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

. 接上篇《盾和蛋之间的那点事(三十三)——深入篇(十六)》(原文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12103427_1.html),继续对雷达抗反辐射导弹攻击的相关话题进行探讨,闲话少说,进入正题——

.

.

上篇对双点源/多点源干扰的原理和实施条件进行了讲解,双点源/多点源干扰可以通过被保护雷达与有源诱饵之间的相互配合,从而诱骗来袭反辐射导弹,使导弹击中雷达与有源诱饵之间的空地。不过双点源/多点源干扰也不是万能的,这种诱骗方式存在着不可预知的失败风险,理想情况下当然应该是反辐射导弹正好击中两个辐射源中间的空地,雷达和有源诱饵都安然无恙,但实际操作中由于种种因素的制约,反辐射导弹指向的往往不是两个辐射源的中间,其中一个干扰源被命中的概率仍然偏高。首先,我方在布设多个干扰源时如果在距离、角度等设置上出现失误或疏忽,就可能会导致诱骗失败,前篇曾讲过了,双点源/多点源干扰系统的设置对于多个点源间的距离、角度的要求非常严格,这将直接关系到诱骗的成功与否。而且最关键的是,双点源/多点源干扰系统的诱骗成功率还取决于对方反辐射导弹的性能水平,对方反辐射导弹的导引头视场、分辨率以及导弹的最大机动过载等性能指标也是重要的决定因素,双点源/多点源干扰在对付新一代先进反辐射导弹时将很难保证一定能够诱骗成功。由上可见,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疏漏都有可能导致诱骗失败、雷达被毁,指望一种干扰方式能包打天下是不现实的,任何一种单一的干扰措施都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要想有效对抗反辐射导弹往往还需要引入其他干扰方式,根据战场情况灵活运用多种干扰方式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

.

前篇讲了,当远处的两个光源在相隔很近的距离上以同样的亮度同时发光时,士兵将会区分不了两个光源,而会把它误认为是一个模糊的大光源,这就是双点源干扰的诱骗原理,即当两个辐射源相隔很近时,反辐射导弹会以两个辐射源的“能量质心”作为目标进行瞄准,因此这种干扰/诱骗方式又称作双点源质心干扰。那么我们转换一下思维,如果这两个光源不是同时发光,而是一左一右轮流交替发光,那么此时会出现什么效果呢?很显然,当左侧的光源发光时,士兵会去追踪左侧光源,并将前进方向转向左边;而当左侧光源停止发光,右侧的光源开始发光时,士兵又会去追踪右光源,并再次改变行进路线。左右两个光源轮流发光就可以使士兵陷入不停的转向中,最终无法稳定跟踪其中任何一个光源,其直接后果就是导致士兵失去了攻击其中任何一个目标的能力。这种干扰方式即称为双点源闪烁干扰,与前一种双点源质心干扰相比,可见两者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双点源闪烁干扰顾名思义就是两个辐射源(包括雷达和有源诱饵)是以一定的频率间断性发射信号的,因此称之为“闪烁干扰”,而双点源质心干扰的两盏灯一般情况下都是“持续发光”的;而且双点源闪烁干扰必须是一左一右“交替发光”,如果左右光源闪烁节奏相同的话,即两个光源不是交叉闪烁而是同步闪烁,那么形成的干扰效果仍然类似于双点源质心干扰。实际上双点源质心干扰也是“闪烁干扰”的一种,因为在这种干扰模式下雷达和干扰设备也不是发射连续波信号,它们也是以一定的频率发射脉冲信号,只不过发射频率更高而已,因此双点源质心干扰实际上属于一种“快闪烁干扰”,当闪烁频率足够快时,在反辐射导弹的眼里它也就不再闪烁了,而是一直都在“发光”。而双点源闪烁干扰的闪烁频率则要低的多,是一种典型的“慢闪烁干扰”,通过不停的给反辐射导弹引入方位误差的方式,使其无法正常锁定目标,从而丧失精确制导能力。

.

.

