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国人研究日本,要么是站在这边岸上看着那边的岛来琢磨,那难免生涩;要么是过去站在日本人中间来琢磨的,那有时候会被感染而缺乏客观。在我看来,《日本人的“真面目”》一书,是卞先生坐在二层阳台上,从头顶的角度望下去,才能看得清清楚楚,写得明明白白。欢迎关注公众号[老萨有发现](sashuchang2015)在阳台上写的一本书——评卞毓方的《日本人的“真面目”》麦克阿瑟离日后说他们精神年龄只有12岁,所有日本人都翻脸了在今天的中国,“亲日”是没有市场的,所以网上对日本有好感的朋友,便常常借用一个词,说自己是“知日”,而站在他们对面的则用另一个更激烈的词句——“媚日”。有时候这种鸡生蛋,蛋生鸡的辩论能够持续很长时间。看完卞毓方先生书中的一段公案,不禁为此哑然失笑。二战后,麦克阿瑟在日本当了第一任总督。他干得不错,临走的时候日本百万官民洒泪相送,要给大帅造纪念馆,要给大帅终身国宾待遇,几百名日本女性写信给大帅要给他生个孩子。不过大帅的不懂政治是出了名的,回到美国之后便说了一句著名的话——日本人的精神年龄只有十二岁。消息传回东瀛,日本人马上翻脸了,纪念馆不建了,终身国宾待遇取消了,要生孩子的……大帅不配合肯定也是生不出来了。日本企业的大老板们同声抗议——我们不是只有十二岁。卞先生说:“出尔反尔,翻脸不认人,岂不是正好证明了‘日本人的精神年龄只有十二岁’?”我想,中国人要是总自己玩鸡生蛋,蛋生鸡这类游戏,人家会不会认为你连十二岁都不到?其实真正的“知日”不是亲日,把“知日”限制在仅仅引导向友好那肯定是片面的。真正的“知日”是技术性的,无论好与坏,完整而有价值地剖析日本,而屏弃个人好恶。这就像肿瘤病人去看病,真正了解病状之后,也许事情会变好——动手术把瘤子切了,从此病人痊愈;也许事情会变坏,发现扩散得很厉害,已经没有希望,还不如不来看。还有一种可能,因为这位病人的病情发展,得出某种对于所有肿瘤病人的治疗都有帮助的成果来,那就是善莫大焉。了解不见得代表一定是引向友好的,比如离婚必然是在结婚之后,非结婚之后互相了解,不能离也。但了解也不见得代表引向不和,更多的时候结婚时大家不知道彼此的毛病,结婚后慢慢了解并适应,从而白头偕老,感情越来越深也说不定。《日本人的“真面目”》这本书,有人说这是一本解析中日之间爱恨情仇的书,我个人以为不是,它是一本真正介绍日本的书。戴季陶早年表达过希望有中国人能够写出解剖日本的书,那这本书便是一个典型。我国人研究日本,要么是站在这边岸上看着那边的岛来琢磨,那难免生涩;要么是过去站在日本人中间来琢磨的,那有时候会被感染而缺乏客观。而《日本人的“真面目”》都不是。中日两国百年来相互视为“敌”的时候甚多,但宋朝罗大经有云:“不敢升自西阶,非特嫌,若宾主敌体,亦以西为尊也。”敌的含义,也有平等的意思。仅仅站在平等的角度看一个对面的国家,还是看不准的。在我看来,《日本人的“真面目”》一书,是卞先生坐在二层阳台上,从头顶的角度望下去,才能看得清清楚楚,写得明明白白。这是一本真正了解日本的好书。了解有用吗?只看日本了解中国有没有用。且不说侵略与否,比如逼袁世凯签二十一条,其中便浸透了解你之后的老辣。当时列强在欧洲混战,无力干涉亚洲,远东的战略平衡出现动摇。日本认识到中国只有名义上的统一,各省督军自行其是,军力国力角度必非日本对手,故此有二十一条之胁。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袁世凯也知道自己未必打得过日本,但他自有应对之术,那就是把二十一条捅到新闻界去,用舆论来压制日本。然后挟民意逼日本人把那几条要命的条款删去。最后达成的条款对中国已经没有太多实质性的伤害,至少躲过了灭国之危。日本干脆利落地签字了,但如果以为这样我们就是赢了,那就太天真了。日本方面早对这样的结果有所准备,中国这么大,能全面吃下的可能性本来就比较渺茫,但“二十一条”交涉既然公开,袁世凯只要签了字,无论最后的条款是什么,他的政敌一定会把他打成卖国贼。而日本人的对华战略是什么?从清末开始,唯一的核心就是不让中国产生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权。日本人在战略上只有十二岁,但战术上的手段让人叹为观止,事情的后续果然如日方所料,最后它还是赢家。你说了解一个这样的邻国重要不重要?而且,卞先生展示于我们的,并不仅仅是日本的文化特色、思维习惯,也不仅仅是把日本视为对手时所要了解的内容。他平和地借助日本,展示了许多属于人类共有的欢喜、悲哀和无奈。比如他对于《最后一个武士》的描述。东方武士对于“尊严”的理解,让参加过南北战争的美国人肃然起敬,然而,他又清醒地知道,铁路总是要修,工厂总会建起,世界在向前进,进步的潮流不可抵挡。最后,武士战死,美国人见到天皇时,天皇问:他是怎么死的?美国人说:我要告诉你他是怎么活的。卞先生在书中写了很多日本人的公案,他们的经营、历史,诸如此类,印象都不如这个故事之深。这个美国人已经不再傲慢,他经历了东方的洗礼并为之震撼,一如跟随红军长征走过的传教士勃沙特。这里面没有评判谁对谁错,卞先生也没有,他把权力交给了读者。事实上,依我看来,卞先生还是给出了答案,他没有去追究谁对谁错,而是通过那个美国人的话,把这个问题回归到了生命的本原。大丈夫要活得顶天立地,人也应该享有一生的红尘温情。看到此处,一种属于人类的酸楚和无奈油然而生。这道理已经不是属于日本的,而是属于大家的了,日本人自己不知能不能看清,卞先生看清楚了。[完]欢迎关注公众号[老萨有发现](sashuchang2015)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