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如松:安倍的肉糜

在咱们中国,有一句著名的成语,叫做“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说的是曹魏重臣司马懿之子司马昭的篡权谋位之心,天下皆知。只不过碍于当时的门阀世家,宗教礼法把篡位之心强压下去,交给了自己的儿子司马炎去完成。由是,晋朝出现。

虽然司马昭具有狼子野心,但对于篡夺汉室皇权的曹魏家族,也不过是一报还一报而已,总体上来说,能够干出谋权篡位,凌皇权而颐天下的司马昭还算是一个人间豪杰。他的儿子司马炎也不负所望,在建立了晋朝之后,灭掉了三国中最后的一个王国—吴国。统一了天下。并取得了三国之后难得的清平世界,史称“泰康之治”。

可是就是这样的雄才之主,留下的儿孙却不值一哂 ,昏庸无能,从而导致了延续了几百年的南北朝之乱,给中国历史上抹上了厚厚的一层污垢。特别是司马昭的孙子,司马炎的儿子司马衷。可以这样说,南北朝之乱正是由他而始。

由于他是一个娇生惯养不出宫室的王孙,对于人间诸事,百姓疾苦毫不了解,更是不懂稼穑。于是就在我们的历史上留下了一个大大的笑话。

某年,国内大灾,民众易子而食,树皮啃尽。灾情报到朝廷,司马衷很奇怪的问道“既然老百姓没有粮食吃,那么何不吃肉糜呢”这位享尽富贵的皇帝,不喜欢吃饭的时候,就去吃肉,不喜欢吃肉的时候就去吃饭。总之对于他来说,吃什么,只是一种选择罢了。岂不知,饥荒之年,老百姓的选择就是没有选择,没有粮食,就只有饿死,哪来的肉糜?

这样一个历史笑话被流传了近两千年了,本来以为这样的笑话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人物不会再出现,但没成想,昨天的肯尼亚内罗毕,出现了一位。

此人正是安倍晋三。本月25日出访非洲的安倍晋三参加了首次在非洲大陆举办的东京—非洲开发会议。他去干什么呢?当然是去撒钱的。但小日本鬼着呢,即便撒钱,那也不会无的放矢,不像我们,有时候去非洲真的就是去撒钱的,抱着所谓的国际共产主义精神,给非洲的兄弟姐妹们送温暖。嗯,说偏了,接着说安倍。

写这篇文章之前,特意问了一下肯尼亚的朋友,日资在肯尼亚的定位,他的回答不出我的所料,日本的车辆制造和机械制造在肯尼亚的高端制造业占有很高的地位。不像我们国家,一方面是私企,就像我的那位朋友经营着一些低端制造业,一方面是我们的国企或大型企业去修路盖房子和建设通信基站。也就是说,在非洲,我们玩的是基础建设和低端制造以及基础贸易。而日本的投资一开始就瞄准了高端行业。这就是我说的小日本鬼着呢。他们撒钱就是为了赚钱,而我们撒钱是为了赚感情。从短期来看,我们这种投入是得不偿失的,而日本的投入却是立竿见影,见效很快的,看似无偿撒出去的钱,很快就会通过投资赚回来。

上一次非洲开发会议,日本答应了要给非洲三百亿美元的援建项目,结果弄了两百亿就弄不下去了?为什么呢?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项目,也就是说,在基础建设没有到位的情况下,日本是不会把钱撒出去的。他在等着中国修路呢。于是在本次会议上,安倍再次提出援建非洲三百亿的项目,不过这其中包括了上一次没有花完的一百亿。不过这一次安倍好像是决心把它花出去了,因为他对非洲人提出要为非洲建设高科技含量的基础项目。言下之意,就是中国人玩的东西太低级,非洲的建设该轮到他们的奥特曼出场了。从这里我们就似乎嗅出了一点司马衷的味道了。安倍洋洋得意的对着非洲的兄弟说“何不食肉糜?”

