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阐述: 前面已经简要发表了关于国家竞争和国家社会竞争的一些基本慨念,做为基本社会竞争实际上就是支撑国家竞争和国家社会竞争的基础要求来源。它其实不但决定着国家竞争能力和国家社会竞争能力的方向有效性,同时也决定着国家竞争能力和国家社会竞争能力的竞争价值性。纵观世界历史上具有重大国家价值竞争影响力的就是来自东方的成吉思汗本人以及由他本人建立的大蒙古帝国。然而现代西方国家的历史研究学说认为成吉思汗不属于中国人范畴,同时也否认由他建立的大蒙古帝国和现代中国有任何瓜葛联系,乃至于中国国内为此也是对成吉思汗以及由他建立的大蒙古帝国的国家价值性褒贬评述不一。但是不管怎样说都无法改变成吉思汗做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家成功者这个不争的事实。当然对于历史本身而言就存在着绝对空间世界认知以及相当空间世界认知这两种完成不同理念的意识感知。如果我们以绝对空间世界里的认知需要性来知会这个相对空间世界里发生的真实历史,那么纠结的只会是我们自己,而不是历史本身。正如西方国家一边站在绝对空间世界认知来大声指责历史上的成吉思汗以及由他建立的大蒙古帝国是来自东方的黄祸,一边又可以站在相对空间世界认知来评述成吉思汗以及由他建立的大蒙古帝国具有的国家竞争价值重要性“关于人类历史上的战争记载都可以不要,只要留下成吉思汗行军打仗的详细记录就够了……”这个来自美国二战著名的五星上将麦克阿瑟将军言论。

事物都有两面性虽然同处在这个现实世界里的国家和社会,却完全存在着不同认知方向要求性,说明这才是我们真实的相对空间世界。从人类社会空间意识学的要求角度来看现代中国人其实已经完全习惯性以绝对空间世界认知来看待这个实现相对空间世界里的昨天、今天包括明天,而对比现代西方国家却能够很好的处理绝对空间世界认知与这个现实相对空间世界认知之间的事物意识转换。中国人的这种习惯性绝对空间世界认知是由于所传承的历史发展本身自东汉末期三国开始就是朝向内部社会世界要求展开而不是外部社会世界,这就造成中国人始终都是围绕在内部社会世界这个绝对空间世界里展开生存空间发展面积要求的内在空间意识性。然而西方国家自近代以来在欧洲大陆上爆发了几百年间的国家战争,其形态就像中国春秋战国时期一样迎来了人类思想觉醒的大爆炸。自然就会形成西方国家这个绝对空间世界里的内部社会世界完全要求朝向现实相对空间世界里来寻求生存空间发展面积的外在空间意识性。这就是为什么现代西方国家的内部社会世界会具有极强大的社会向心凝聚力、而在外部社会世界释放的却是极强的国家生存空间发展面积主动竞争力,对比现代中国为什么会在内部社会世界释放的是极强大的社会生存空间发展面积争夺力、却在外部社会世界具有的是极强的国家被动寻求力。中国在外部世界所表现的这种被动寻求力就是始终围绕追逐主导权威性,当然负面效应就会逐渐在这个世界显现放大。

但是在这个信息时代来临的今天、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都基本具有的是外在空间意识性,必然就要与中国具有的这种内在空间意识性在现实相对的空间世界里格格不入而发生强烈碰撞反弹,不是造成中国社会的这种内在空间意识性更加扭曲变形、就是造成中国的内部社会世界更加走向禁锢要求。国家建立的价值意义其实就在于民族存在的根本意愿,而民族存在的根本意愿就是要求建立起国家和社会的发展强大性,国家和社会的发展强大性同时又取决于基本社会竞争所要求的社会自然主动意识,拥有了社会自然主动意识才可能形成在绝对空间世界里的内部社会世界向心凝聚力要求。中国儒家思想包括法家、墨家等等思想学说主要都是诞生于中国几千年前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可是在各诸侯王国国内并没有因此受到思想学说的直接影响导致政权发生被颠覆性的大规模农民起义,而是在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王国政权之间展开的大规模国家竞争当中被消灭或被吞并的国家争霸阶段。说明中国整个春秋战国时期诞生的思想学说从整体思想意识要求的本质上来说,完全就是为了诸侯王国之间国家竞争的生存空间发展面积需要性而必然要求诞生的,同时也是各大思想学说之间展开的国学优劣适用竞争。就像有竞争就会有需要,有需要才会有要求,有要求才能有目标,有目标才能成为战略思想。所以对于中国几千年前在春秋战国百家争鸣时期诞生的思想学说就需要以相对空间世界意识高度来认知意识,而不能怀以中国这个内部社会世界里的绝对空间世界认知平面来意识理会,不然就会因为不同空间认知需要性而出现误读中国古代圣贤留下的伟大思想学说本意。

