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如松:朝天门

南滨路上的这家火锅店开在一栋滨江大厦的十六楼,虽然位置并不醒目,但却依然抵挡不住食客们如火的热情,碗勺碰撞的声音和食客们大声交谈和劝酒声混杂在一起,形成一幅完美的火锅店有声画卷。

书生和道士并没有受到这种嘈杂的影响,两个人走进了一个靠窗的小包厢。这个小包厢是东道主阿温三天前就预定的,要不然只怕此刻他们只能坐在大厅外等着翻台。阿温还是那么的热情,去年的此时他们曾经在赣南阿温家的橙子园相聚,今日,又来到阿温新落脚的新家重庆。

“不知道今年的橙子怎么样了?这是香啊”道士甫一落座,就先问阿温家的脐橙有没有成熟,很显然,他对于去年在阿温家吃的脐橙和血橙印象太深,念念不忘。

“大师,今年的橙子只怕不能丰收,眼下还未成熟,不过味道还是很好的。当下只有这个了”说着阿温从包里小心翼翼的拿出几个百香果,小包间里立刻充满了一股奇异的香味。

“这是昨天老家刚寄来的,带几个你们尝尝鲜。”阿温解释道

“嗯,不错,不错!”书生和道士同时称赞,并立刻各自拿起一个开始剥皮,包间里的香味更加浓烈了。各自一个百香果下肚,道士才开始注意到这个包间虽然不大,但却临江,透过宽大的落地玻璃,正好可以看见江对面的朝天门。两江相交,一城独峙,青绿的嘉陵江水从斜刺里冲入昏黄的长江,交汇处,江色分明,泾渭立现。真是难得的人间奇景。道士这才明白阿温选择这个房间的原因。

“两位老师,你们看到了吧,这就是朝天门的一景,本来准备请二位去朝天门用餐,只是那里不宜寻找到可以如此观赏江景的火锅店,所以,只好在请二位在这里屈尊了”阿温说得非常谦逊。

“哪里,这已经很是打扰你了。”书生十分感谢阿温的良苦用心。

“据说,这些年流行于全国的鸳鸯火锅,就是以为火锅师傅从这个奇景里领悟出来的,所以,今天,咱们就看着鸳鸯江景吃鸳鸯火锅。”阿温的显然早有安排,且用心细密。说话间,服务员已经端上锅底,送来蘸料以及下火锅的菜肴。酒,当然是诗仙太白,这是重庆的本地名酒,走一处喝一处的名酒正是书生和道士最为乐意的。

“峰会即将召开,我等老百姓可是两眼一模黑,啥也看不懂,既然二位光临重庆,是不是可以指点一二呢?”三杯酒下肚,阿温开始变得活跃,今年的橙子产量不多,销售并不是问题,所以,他今年对于今年中国举办的盛会兴趣也就增加了许多。最重要的是,既然有两位高人在此,自己能够当面请教,岂可错过机会?

“关键的会议,”道士一边涮着毛肚,一边说道。

“这样的峰会本来是为了应对全球突发性经济危机才成立的,说白了,其实也就是当年西方的七个国家凑在一起应付不了由他们引起的经济危机,所以才想着让全世界有实力的国家来为他们买单而成立的组织。当年是作为七国集团的补充和后援。所以,眼下世界性经济危机已经消停,虽然世界经济没有恢复,但却停止了继续下滑,并保持着缓慢的恢复,这时候,七国集团就会觉得二十国集团是一个鸡肋甚至是威胁了,因为在二十国集团的框架下,七国集团的话语权显得不那么有威信,也正是因为这样,七国集团里的美日才开始散布二十国集团的影响力逐渐下降的谣言,其目的无外乎就是想限制二十国集团的权利甚至把它拆解。”

“我明白了,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要在此次峰会上要把二十国集团的作用从应对全球突发性经济危机的作用转变为长效性的世界管理平台,说到底,这还是在争夺国际话语权啊。”阿温恍然大悟。

“不错,七国集团里面并没有中国的位置,中国也不屑于参加这种以掠夺他国经济为主要目的的组织,但二十国集团就不一样了,这里面有更多的发展中国家参与,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无疑是想通过这个平台在主导全球管理,带领所有的穷朋友走上致富之路。”书生补充道。