由上可见,双点源质心干扰和双点源闪烁干扰虽然同为双点源干扰/诱骗方式的一种,但两者的诱骗原理并不相同。前者需要将两个源射源之间的距离设置的比较近,以便形成虚假的“能量质心”,而双点源闪烁干扰则需要将两个辐射源之间的距离设置的比较远,以便给反辐射导弹引入较大的方位误差,但又不能设置的过远,如果两个辐射源之间的距离超出了反辐射导弹导引头的视野范围,则反辐射导弹仍然会稳定跟踪其中的一个目标,从而无法起到双点源诱骗效果。此外,双点源闪烁干扰为了提高诱骗效果,雷达和有源诱饵之间应该存在着较为严格的时间同步关系,即两者之间应该具备一定的协同能力。当然了,双点源闪烁干扰也有它的缺陷,其在单独使用时也并不能完全让人放心,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就是不同载体之间的“闪烁”存在着同步难的问题,如果雷达和有源诱饵按照各自的规律“闪烁”的话,那诱骗成功的机率就只能看运气和人品了。假如雷达比有源诱饵“闪烁”的更频繁,那么反辐射导弹将会被诱偏到偏向雷达一侧的方向,假如运气再差一点,在对方反辐射导弹发动攻击的最后关头,假目标诱饵关闭了而雷达却正好处于发射状态,那可就不妙了。因此任何一种干扰方式都不是万能的,必须要根据装备水平和战场情况选择最合适的干扰方式,那么接下来介绍第三种双点源干扰方式——双点源相干干扰。

.

.

所谓双点源相干干扰就是指空间内的两个相关的干扰源所产生的干扰,这两个干扰源在功率、相位等相关参数上满足一定条件时,两个发射信号可以合成一个局部特殊辐射场,而这个特殊辐射场实际上是一个扭曲的假象。由于相关原理较为复杂,晦涩难懂,因此此处只简单解释一下。简单点讲,就是当两个干扰源的发射信号满足一定条件时,两个信号相互之间会产生作用,合成一个虚拟的假信号源,而这个虚拟假信号源可用于诱骗反辐射导弹的跟踪系统。前文讲过了,无论是双点源质心干扰还是双点源闪烁干扰,都只能将反辐射导弹诱骗至两个干扰源的连线之间,而双点源相干干扰却可以将反辐射导弹诱骗至两个干扰源的连线之外,最理想的情况下,反辐射导弹将被诱骗至有源诱饵的外侧、远离被保护雷达的一侧,此时来袭反辐射导弹就算机动能力再强、过载再大,也不可能再调头去攻击远在另一侧的真实雷达了,可见这也是一种比较高级并且有效的干扰方式。不过双点源相干干扰也有它的问题,那就是对两个干扰源之间的相互配合程度达到了极高的要求,远高于其它两种双点源干扰方式,而两个相互分离的平台往往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因此这种干扰方式更适合用在同一平台上的两个分离的干扰设备。双点源相干干扰的一个典型应用就是战斗机的翼尖干扰吊舱,战斗机的翼展一般都比较大,两个翼尖吊舱之间可以保证足够的间隔距离,而且两个干扰吊舱由同一平台上的电子战处理系统进行任务分配,可以实现极高的配合效率,再加上战斗机必须将来袭导弹诱骗至机体之外的一个方向,其它两种双点源干扰方式是办不到这一点的,因此战斗机的翼尖干扰吊舱比较适合于采用双点源相干干扰方式。

盾和蛋之间的那点事(三十四)——深入篇(十七)

苏-30战斗机的翼尖干扰吊舱

盾和蛋之间的那点事(三十四)——深入篇(十七)

苏-30战斗机翼尖干扰吊舱的内部图片

.

.

介绍完三种双点源干扰方式后,那么接下来谈谈拖引干扰。所谓的拖引干扰顾名思义就是通过多个干扰源之间的相互配合工作,将反辐射导弹的瞄准点从被保护雷达的身上“拖”开,这么个“拖引”的过程就叫做拖引干扰。那么拖引干扰是如何实施的呢?首先,当对方反辐射导弹锁定我方雷达时,离被保护雷达最近的有源假目标诱饵D1开机实施干扰,并保持与被保护雷达相同的发射功率,在双点源质心干扰的作用下,反辐射导弹的瞄准点会指向D1和被保护雷达中间的空地,随后D1逐渐加大发射功率,能量质心开始向D1的一侧偏移,反辐射导弹的瞄准点也随之偏移。然后被保护雷达关机,反辐射导弹开始稳定跟踪D1,之后假目标诱饵D2开机,诱使反辐射导弹跟踪D1、D2的能量质心,再使D1关机,诱使反辐射导弹跟踪D2……如此继续,使反辐射导弹被逐步诱骗到一个远离被保护雷达的方向,直到假目标Dn关机,对方反辐射导弹将彻底丢失最初的跟踪目标。由上可见,拖引干扰是通过多个干扰源之间的密切配合,将反辐射导弹一步一步从被保护雷达身上“拖”开,最终被“拖引”到一个安全的方向。这种“拖引”式诱骗方法虽然看上去较为麻烦,但因为可以把反辐射导弹逐步“拖”至一个安全的区域,可以保证我方雷达的绝对安全。拖引式干扰对于水面舰艇的自我防护尤其有用,因为水面舰艇的舰体长度一般都比较大,且舰上雷达、电子设备的布置较为密集,其他的诱骗方法很难将反辐射导弹的瞄准点从这么大的目标上转移开来,唯有采用拖引干扰,这种看似麻烦的诱骗方法往往却能产生奇效,而且水面舰艇较长的舰体也有利于布设拖引式干扰系统。当然了,上面这种拖引式干扰方式需要配备数量较多的有源诱饵,因为它是建立在有源假目标诱饵无法移动或机动能力受限的前提下,假如有源诱饵具备了自主机动能力(比如美国的Nulka有源诱饵弹),那么只需要一个诱饵D1就可以通过缓慢移动将反辐射导弹“拖引”至远离被保护目标的方向,从而使“拖引”过程大为简化,实施起来也更为简便易行。

