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啊不对,没有国王,这里只有一个叫作“将军”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抬起厚重的眼皮看了看下面,示意娱乐活动可以开始了。

舞台中并没有出现歌舞演员或者变戏法的小丑,而是甲胄在身利刃于手的精悍战士。这个战士并没有对注视着他的千百观众致意,而是将目光集中在了自己的武器上。

惨烈的搏斗随即展开,战士在观众的惊呼和叫好声中在对手身上制造出一个又一个可怕的伤口,而对手似乎并不在意疼痛,一招一式都是要置他于死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个又一个回合在单调的怒吼和金属切割肉体的声音中度过,最终获胜的战士赢得了十分充足而真诚的崇拜——当然了,这并不能让他感觉舒服,因为他与对手之间似乎并没有任何仇恨。因为他是个角斗士,同时,也是个奴隶。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最近上映的电影《宾虚》中的主角便是如此身份处境。在激烈的海战爆发以后,数百位奴隶,喊着号子,一齐滑动船桨,奋力将战舰推动向前。在那个战争就意味着血肉角质,海战就意味着木船挑战大海的时代,战舰只要被对方冲撞到侧面,十有八九便会沉入海底。此时没有人会关心船底那些奴隶的死活,甚至奴隶的义务还要求他们尽可能去拯救甲板上的主人。片中的宾虚,正是因为拯救了舰队的司令,才得到信任。说实话,作为观众的楼主,也终于在屏幕上领略了古罗马时代令人血脉喷张的海战气氛。那不是一场军官坐在指挥塔里指点江山的战斗,而是船与船互相冲撞,人与人纠缠格斗的搏杀。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说起奴隶,很多人会想起资本阶层萌芽的时代,穿梭在非洲和欧美之间的奴隶贩子们。那些病痛缠身的黑奴们在奴隶贩子的肮脏船舱和奴隶主们的皮鞭枪口下炙烤着自己惨淡的命运。然而,刚才提到的可怜虫,比黑奴的命运还要不堪,他们生活在电影《宾虚》中主角所处的愚昧时代,过着用猪狗不如来形容毫不为过的日子。比起他们,黑奴好歹在奴隶贩子的账簿上有个价码,而古罗马奴隶的价值,似乎远远低于一条稍微漂亮点儿的宠物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电影中的主角宾虚,就是古罗马奴隶大军中很普通而又不普通的一个。他作为犹太人中的豪门子弟,为了保护自己民族的权利而被曾经的好友以谋反罪贬为船奴。

船奴是啥?很简单,船上的奴隶都叫船奴。船奴干啥?擦洗战船,划桨,伺候将士们的吃喝拉撒。要知道,虽然在一条船上共进退,但是统治阶级把他们当作仇敌看待。处处提防他们,实行严厉的管制。为了防止奴隶结伙造反,奴隶主不让人数比较多的同族奴隶在一块儿干活或住在一起。这样,语言的隔阂使奴隶们难以进行串联和密谋。他们还在奴隶中间收买一些奸细去探听消息,发现奴隶有什么图谋不轨的举动,就马上加以镇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至于那些在农田、矿山和磨坊干活的奴隶的处境,就更悲惨了。他们劳动的时候带着脚镣或锁链。晚上在地牢一样的屋里睡觉。开矿的奴隶,矿坑往往就是他们的坟场。由于带着铁链干活,发生山崩或塌方的时候,躲避不及,就成十成百地被压死在里面。

在古罗马帝国的巅峰时期,少数极为强健的奴隶如电影中的主角一样成为了所谓“角斗士”,他们经过严格训练,但是并非为了保家卫国,而是互相残杀供观众观看取乐。在角斗士盛行的年代,影片中出现的角斗士驾驶战车进行殊死搏杀甚至是与猛兽较量也是屡见不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要知道,在当时的角斗场或者运动大会上,战车赛马是一项极为危险,但却又享有极高荣誉的比赛。奴隶主们想要得到荣誉,但却不愿承担死亡的风险,总是会派奴隶或者角斗士去驾驶战车。一旦胜利,荣誉就是奴隶主的,一旦失败,死去的便是奴隶。要知道,即使是骑在马背上驾驭一匹战马,已经是一项要求技巧极高的运动了,但坐在战车中驾驭两匹甚至四匹战马,更是难上加难,然后还要让战车在竞技场中闪转腾挪,摆脱对手的纠缠,人鸣马嘶、尘土飞扬,甚至血肉横飞,这就是古罗马竞技场中战车赛马的真是写照。不知当宾虚踏入战车之中,向自己的仇敌挑战之时,是怀着何等的心情,向对方倾泻着自己的愤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即使角斗士在比赛中获胜、幸存又能怎样?无非是死刑缓期执行,回到暗无天日的居所等待下一次被送上角斗场,被敌人的长矛短剑杀死或者是在车上跌下被扭断脖子罢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类思想道德的进步,残害奴隶的剥削积极陆续被爱好自由平等的人民推翻埋葬。同时埋葬的还有奴隶们的血泪史。当然,这种极度血腥凶残的社会制度不可能重演,但是以此为戒从而共同追求民族阶级的平等,确是人类共同的希望之所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