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太平洋舰队是苏联海军两个大洋舰队之一,1155型大型反潜舰是俄罗斯海军水面舰艇的绝对主力,该舰也是苏联解体后第一艘访华的俄罗斯海军军舰。

2016年9月12日至19日,中国海军和俄罗斯海军在中国南海海域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海上联合”系列海军联合演习,双方参演兵力包括13艘各类舰艇以及海军航空直升机和岸基固定翼飞机。

中俄南海联合军演:中国海军从演习中能学到什么?

此次俄方兵力为两艘1155型大型反潜舰“维诺格拉多夫海军上将”号和“特里布茨海军上将”号,大型登陆舰“佩列斯维特”号,拖船“阿拉套”和补给舰“佩琴加”号。

1155型大型反潜舰是俄罗斯海军水面舰艇的绝对主力,包括正在大修的11551型,一共有9艘现役,其中四艘在太平洋舰队,5艘在北方舰队,太平洋舰队的1155型“潘捷列耶夫海军上将”号是现役1155型中最年轻的一艘。该舰也是苏联解体后第一艘访华的俄罗斯海军军舰,后多次访华参加联合演习,此次来华参加演习的两艘1155型则分别服役于1988年和1986年。 作为苏联海军最后的杰作之一,1155型满载排水量超过7500吨,北约称为“勇敢”级,俄方则称其为“军舰鸟”。1155型以反潜作战为主,搭载两架反潜直升机和大型舰壳声纳以及大型拖曳变深声纳,其反潜武器主要是533毫米大型反潜鱼雷和“喇叭口Б”多用途导弹系统,后者北约编号SS-N-14,发射反潜/反舰双用途的85РУ导弹。

“佩列斯维特”号属于775-3型大型登陆舰,北约绰号 “蟾蜍”,该型舰按照西方分类应该是坦克登陆舰,被西方视为苏联两栖舰艇现代化的标志。期满载排水量4012吨,最大航速17.6节,全部28艘775型都是在波兰建造的,“佩列斯韦特”号服役于1991年。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对这个舰名并不陌生,上一代“佩列斯韦特”号是1904年日俄战争期间被日军击沉在旅顺港的沙俄海军战列舰,后来该舰被日军打捞修复后自用,1917年沉没。

“佩琴加”号也不是俄罗斯建造的,其属于“杜布纳”型舰队油船,由芬兰劳马造船厂在1974至1979年间建造,全部4艘中有3艘现役,满载排水量12800吨,满载时最大航速16节。“阿拉套”号属于1452型救援拖船,1983年服役,满载排水量4072吨,最大航速19节,现役三艘中有2艘在太平洋舰队。

由此可见,俄方舰队基本是“80后”甚至“70后”,相比之下,中方参演舰艇都是“00后”。

俄太平洋舰队日趋衰弱

中俄南海联合军演:中国海军从演习中能学到什么?

参演的俄军舰艇都是苏联时代服役的,事实上,苏联解体之后,整个俄海军太平洋舰队到2015年才补充了第一艘新舰——955型“北风之神”号核潜艇,而水面舰艇则没有任何更新。在苏联时期,太平洋舰队是苏联海军两个大洋舰队之一,地位仅次于北方舰队,其根本任务是对敌国进行核打击,常规任务则是保障核潜艇进出第一第二岛链并遂行反航母作战。太平洋舰队中的1155型和目前仅有一艘能活动的956型就是反航母作战中水面舰艇侦察群的主力。

苏联解体后,继承了整个太平洋舰队的俄海军没有能力也没有必要维持原有的规模和战术,舰队规模急剧缩水,直到2000年普京上台后才逐渐稳定下来,形成了今天的规模。然而俄海军并没有能力按照外部环境的改变来更新自己的舰队,加上2008年后俄海军活动骤增,其中水面舰艇主力就是可靠性很高的1155型,这极大消耗了其本来就所剩不多的服役时间。从1993年8月俄罗斯海军第一次访华到2016年9月“海上联合-2016”的23年间,当年中国海军的舰艇已经大部分退役,完成了从第一代到第三代国产主战舰艇的升级换代,而俄军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中国从俄海军身上能学到什么

目前,中国海军则面临当年苏联海军的处境,必须直面这世界上最强大的海上力量——美国海军。俄海军舰艇虽老,却都是一直同美国海军对抗的老将,尤其是在相对开阔的南海,非常适合1155型这种以深水反潜为主要作战目标的大型反潜舰。中国海军的新型舰艇也能学到很多必要的斗争经验,这些经验只能靠积累,比技术兵器更加重要,这或许是中俄海上联演的最大战术价值。

目前,中国海军正不可阻挡地走向远洋,在建设与本国综合国力相称的攻防兼备型远洋海军上,可以看到苏联海军的影子。比如以大量中型舰艇作为日常勤务主力,轻型高速舰负责近海安全,保障主力舰队进行大规模远海作战。但中苏发展大海军的出发点是不同的,中国更多是出于未来经济发展考虑,兼顾国防;苏联则是政治挂帅,以军事目的为主。故而苏联的海上扩张是短暂的,无法持续,而中国则是长期的,稳定的。

尽管俄军急于恢复太平洋舰队战斗力,但技术和经费问题使其只能建造轻型护卫舰和常规潜艇来保护战略导弹核潜艇在堡垒海域的安全,中国海军则将面临西方世界更大的压力,同时也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