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1979年的中越战争前,越军在北部边境主要以地方军、公安屯和民军组织一线防御,主力步兵师则靠后部署,担负作战值班任务,战时机动增援一线。其中在主要方向部署了4个步兵师,即高平方向的步兵346师,谅山方向的步兵第3师,老街方向的步兵345师,莱州方向的步兵316A师。开战后,高平、谅山、老街方向都遭到了中国军队的猛烈攻击。莱州方向虽然压力较小,但316A师曾奉第二军区命令向老街驰援,也与中国军队一顿好打。这4个步兵师中,346师在高平方向表现最顽强,给中国军队造成的麻烦最多;谅山方向的第3师和东进沙巴、代乃的316A师也都与中国军队进行了主力碰撞,作战过程非常激烈精彩。唯独老街方向的345师,基本上是一触即溃,损失惨重,表现最为糟糕。其中应负主要责任的,就是该师师长麻永兰(又译为梅荣兰)。

越南人民军步兵345师辖步兵121团、118团、124团和炮兵190团,战前驻黄连山省柑塘地区。该师是1977年4月才在柑塘地区组建的生产师,以黄连山省军事指挥部所辖121团为基础扩编而成,仅是一个架子师,担负筑路、屯垦等任务。1978年9月,由于越共中央制定了南攻北防的战略方针,为防御中国,345师被改编为步兵师,调入和新建了步兵118团、124团及炮兵190团,成为越北第二军区指挥的作战值班师,担负对老街方向浅近纵深防御的任务。

79年战争开始后,黄连山省一线边境遭到中国昆明军区所属第13军、第14军猛攻,该省军事指挥部指挥的地方部队损失惨重,形势吃紧。比较乌龙的是,越军总参谋部对于中国发动惩罚战争的决心和规模均严重估计不足,判断在云南河口方向只部署了一个师的中国军队。当战争开始后,总参情报部门仍判断在红河两岸发起进攻的中国军队仅各有一个团,因此命令345师前出支援一线,并调316A师东进增援345师作战,认为完全可以挡住中国军队的进攻,甚至还有可能打个“歼灭战”。结果345师师长麻永兰听信了上级情报部门的灌输,仅将红河西岸的步兵121团和炮兵190团一部北调,而红河东岸的主力步兵118团、124团均在二线未动。

79年中越战争中表现最废柴的越军师长

越军统帅部想不到的是,中国不仅在主攻的东线广西方向动用了30多万兵力,在相对次要的西线云南方向也部署了20多万军队。其中第一天发起进攻的就有3个野战军指挥的9个步兵师及边防团一部,战线西起金平东到麻栗坡,打得热火朝天。不过,越南黄连山省军事指挥部所辖的部队还真不是善茬。像192团、254团、公安16团、独立2营、独立3营、老街市队6营和各公安屯武装等部,打得非常顽强,在老街、坝洒、孟康、发隆等地还与中国军队进行了反复争夺,浴血奋战,为组织二线防御争取了时间。

然而345师的表现就差多了。当一线要点谷柳、老街失守后,该师步兵121团和炮兵190团最先与中国军队接触,仅一天多时间就损失惨重,丢掉了332高地、登朱一线的防御要点,重镇柑塘已经暴露。由于红河地区一线防御阵地丢失,柑塘危急,越南当局也惊慌起来。要知道当时的柑塘磷矿是越南重要的出口创汇部门,使用的都是苏联东欧国家支援的先进机器设备,在国家经济上具有战略意义。因此越共总书记黎笋和总参谋部发下严令,要求“死守柑塘地区”。麻永兰这时不得不下令将红河以东的步兵118团3营西调,与步兵121团、炮兵190团和黄连山省地方军等残部协同,紧急建立防线以保卫柑塘。越军总部也急调步兵316A师和莱州省独立2营等部驰援谷柳、老街方向,企图与345师协同实施反击。

不料中国军队接下来的攻势更加凶猛,345师临时建立的防线仅一天时间又遭突破,被中国军队插进纵深7公里,大部分要点丢失,部队受到重创,其中炮兵190团已损失近半。焦头烂额的麻永兰向第二军区前指发出紧急呼救:“今天敌人极为厉害,各个阵地都被打垮了,调整部署极为困难,局势正在进一步恶化!”然而第二军区此时也没有办法,紧急东援的316A师被中国军队阻击在代乃地区过不来,再从后方向前增调主力师已经来不及了。更为糟糕的是,开战一周后,345师连遭中国军队打击,官兵已斗志全无,开始纷纷丢下阵地逃跑。

中国军队乘胜发展攻势,各部大胆穿插迂回,将345师的柑塘防线打得稀碎。这时345师在红河西岸的部队已经放了羊,根本无法指挥。麻永兰见势不妙,带着师前指扔下部队逃离柑塘,一口气就跑过了外波河。于是上行下效,步兵121团的团长、副团长也各自逃跑,其手下部队纪律全无,在溃逃途中抢劫成风,老百姓怨声载道。炮兵190团残部同样跑得很快,其中有一个营为了逃命还丢弃了所有的车辆、火炮。为了加强345师的力量,越军总参谋部通知第二军区给345师新发几门榴弹炮。指示下来后,345师竟然回答:现在要人没人,要车没车,无法领取!在红河东岸的345师部队表现更加不堪,与中国军队交手一触即溃,各部惊呼“无法守住阵地”,沿着红河公路望风逃跑。一时间红河两岸数千溃兵纷纷南逃的场景颇为壮观。

由于345师已经整体崩溃,红河两岸要点接连失守,越军第二军区司令部驻地安沛已面临威胁。越军总参谋部估计中国军队可能将继续向其纵深推进,于是在宣布全国总动员的同时,紧急将第二军区的344、334两个生产师改编为满员步兵师,加紧构筑保安、安沛一线的沿红河两侧防御阵地,并从南方和老挝抽调部分部队驰援越西北。不过,中国军队打到外波河、郭参一线后便停止了脚步,尔后宣布惩罚目的已达到,胜利班师了。

战后,根据越军总参谋部和第二军区命令,对345师进行了历时半年的整顿,宣称要“加强政治思想教育和作风纪律教育”,以“纠正错误倾向,增强信心,提高士气”等。在整顿中惩处了一批军官,如345师师长麻永兰遭到撤职审查,其手下的团营长也分别被撤职追查。经过整顿和休整补充后,345师又被调到红河东岸,编入了新组建的第6军,继续在反华前线与中国进行对抗。而麻永兰这位指挥无功,逃跑有术的大将,被审查一段后竟又重新复出了,还当上了第68军的副军长。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