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下的守望:SDR

我们可以将SDR理解成为一种超主权储备货币,或者说是一种可以控制总量的纸黄金,世界主要经济体为其做信用背书(一揽子货币在SDR权重比例),人民币在SDR权重10.92%,意味着人民币为SDR做10.92%的背书

如果SDR的稳定性和安全性得到世界的普遍认可的话,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就会受到最直接的冲击

从稳定的安全的角度来看,目前普遍以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体系缺少灵活性,美元的稳定平稳性完全取决于美国经济发展的平稳性

如果美国经济周期如果和世界的普遍经济周期同步的话,没有什么问题,但如果不一致的话美国的货币政策会对世界经济造成伤害(剪羊毛的经典操作方式)

另外一方面,这种体系实质上是没有监管的,不管美联储进行何种操作,对全球经济有何种影响,其他国家只能被动的接受,既不能那他怎么办,也没有什么可以真正替代美元的货币或者是担保品,这种状况纵容了美元对世界经济的伤害,大家知道美元的周期律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但却无能为力

导致出现的问题在于,美联储做为实质上的世界中央银行,本该承担稳定世界金融稳定的责任美联储,反而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做高抛低吸,这是吸血虫,不是央行

理论上SDR是完全可以避免这些风险的,为SDR背书是由世界上的主要经济体共同担保背书,这些经济体能占到世界GDP权重的三分之二以上,不存在哪个国家和世界经济周期不同步的问题,即便真的有不同步的现象,比如日本如果出现崩盘,日本即可以卖出所持有的SDR份额以缓解危机,也同时根据各自的经济发展水平,可以调整主要经济体在SDR里所占的权重,可进可退,可上可下,足以保证SDR永远都是圈圈最主要的经济体做担保,其稳定性自然要好得多

作为一个多边机构,不管是美国还是哪个经济体,都无法通过某种单边的方式制定政策来为自己谋利(这势必伤害其它主要经济体的利益),能够得到通过并推行的货币政策只可能是稳定全球金融体系的政策,这样才能真正发挥世界中央银行的应有作用

所以,IMF成为世界的中央银行是极具可行性和操作性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欧洲人在这个问题上始终在力图保持自己的主动性(掌控IMF)

对中国来说,和大家一起瓜分美元的地盘远比单挑美国来得容易

SDR的权重份额最终肯定还是要和经济总量挂钩的,这样也比较合理,更有利于世界金融体系的稳定,可预见中国很快就会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人民币在SDR的权重份额升到第一也是迟早的事

其实对于中国来说,我们需要的也不是所谓的取代美国的地位,我们要的是本来该属于我们的地位和利益

将来,我相信能看到一个这样的SDR,SDR权重分配基于世界主要经济体经济体量,SDR将成为大部分国家的储备货币,而其他货币则基于SDR进行报价和结算

流通货币则与经济体的贸易规模直接相关,作为第一贸易大国,人民币成为最主要的流通货币应该没有悬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