那间潘达瓦人上空黑了下来,接着,狂风大作,乌云滚滚,向上翻腾,沙石不断从中打下来。”“太阳似乎在空中摇曳,这种武器发出可怕的灼热,使地动山摇,大片地段内动物倒毙,河水沸腾,鱼虾等全都烫死。阿格尼亚爆发时声若雷鸣,敌兵烧得如同焚焦的树干。”再看第二次战争的描述:“古尔卡乘坐快速的维马纳,向敌方3个城市发射了1枚火箭。此火箭具有整个的宇宙力,赤热的烟火柱,其亮度犹如万个太阳,滚滚升入空中。”“尸体被烧得无法辨认,毛发和指甲都脱落了,陶瓷器碎裂,盘旋的鸟儿在空中被灼死,食物受染中毒。”物理学家又在古印度人的时问概念中寻找到了另外一些根据。古印度人有“卡尔帕”的概念,它相当于42.32亿年。又有“卡希达”的概念,它相当于一亿分之三秒。这两个概念曾使很多研究者迷惑不解,但核物理学家明白,自然界中要用亿年或百万分之几秒的时间来量度的,只有放射性元素的分解率。例如铀238的一半寿命为45.01亿年,而K介子的一半寿命只有百万分之一秒,这与“卡尔帕”和“卡希达”的概念相近。如果古印度人能够量度核物质和次核物质,那么他们就有可能制造出核武器。一具人体残骸,其放射性高出常态50倍,揭露出古代文明陆地? 考古学家在发生上述战争的恒河上游发现了众多的废墟,这些废墟显然不是被一般烈火所焚毁的,大块大块的岩石粘合在一起,表面凸凹不平。在德肯原始森林里,人们发现了更多的焦地废墟。其城墙被晶化,好像玻璃一样光滑,建筑物内的石制家具表层也被玻璃化了。要使岩石熔化,温度要在1800"C以上,就连火山爆发所产生的热量,也达不到这个水平。只有原子弹爆炸,才能达到这个温度。除印度外,有人在巴比伦、撒哈拉沙漠和蒙古的戈壁滩上都发现了一些史前废墟,其中的“玻璃石”与今天核试验场中的“玻璃石”一模一样。 此外,前苏联学者戈尔波夫斯基在《古代之谜》一书中说,他在古印度的德肯地区还发现了一具人体残骸,其放射性高出常态50倍。现在,很多科学家都倾向于认为史前地球上曾爆发过核战争,但对于核武器是什么人使用的,核战争为什么会爆发等问题,却还几乎是一无所知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