盾和蛋之间的那点事(三十四)——深入篇(十七)

水面舰艇的舰体长度一般都比较长

盾和蛋之间的那点事(三十四)——深入篇(十七)

拖引干扰

盾和蛋之间的那点事(三十四)——深入篇(十七)

美国Nulka有源诱饵弹

.

.

以上的讨论都是在雷达系统配备了有源假目标诱饵的前提下进行的,然而现实情况却是大多数的雷达系统实际上都是没有条件去专门配备有源诱饵的,毕竟有源诱饵的研发存在着一定的难度,而且成本也相对较高,要大范围普及存在着很大的难度,这一点无论对陆基、空基还是海基雷达来说都是如此。在无法配备专用有源诱饵的简陋条件下,雷达系统其实也是有办法应对反辐射导弹的。美军使用“百舌鸟”和“哈姆”反辐射导弹的经验表明,当地面雷达工作时,在雷达辐射方向内受能量照射的地面和下垫面会产生漫反射信号,这些信号可以被反辐射导弹的导引头所接收,从而使反辐射导弹产生制导误差,制导精度下降而无法准确攻击雷达目标。对于水面舰艇这类雷达安装位置较高的平台来说,可以直接用舰载雷达对水面进行照射,从而产生漫反射干扰信号,误导来袭反辐射导弹。不过很显然的是这种干扰方式并不甚可靠,对于水面舰艇来说仍有必要通过投掷或发射角反射器等假目标反射体,以构成可靠而稳定的再反射面,提高对反辐射导弹的诱骗概率。水面舰艇还可配备偶极子发射弹装置,发射后可在距离舰艇100余米的高度和距离上形成偶极子云团,这种由舰载雷达或其它发射机波束照射的偶极子云团可以形成强烈的辐射,迫使来袭反辐射导弹不得不重新进行瞄准。不管是角反射器还是偶极子发射弹,实际上都属于无源诱饵的一种,其发射成本比有源诱饵要低的多,并且技术、战术实现难度也要低的多,因此这种无源假目标干扰方式也不失为对抗反辐射导弹的一种可选方式。

盾和蛋之间的那点事(三十四)——深入篇(十七)

角反射器

盾和蛋之间的那点事(三十四)——深入篇(十七)

偶极子云

.

.

本篇写到这里,关于雷达对抗反辐射导弹的相关话题已基本结束。最后还要强调的一点是,以上关于对抗反辐射导弹攻击的讨论都是建立在单纯的被动雷达制导的基础上,实际上现代先进反辐射导弹通常还具备GPS/INS等自主制导方式,并且具备了对目标的记忆能力,对于陆基雷达这种较为固定的目标来说,这也是对抗过程中不得不考虑的重要因素。此外,新一代反辐射导弹已经出现了往多模复合制导方向发展的趋势,比如美国AGM-88E反辐射导弹采取了被动雷达+毫米波主动雷达的复合制导方式,德国的“阿米戈”反辐射导弹则采取了被动雷达+红外成像的复合制导方式。理论上,无论是毫米波雷达制导还是红外成像制导都具备对目标外形轮廓进行识别的能力,可以分辨尺寸差异较大的目标和诱饵,因此传统用于诱骗反辐射导弹的有源/无源诱饵在面对复合制导的新一代反辐射导弹时,诱骗效果将不复存在,因此必须综合运用各种不同类型的干扰手段,并同时采取软硬两方面的措施,才能真正提高雷达对抗反辐射导弹攻击的能力,增强雷达系统的生存力。

盾和蛋之间的那点事(三十四)——深入篇(十七)

AGM-88E先进反辐射导弹

盾和蛋之间的那点事(三十四)——深入篇(十七)

德国“阿米戈”反辐射导弹

.

.

本篇至此告一段落,敬请期待下一篇《盾和蛋之间的那点事(三十四)——深入篇(十七)》,谢谢关注!

.

附《盾和蛋之间的那点事》系列全收藏:

http://tlflaomao.blog.163.com/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