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table id="blogContentTable" style="face: 12px/19.2px punctuation, 微软雅黑, Tohoma; margin: 0px; padding: 0px; width: 880px; color: rgb(68, 68, 68); text-transform: none; text-indent: 0px; letter-spacing: normal; word-spacing: 0px; white-space: normal; border-collapse: collapse; position: relative; table-layout: fixed; border-spacing: 0px; widows: 1;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tbody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tr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td valign="top"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s-word-wrap: break-word;">

烈士纪念日里的随想……
烈士纪念日里的随想……

随便翻翻,读起奥登的诗,毕竟是老外的诗文,读去的感受,总会跟随去个遥远和陌生的地方,似懂非明的让心境作一段旅程……

随便翻着,下面的诗,却是应该让我熟悉去了……原来奥登有过中国之旅,那是抗战时期,染过烟火的诗句,终究会引起深刻的感受

……

他是去了战火涂炭的城市-商丘,他是目见了伤痕累累的肢体-伤员,当血腥与伤痛的悲惨笼罩在年轻的生命上的时候,他自然而然的留下感慨…

我抚摸着自己的伤疤,我去读……

……他们活着,受着苦,已经尽了全力;

一条绷带遮蔽了生气勃勃人世,

他对于这个世界的所有认识

仅限于手术器械提供的医治

如此躺着,彼此相隔如不同世纪

——真理对他们来说就是忍受的程度;

强忍的不是我们的空话,而是叹息——

他们植物般的冷漠;我们站到了别处。

谁能接受只有一条腿的健康

痊愈时我们甚至不记得有过一道伤

而一阵狂乱过后,会去信仰

那个健全人的寻常世界, 无法想象就此与世隔绝。

唯有快乐可以分享

还有怒火,以及爱的思想。

……

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一位这样的外国人,记录了这样一段与战时伤员见面后的自我感受,我也由此牵涉出属于自己的回忆,抚摸伤疤的手也开始了颤抖,如帕金森病症的抖动,如心率不起的恍惚……

诗歌是在悲鸣着……伤口…绷带…担架…病床…在充满福尔马林的气息中,他们躺着…我也躺着…

一条绷带裹着……血腥还在溢出,伤口血肉裸露…身体也只能暴露……绷带让青春在这里缩短了旅程…生机勃勃的人世…成了后来的回忆。

绷带裹住了的血肉和躯体……揭开它,总是会有痛,有如撕裂钻心的痛……揭开它,我犹如揭开战争的窗口,黑白灰暗的画面,血色和烟火已经凝结固化了……揭开它,我亦是清晰的看见和平之鸽,从窗口飞出……和平思想…爱的思想……

我曾经躺着,哪病房里的伤员…我们称呼是难友……都强忍过伤痛,也都强吞了茫然……我的床的左边,躺着被烧焦半身的躯体;我的右边,躺着失去一条腿的青春……我记得他们,这样的记忆,也终究还是淹没在信仰的海洋…国家之战,和平之念,战士之责……健全的寻常世界,有多少人还记得那一道伤痕?

战争的伤痕,让奥登记录了,战争的伤疤,让战士保留了;过去了七十年,与世隔绝了?过去了四十年,与世隔绝了?伤口会有麻木,我却只时常分享出一分快乐…由衷的感慨……去寻找战友,去寻找战地苦乐,去寻找那一段最荣耀的无悔付出……

读着这段诗句,我忽然感受到一份崇敬和凝重……我自言自语的哼唱起国歌……会唱国歌吗?会记得国歌歌词吗?……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

……冒着炮火,我们有过;让炮火和子弹穿过我们的胸膛……血肉铸就了长城……我们有过——我们是国歌的践行者。

奥登说的思想……当名字的痕迹镌刻在墓碑上,当弹孔的痕迹印在肢体上,我只会更加明白……爱的思想……去爱这块土地……有山,有水,有一缕炊烟,还有一群已经渐渐老去的老兵。

</td></tr></tbody></tabl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