思想是最强大的、误读也是最遗憾的。中国春秋战国时期前人伟大的国学思想在汉武大帝时期为了反击来自强大的北方匈奴侵略带来的国家竞争意识需要性、完全发挥出了思想学说的强大威力性,可以用“宜悬头槁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来彰显中国伟大的国学思想真谛。那么汉武大帝时期为了构建强大的基本社会竞争能力要求,不管是在社会用语教育、还是在社会行为规范、和在社会控制以及社会能动、社会统一应对等等诸多方面完全应该都是按照社会自然主动意识要求的(社会主体外在意愿)形成基本整体外在利益社会意识层面。必然也就构成汉武大帝时期的社会具有了国家层面意识要求的利益共同统一体,当然再强大的匈奴军事帝国集团在此面前都是不堪一击!何谓“国恒以弱灭”。因此今天的中国虽然面对的世界是以和平发展为主题要求的大气候环境,但往往就是在这种大气候环境又由于中国基数庞大再加上热核武器具有的摧毁性武器效应等等带来的所谓静态安保成因下,思想意识在今天的中国必然又要被放弃一边甚至遭遇到社会羞辱,而中国的基本社会在绝对空间世界里也必然会朝向习惯性内在利益意识要求的相互争夺社会生存空间发展面积的道路上奋勇前进!而更加恶劣的还会表现出所谓内在社会整人返古传统游戏也会发生在今天的中国社会要求发扬光大!这种完全摧毁中国基本社会向心凝聚竞争力构建的古老社会严控手段、只会诞生在中国历史上外族政权统治中国时期才可能出现的瓦解控制需要性,也会被今天塑造成为是中国古老的传承文化。要知道中国在近代与西方国家就是因为西方国家已经进入到中国几千年前的春秋战国百家争鸣时期、必然国家和民族以及社会的要求感受就会存在着完全不同认知的意识要求方向。

历史已经发展到今天,中国的内部社会世界是要求发展还是控制?中国在多民族相融下如果再出现内在民族分层的社会返古严控要求,而这一切仅仅就是为了所掌握的中国内在社会治权阶层不倒,只能说是国学思想意识的完全中国倒退!试想在中国外部世界看来这只是中国内部世界发生的要求选择,并不会因为中国的内部世界存在着阶层有所要求不同就会不同,也就是说中国那些仍然执着社会治权不倒阶层在外部世界看来依然是两个世界。中国今天的基本社会竞争能力是完全朝向内在社会这个绝对空间世界里再不断发展,可以说根本就建立不起今天中国有效的基本社会外在竞争能力要求以及国家社会(国家社团)外在竞争能力要求,那当然就会导致中国的国家竞争能力在今天面向世界之时随着环境变化波动必然要走向另外一个世界。似如不管是今天掌握社会应知静态知识比较高的、还是掌握社会应知静态知识比较低的,其实都并不代表着什么思想要求差距,因为最终都必须要反应在社会意识能力、社会思想能力、社会认知能力这个基本要求面上。就像“条条道路通罗马”一样,都必须要求最终反应在能够通到罗马这个点,而不是要求在乎选择那条道路上。对比中国几千年前春秋战国百家争鸣时期诞生的诸多思想学说正因为处于诸侯国家争霸阶段,那么产生了国家竞争要求,就必然应运而生要求国家取得发展强大性的国学思想现实竞争需要性,当然中国春秋战国百家争鸣时期诞生的思想学说就必须具有极强的在相对空间世界认知下的国家竞争要求意识,但是如果将竞争要求意识部分也适用在大统一后的中国内部社会世界只能说是用错了地方。受伤的只会是中国自己,而不会是中国以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