在非洲基础建设远没有完成的情况下,安倍对他们提出了更高的愿景,想要用概念性的东西来忽悠非洲人的智慧。相比较更加实惠的道路和高楼,安倍嘴里的高科技基础建设就是一碗华而不实的肉糜。因为日本本身就是因为非洲的基础建设没有完成,自己又不愿意充分投资此类不赚钱的项目才导致对非洲的投资不足,现在他拿出这样一个画饼来诱惑非洲人,只怕他自己也不相信。

不过,安倍显然不是晋惠帝,司马衷是真傻,而安倍是假傻。他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包藏祸心罢了。

第一:他在非洲撒钱不但可以自己赚钱,更可以用杠杆效应来抵消中国在非洲投资的影响,每次他总是跟在中国后面,看到中国投入一百元,他只需要在关键的地方撒上十元钱就有可能破坏中国一百元造成的影响。

第二:看到中国把基础建设修建到哪里,他就可以把赚钱的厂房修建到哪里。这样的话,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赢得中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的红利。

第三:他一边坐享渔人之利,一边还用自己的小恩惠拉拢非洲的某些国家和中国作对,帮自己在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改革上说话。[这一点他是跟着毛爷爷说学的,当年就是非洲的兄弟把中国抬进了联合国。]

第四:嗯,现在安倍还多了一个第四,那就是拉着非洲谈南海安全。[这都是哪跟哪啊]但非洲的兄弟人黑心可不黑,他们知道安倍说这些有着怎样的用意,更何况,中国对于安倍的此行也不太放心,特意派了一个外交部副部长列席他们的会议,也算是当一个幕后军师吧,生怕非洲兄弟太实诚,一个不小心就被安倍忽悠上了贼船。但以利惑人者终不长久,以德服人者德如雨润。非洲的兄弟显然也不是傻子,对于安倍安玩弄的技巧性外交,虽不反感,但也不至于上套。不反感是因为毕竟人家是送钱的,不上套是因为孔子学院早已经在非洲开花结果,大家心里都明白着呢。所以我们看到,尽管肯尼亚总统和安倍握手言欢,把酒共谈,可是嘴里不经意之间却把日本称作了中国。这正是眼看日本而心在中国啊。和徐庶的身在曹营心在汉真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一直以来,中国在非洲提供的都是实实在在的基础性建设,也就是可以吃饱肚子的粮食,而日本却总是在非洲拿走非洲人的肉糜,虽然间或丢下一两块肉糜,但相对于非洲的普通老百姓和为长久之计而筹谋的领导人来说,这种肉糜吃起来或许味道不错,但终究不能填饱自己的肚子。想要真正的吃到填饱肚子的肉糜就一定要自己动手,自己创造,而这种动手和创造的基础就是那些真正服务于民生的基础经建设。

安倍显然不是晋惠帝,他没有那么傻,他一向精于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所以他所说的肉糜并不是晋惠帝光说不练,口惠而实不至的傻话,他想要的就是破坏中国在非洲的布局,或者借着中国的东风而盗取最高的利益。这非常符合日本一贯的外交特质,那就是精于计算而无长远目光。要不然,日本应该在它国力最为昌盛的时候就已经对非洲进行深度开发了,只是他们没有,它只是着眼于眼前的利益,而忽视了真正的情感投资,长远规划。从这一点来说,他和晋惠帝也就是五十步与一百步的差别而已。

但不能够忽视的是,日本诸多的小动作,的确会迷惑一部分国家,给我们的非洲战略带了阻碍和困难。对此,我们肯定不能学习日本的这种投机取巧的做法,我们要坚持自己的既有战略,把非洲人民带上真正能够自己创造肉糜,吃上肉糜的道路,只要坚持这一点,安倍的肉糜迟早就是一块腐肉,臭不可闻。而我们才能真正获得和非洲一起走向未来的光明前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