“那么,我们立足的根本就是这二十国里面的发展中国家吗?”阿温问道

“当然不是,中国想要拿到这个话语权,必需要依靠全世界发展中国家的支持,眼下欧洲危机重重,虽然作为发达国家最多的地区,但它的颓势已现,并且美国也对欧洲控制更加严密,所以欧洲我们只能逐个争取,比如德国,而南美近两年,在美国的干涉下,也是右转明显,我们在美国的后花园也难以启动,所以剩下的就是亚洲和非洲了。其中最重要的三个地方就是非洲大陆,东盟和中亚。这些地区不但国家众多,也是我们历来发展得比较好的地方,所以我们会重点开拓这三个地区,只要能够拿下,也就稳住了二十国集团未来的走向。”

“可是我觉得美国应该不会如此轻易的让我们有所作为。”阿温深知,美国作为当前的世界老大,绝不容许话语权旁落。所以,一定会横加干涉,只是阿温不知道美国会从哪些方面下手。

“哼,美国当然不愿意,且它这一次也下了血本,准备三管齐下,一个地方也不会让中国安然夺取。”道士接话

“三管齐下?”阿温不解

“第一,在非洲,他们派出了安倍捣乱,用经济诱惑来分化非洲对于中国的支持。第二克里频繁接触中亚五国,妄想用权力斗争和颜色革命来搅乱中亚,眼下乌兹别克的总统病危,哈萨克斯坦的总统年迈,更为无耻的是他们还唆使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的恐怖分子对中国大使馆进行恐怖袭击,这一切都是在克里不久前和中亚五国外长华盛顿会面之后发生的。而在东盟,美国更是派出了总统奥巴马亲自上阵。本次峰会后,奥巴马亲临老挝参加东盟峰会,一定会在会议上做出对中国不利的言论,甚至会直接说出支持南海相关国家对抗中国的言论,这一切,就是美国三管齐下的表征。”书生解释

“可是我听说,美国现在没钱了,往往是喊的比做的要多,就凭这一点,美国只怕难有作为。”阿温对自己的国家充满信心。

“话不能这么说,国际政治,有时候并不单纯是有钱为王。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国,虽然近些年衰落有加,但他虽然掏不出什么钱,却可以拿出威胁,他做不成什么有建设性的事情,但做起破坏性的事情却绰绰有余。这是我们需要警惕的。”书生显然并不低看美国。

“嗯,这倒也是,当下在非洲,他还可以派出日本搅局,如果日本真的搅局不成的话,他完全有能力在非洲策动一系列的颜色革命,让我们之前的投资付诸流水。而在中亚,正是因为他们没有办法和中俄竞争,所以才一次次的搞恐怖袭击和颜色革命。可是,在东盟,他除了搞一些口惠而实不至的安全许诺,还有其他办法吗?要知道,当下颜色革命在东盟并不吃香,因为东盟各国对于美国的此类活动戒心颇重,美国只怕也搅不出什么水花。”道士显然对于东盟还有一定的信心,毕竟从1997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到前年的马航370事件,东南亚各国对于美国也是疑心重重,敬而远之。所以,他觉得,美国想要在东南亚有所作为,只怕很难,特别是菲律宾换届之后,杜特尔特上台,重新平衡了菲律宾在中美之间的距离,更是让美国无处着力。

“我们可不能小瞧美国的决心,此次峰会,我们邀请了非洲的乍得、塞内加尔和埃及,东盟的新加坡、老挝和泰国作为嘉宾国,可是你也看到了,安倍立刻跑到非洲搅局,而作为自己一贯的跟班小弟新加坡,它采取的措施可就有点骇人了。难道你们没有注意到,新加坡短短几天有一百多人感染了寨卡病毒?而泰国也是刚刚从寨卡病毒的困扰中走出来,这里面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原因,我们只怕还是要三思啊。”书生的脸色显得并不乐观。

“呀,这难道和多年前的非典。。。。。?”阿温不由得有些色变。

“我是姑妄言之,你们则姑妄听之,如今的中国,正如对面的朝天门一样,正在把世界各种力量汇聚成河,以图浩荡之势,虽说天下大势,势不可挡,但在我们大势未成的情况下,必需要小心谨慎。本届峰会,不过是打开朝天门的一扇大门,前途漫漫,成功尚远。你看那嘉陵江和长江虽然泾渭分明,但不远处就已经浑然一体,颜色难辨,可是假如把这鸳鸯火锅的隔层打开,两种锅底混为一体,出来的味道就不一定是美味。这就是天道和人道的差别,我们固然可以遵循天道,以时间为载体,慢慢成就天下大事,但也要谨防他人滥用人道,抽去隔层,使得天下混乱不堪。”

“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具体的应对措施了吗?”阿温问

“这个吗。。。。暂时还是不要说了,说多了,平台就不让发了。阿温,你的百香果如此美味,要不要我帮你打个广告呢?”书生狡黠的一笑。

“那倒是求之不得啊”阿温也随之大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